《沙灘上的愛因斯坦》以四小時又十五分鐘小時無敘事、不連貫的歌劇形式,成為膾炙人口的劃時代巨作。
《沙灘上的愛因斯坦》以四小時又十五分鐘小時無敘事、不連貫的歌劇形式,成為膾炙人口的劃時代巨作。(Lucie Jansch 攝 倫敦巴比肯中心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沙灘上的愛因斯坦》演出狀況多 竟引發劇場禮儀爭論

當代史詩歌劇《沙灘上的愛因斯坦》再度搬上舞台並展開世界巡演,五月初在倫敦巴比肯中心首演當晚,卻頻頻出狀況,不僅延遲了半小時開演,途中更因為技術問題必須中斷演出。而演出時觀眾席出現數次的閃光燈,也引發社群網站的熱烈討論與回響,甚至歸結出「新版劇場禮儀」。

當代史詩歌劇《沙灘上的愛因斯坦》再度搬上舞台並展開世界巡演,五月初在倫敦巴比肯中心首演當晚,卻頻頻出狀況,不僅延遲了半小時開演,途中更因為技術問題必須中斷演出。而演出時觀眾席出現數次的閃光燈,也引發社群網站的熱烈討論與回響,甚至歸結出「新版劇場禮儀」。

由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及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所合作的後現代歌劇《沙灘上的愛因斯坦》在一九七六年演出時,以四小時又十五分鐘小時無敘事、不連貫的歌劇形式,成為膾炙人口的劃時代巨作。歷經幾次重演後,格拉斯與威爾森兩人再度於二○一二年將此作搬上舞台,經法國、英國等地,展開長達一年的世界巡迴。然而五月初在倫敦巴比肯中心的首演,卻因演出狀況,意外引起劇評家以及媒體對劇場禮儀的討論。

首演當晚狀況頻頻

這齣堪稱史詩規格的作品,從舞台設計到音樂風格,舞蹈元素到歌詞編寫,皆獨具風格。雖然被稱為「歌劇」,卻顛覆欣賞者對「歌劇」先入為主的想像及經驗。一整晚無中場休息的演出,包含許多不停反覆的主題樂句及台詞,不僅考驗觀眾的耐心,更可能考驗他們的膀胱。事前,購買首演場票券的觀眾,皆收到館方的電子郵件、簡訊貼心提醒入座及開演時間。演出中,也罕見地開放觀眾自由進出觀眾席,並呼籲就座者淨空走道,以便其他人進出。

只是首演當晚狀況連連,不僅延遲了半小時開演,途中更因為技術問題必須中斷演出,也讓觀眾有了預期外的短暫休息。由於故障無法排除,羅伯.威爾森親自上台宣布,最後一幕的演出將作修改,減去部分的舞台效果。儘管如此,不管是舞者、演員及音樂家的表現,仍舊可圈可點,英國媒體如《衛報》、《獨立家報》等,都給予當天演出相當高的評價。然而當天的諸多狀況,也無可避免地被記上一筆。除了舞台上的突發狀況外,令人無法忍受的,還有演出中數度從觀眾席出現的閃光燈,對於欣賞的情緒與演出品質,都是莫大的干擾。

英國劇評家馬克.沈登(Mark Shenton)在評論中提及有觀眾攝影時的閃光造成嚴重干擾,並質疑此舉動違反劇場規定,前台人員卻未能即時制止。經由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的傳播,各方參與者對於此狀況該如何處理,也有各式各樣的不同意見。有留言表示,閃光燈並不干擾自己的欣賞,反而是周遭他人制止攝影者的叫聲讓人不耐;也有觀眾跳出來表示,身邊其他觀眾在演出中拿出手機查閱簡訊、發推特訊息、交談、甚至是剝糖果紙發出的噪音,也讓人神經繃斷。

引發新時代劇場禮儀討論

餘波盪漾下,《衛報》的特約作者里奧.班乃迪克思(Leo Benedictus)特地撰文,網路論壇也開放網友討論「新版劇場禮儀」,洋洋灑灑地列出數點:不要佩掛會鈴鈴琅琅的首飾配件,以免舉手投足間發出聲音造成干擾;別把劇場當電影院或自家客廳大方飲食;「兒童節目」不等於「托兒所遊戲場」,家長應該要留意隨行兒童的行為;還有手機「關機」就是「關機」,即便調成無聲或是震動,就算只是發簡訊或是查電子郵件,液晶螢幕的亮光在黑暗的觀眾席也會造成干擾。另一方面,班乃迪克思也提到:某些由大牌明星擔綱演出的製作,常會吸引新觀眾踏入劇場,他們或許不諳劇場規定,卻也是表演藝術市場需要的活水。演出中遇上旁人的干擾,或許可以適時告知,避免雙方都帶著怒氣回家,也少了可能的劇場支持者。

不過是幾個閃光燈,卻意外引起了廣大的回響與討論,也傳達了劇場觀眾長期以來的困擾與抱怨。該如何張開雙手歡迎數位世代新觀眾融入劇場,又不致讓他們在劇場禮儀中進退失據,著實是另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