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熱蘭遮》以音樂劇方式探討荷蘭殖民期間的台灣故事。
《重返熱蘭遮》以音樂劇方式探討荷蘭殖民期間的台灣故事。(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 提供)
音樂

《重返熱蘭遮》回探歷史 尋索自我定位 首度導入紐約音樂劇模式 英文演出接軌國際

海上霸權時代,各方爭相擴增勢力,「熱蘭遮」的歷史背景與定位,為表達東西文化差異、又能融合英文與世界接軌的音樂劇製作概念,提供了最好的題材。製作單位請來紐約百老匯重量級導演傑佛瑞.鄧恩親自來台執導,並首度在國內導入紐約音樂劇製作模式,精采可期。

文字|李秋玫
第257期 / 2014年05月號

海上霸權時代,各方爭相擴增勢力,「熱蘭遮」的歷史背景與定位,為表達東西文化差異、又能融合英文與世界接軌的音樂劇製作概念,提供了最好的題材。製作單位請來紐約百老匯重量級導演傑佛瑞.鄧恩親自來台執導,並首度在國內導入紐約音樂劇製作模式,精采可期。

台灣史詩音樂劇《重返熱蘭遮》

5/24  19:30   5/25  14: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6/6~7  19:30   6/7~8  14:3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INFO  02-27733691

從十六世紀始,葡萄牙、西班牙陸續發現前往亞洲、美洲的新航線,在香料、銀器、瓷器等交易的推波助瀾下,全球也隨之進入所謂的「大航海時代」。十七世紀,荷蘭人在海上的霸權日益強大,進而進軍亞洲與葡、西兩國角逐勢力。而由於地理關係,他們看中了一個小島,選定「大員」作為起點,讓這個地方成為名符其實的東亞國貿中繼站。

時代背景觸動了音樂劇靈感

若以閩南語發音,不難想像「大員」與後來「台灣」之間的轉化關係。這個「大員」,位於現今台南的安平古堡所在地,當年荷蘭人就是選擇在此建造「熱蘭遮城」,以統治全島並對外擴張自己版圖。但面對荷蘭的強權和殖民,在地的原住民——西拉雅族人被迫出賣勞力。隨著眾多不滿的情緒高漲,族群之間的對立逐漸加劇,多次的衝突就像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一九九五年,百老匯名劇《悲慘世界》歡慶十周年紀念,在為這齣名劇感動不已的同時,一個在台灣製作膾炙人口又能推向國際的音樂劇念頭也悄然萌生。醞釀了八年,愛樂劇工廠與AM創意團隊在尋找題材時,赫然發現,既要符合東西文化差異、又能融合英文與世界接軌,「熱蘭遮」的一段歷史,為這齣戲提供了最好的題材。

劇情一樣設定在十七世紀,流浪的十九歲荷蘭青年約翰回到了他的出生地——熱蘭遮尋找親生父母,意外與西拉雅族的少女相遇、相戀,卻也捲入荷蘭與西拉雅族間的恩怨而幾乎命喪黃泉。劇中多條故事軸並行,不僅有親情的掙扎、不同文化的差異,〈我的家在哪裡〉的歌曲透過反覆地詠唱,也拋出自我定位的問題。如此延伸對土地的認同與歸屬,與現今多元化的台灣社會息息相關。

首度導入紐約音樂劇製作模式

為了這個大型製作,製作單位請來紐約百老匯重量級導演傑佛瑞.鄧恩(Jeffrey Dunn)親自來台執導。鄧恩曾執導許多百老匯膾炙人口的作品,如《真善美》、《西城故事》、《芝加哥》等。他所執導的音樂劇It's So Nice to Be Civilized曾被Audelco Award提名最佳導演獎,另一齣作品《酒店》Cabaret獲得Connecticut Critics Circle Award四項提名,其中也包含最佳導演獎。而除了在劇場外,鄧恩更擔任許多電視劇及音樂劇試鏡總監。在經過半個月的密集排練後,紐約名導鄧恩對台灣演員讚賞地說:「原來台灣演員有這麼多的可能性,卻沒有好的發展舞台,我希望能把《重返熱蘭遮》帶往紐約巡演,讓更多人知道這片土地發生的故事。」

藉著導演首度在國內導入紐約音樂劇製作模式外,堅強的陣容還包括曾慧誠的助理導演、Derek Lin的作曲、Norman Szabo的劇本、陳煒智的劇本改編、黎仕祺的舞台、林秉豪的整體造型設計……當然還有古育仲的指揮及歌唱指導。特別的是,該劇還特聘劇作家王友輝擔任顧問。男女主角吳子龍(Giovanni Voneki)、任書欣及其他演員,來自台灣、法國、義大利及原住民等不同族群,都是特別甄選出來的。全劇採英語發音,以音樂劇方式探討荷蘭殖民期間的台灣故事,將以一首首慷慨宏亮的歌曲,融入在種族間的衝突、親情與愛情等不同的情感糾葛中,扣人心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熱蘭遮城與西拉雅族

荷蘭人占領台灣時期,在台南動工興建一座城堡,歷經十年完工後原命名為「奧倫治城」(Orange),後改名為「熱蘭遮城」(Zeelandia), 荷語“zee”是海的意思,“land”為陸地。兩字拼起的Zeelandia是指「海陸之城」,代表著熱蘭遮城於海陸交會的沙嶼之上。

鄭成功取得台灣後,將此地改名為「安平」,在他病逝之後,城堡也被稱為「王城」。然而它的名稱眾多,清朝時期就有「台灣城」、「紅毛城」、或「磚城」等稱呼。歷經兩百多年,這座城堡皆作為重要的軍事堡壘,但到清同治年間則毀於戰火。今日所見的安平古堡為日本人所建,原有的「熱蘭遮城」遺跡只剩一堵城牆。即便是現在被視為代表安平古堡的瞭望台,也是重建後的建築,和最初的熱蘭遮城並無關連。

西拉雅族(Siraya)早期被稱為平埔族,主要分布於嘉南平原到恆春半島之間,人口眾多、勢力也強大,然而在荷蘭殖民後,信仰、傳統祭典等慢慢被改變,加上清朝政府嚴格限制女性移民,許多漢人男性和西拉雅族女性通婚後,使得原有的族群人口及特色逐漸式微。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