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德意志劇院舉辦活動,掛上「我是查理」布條,邀請大家一起進劇場支持言論自由。
柏林德意志劇院舉辦活動,掛上「我是查理」布條,邀請大家一起進劇場支持言論自由。(陳思宏 攝)
柏林

劇場是不是查理? 柏林德意志劇場呼喊自由

法國的《查理週刊》恐怖攻擊血案,引發新聞、藝術工作者群起捍衛言論、創作自由,向來以激進諷刺著稱的德國劇場人當然不會置身事外,尤其○六年也曾遭受回教激進分子威脅的柏林德意志歌劇院,這次特別在劇場舉辦聲援《查理週刊》活動。但在血腥威脅陰影之下,劇場真能自由嗎?

法國的《查理週刊》恐怖攻擊血案,引發新聞、藝術工作者群起捍衛言論、創作自由,向來以激進諷刺著稱的德國劇場人當然不會置身事外,尤其○六年也曾遭受回教激進分子威脅的柏林德意志歌劇院,這次特別在劇場舉辦聲援《查理週刊》活動。但在血腥威脅陰影之下,劇場真能自由嗎?

巴黎發生《查理週刊》血案,震驚全世界。新聞工作者被血腥屠殺,掀起言論尺度、宗教信仰、恐怖攻擊的論戰,百萬人們上街高喊「我是查理」,捍衛言論自由。不同意者則直指歐洲霸權長期排除伊斯蘭,直指《查理週刊》挑起種族對立,辯證槍聲延續到生活場域。德國媒體完全支持《查理週刊》,慘案隔天紛紛刊登查理諷刺漫畫,表態支持。一月十一日凌晨,轉載諷刺漫畫的《漢堡早報》Hamburger Morgenpost遭到縱火。

劇場呢?德國劇場以激進諷刺著稱,藝術創作需要絕對的自由,劇場人沒有恐懼,才能創作針貶世界的作品。面對血案,各大劇場都立即反應,紛紛在社群網站上貼出「我是查理」的圖樣,表達支持言論自由。柏林德意志劇場(Deutsches Theater Berlin)則直接在劇場大門掛上黑底白字布條“JE SUIS CHARLIE”,在一月十二日於劇場舉辦聲援《查理週刊》活動。

其實,柏林劇場,曾經面臨嚴重的恐怖攻擊威脅。

《依多美尼歐》事件

二○○六年,柏林德意志歌劇院(Deutsche Oper Berlin)對外正式宣布,取消莫札特《依多美尼歐》Idomeneo的演出,引爆輿論。這齣莫札特的義大利歌劇,由漢斯.諾伊恩費爾斯(Hans Neuenfels)執導。諾伊恩費爾斯的作品一向激進,他的《依多美尼歐》非常反宗教,透過莫札特的作品,呈現一個過度依賴宗教、迷信與暴力主導一切的社會。劇中一場關鍵的戲,舞台上出現希臘神話海神、耶穌、釋迦牟尼、穆罕默德先知的頭像,導演以各大宗教的頭像,表達作品的反宗教力場。

因為這場戲展示了先知的頭像,柏林德意志歌劇院收到了激進分子的具體威脅,揚言如果歌劇院繼續演出,就會付出血腥代價。當時的歌劇院藝術總監克爾絲特.哈爾姆斯(Kirsten Harms)決定,馬上停止《依多美尼歐》的演出計畫,以免有任何無辜的傷亡。此舉引來德國政界、劇場界的極大批評,輿論指出,藝術作品應該享有絕對的言論自由與創作空間,若是受到激進組織的箝制,劇場批判的力道等於受到審查,這絕對不是劇場人該向恐怖威脅低頭的時刻。

但一場歌劇院演出,觀眾上千,幕前幕後人員眾多,要是攻擊成真,歌劇院將會付出極大的代價。當年的歐洲處在複雜的宗教事件當中,倫敦、馬德里發生恐怖攻擊,丹麥刊出伊斯蘭嘲諷漫畫,不安蔓延,藝術總監的決定,其實可以理解。只是,輿論的力道不亞於恐怖威脅,歌劇院在創作自由與尊重伊斯蘭的界線當中,終究找不到任何謝幕的適當姿態。

劇場是不是查理?

《查理週刊》對法國造成極大的撞擊,柏林劇場人都想起了○六年的《依多美尼歐》事件。如果當年這齣反宗教的《依多美尼歐》執意登台續演,有沒有可能血濺歌劇院,提早發生查理事件?○六年到此刻,不安不僅沒有散去,槍聲大響,人命逝去,藝術創作的界線是否會因此窄化?

柏林德意志劇院在門口掛上「我是查理」的布條,大開劇場大門,不收任何門票,邀請各界在一月十二日這晚走進劇場,與劇團一起捍衛言論自由。德國當代劇場激進放肆,戳刺社會痛處從不留情,因此更需要寬廣的創作自由空間,德意志劇院表達支持《查理週刊》的立場,不因槍桿低頭。

只是,柏林伊斯蘭人口眾多,創作者在藝術自由與尊重他者界線當中,如何繼續?德國當代劇場從不討好,尖銳反骨,劇場裡常會上演叫囂的對峙場面。但若是有極端分子舉槍威脅,這對峙就不可能只是單純理性的討論。劇場人們說自己都是查理,那這些呼喊自由的查理們,有勇氣去踩紅線嗎?

紅線還在,劇場查理們,腳懸在半空中,踩下或抽回或懸盪,這決定,無比艱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