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劇場導演陳仕瑛
新銳劇場導演陳仕瑛(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新銳劇場導演陳仕瑛 給文本新觀點 就是導演最愛的挑戰

新銳劇場導演陳仕瑛去年因入圍第十二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十五項作品決選,而備受矚目,對哈洛.品特劇本《山地話》的獨到詮釋,令人讚賞。一直關注於既有文本詮釋的她,將挑戰英國劇作家莎拉.肯恩的《費德拉之愛》,她說:「在既有的文本上提供新的觀點,才是導演的樂趣和挑戰,因為我必須找到一種『詮釋』的方式。」

文字|朱安如、許斌
第265期 / 2015年01月號

新銳劇場導演陳仕瑛去年因入圍第十二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十五項作品決選,而備受矚目,對哈洛.品特劇本《山地話》的獨到詮釋,令人讚賞。一直關注於既有文本詮釋的她,將挑戰英國劇作家莎拉.肯恩的《費德拉之愛》,她說:「在既有的文本上提供新的觀點,才是導演的樂趣和挑戰,因為我必須找到一種『詮釋』的方式。」

二○一三年,陳仕瑛以執導哈洛.品特的《山地話》Mountain Language,入圍第十二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十五項作品決選。對此她坦承:「覺得很驚訝。」事實上,工作《山地話》期間,她接連遭逢生命的巨大變動,甚至想著:「當你覺得人生已經到谷底的時候,真的不知道下面還有一個更深的谷底。」

然後,就得到了超乎她原先預期的評論和回響。

生命經驗還在消化,時間持續往前。二○一五年初即將上演的《費德拉之愛》Phaedra's Love,則是她七、八年前就想挑戰的劇本。

挑戰在既有文本上提供新觀點 

一直以來,陳仕瑛都是相當關注劇本的導演。

二○一一年,她改編英國劇作家邱琪兒(Caryl Churchill)作品《心之所欲》Heart's Desire,於新人新視野推出《三十而立》;二○一二年,她在新點子劇展重新演繹田啟元劇作《瑪莉瑪蓮》與《強尼強納森》。她也自陳:「台灣劇場可以有很多元的發展,不要文本的那一路很精采、好看,但文本這條路也不應該被蔑視、忽略。對我來說,在既有的文本上提供新的觀點,才是導演的樂趣和挑戰,因為我必須找到一種『詮釋』的方式。如果是用我自己的故事發展,就是導演作品,而非對文本的再詮釋。」

比如《費德拉之愛》,她形容:「表面上是一個拋棄道德和感情的故事,但在角色變成現狀之前,一定是抱持著極高的希望;當期待落空了,才變成我們看到的這樣。劇作家不會交代他們的過去長什麼模樣。這很像是看到局部的畫面,可以去想像沒被畫出來的那些部分。」

以莎拉.肯恩(Sarah Kane)筆下的王子伊波利特(Hippolytus)舉例,陳仕瑛說:「他對這個世界漠不關心到負數的程度了,甚至針對他本身的事情,也毫不在乎。他怎麼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到一種完全不被任何規則所束縛、限制的地步呢?說起來,這其實很令人羨慕不是嗎?這也是大家內心深處非常嚮往的境界吧?這些角色表達情感的方式非常戲劇性,行徑策略也都太出乎意料了。我對這劇本裡的人物,有一些非常深的好奇: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會這樣選擇?」

當代觀眾也是互相注視的

排練場上,陳仕瑛則投注許多心力、時間,與夥伴們探索動作的可能性,並致力於找尋作品的當代性。

一些常與陳仕瑛合作的演員曾表示,「動作」是陳仕瑛作品裡重要的環節。陳仕瑛自己也說:「我會一直看到動作,像是,你很注重的東西,在眼前被放得很大,或者速度變得很慢。這並不是說,要讓演員在作品裡跳支舞,而是想用動作來表達一些理念;不是套路,不是設計好怎麼做,而是有個異於日常生活,但完全合乎情理的動作。」 

演出採用四面舞台,除了要呈現劇中人物身為皇室成員,必須面對公眾的關注,無從躲藏,也因為陳仕瑛覺得:「當代觀眾也是互相注視的。四面台應該會給觀眾很大的壓力,因為他們會看到其他觀眾的狀況,他們也是被觀看的對象之一。時至今日,媒體已經超乎過去的定位太多了。可能對我們的父母親那輩來說,他們和媒體的區隔很明顯:我是我、媒體是媒體、公眾是公眾;可是現在所有事情都混為一談。任何個人都可能自己成為一個媒體。」私人和公眾、私人和媒體,其間牽扯不清的關係,甚或,「每個人都是一個狗仔隊」的想法,也都成為劇中映照當代的譬喻及反思。 

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莎拉.肯恩真的是一名具有先知灼見的藝術家!」多年後,重新回頭看這劇本,陳仕瑛驚訝地發現,這個一九九○年代寫成的劇本中,竟已描摹出「許多昂貴的電子產品」和角色之間的關係。陳仕瑛說:「莎拉.肯恩似乎是預見了,未來人和科技之間,有點消化不良,或者互相掙扎的狀態。」一如捷運、公車上不停盯著智慧型手機瞧的眾人,嘴上說「好討厭」,手上繼續滑。「早幾年讀,跟她寫成的年代沒有差那麼遠,感覺沒這麼深。現在再看,就更覺得這劇作家很驚人。」

不過,陳仕瑛也再次強調:「這劇本真的很困難。這次要做,回頭重新看才發現,我怎麼這麼瘋,有種很容易拿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比如有個舞台指示是這樣寫的:「有人撿起睪丸,扔給了一隻狗。特休斯拔出了刀。他一刀將伊波利特從跨部到胸間切開。」她笑說:「這樣的舞台指示,叫我們情何以堪……這劇作家,簡直陷導演於不義。」

愛到極端的黑暗深淵,正因為其殘酷、激烈的特質,要能在劇場內高明地呈現出來,對導演來說,實在是個大考驗。至少可以確定的是,這次舞台上真的會出現一位狗演員,陪著觀眾一起,向地獄探頭望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導演組碩士。

◎ 導演作品:《三十而立》、《瑪莉瑪蓮‧強尼強納森》、《山地話》。

◎ 《山地話》入圍第12屆台新藝術獎及牯嶺街小劇場年度最佳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