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怡彤的《傻人戲》
陳怡彤的《傻人戲》(那個劇團 提供)
戲劇

以物件訴說記憶 用城市書寫生命 那個劇團《一城一命:戀物癖日記》

《一城一命:戀物癖日記》結合三位台南在地資深劇場演員,取材個人不同城市的生命經驗、空間記憶,融合「物件劇場」的美學概念,在單一命題下,發展三齣獨角戲創作,串連成一整場看似獨立,實則透過物件連結呼應的演出。

《一城一命:戀物癖日記》結合三位台南在地資深劇場演員,取材個人不同城市的生命經驗、空間記憶,融合「物件劇場」的美學概念,在單一命題下,發展三齣獨角戲創作,串連成一整場看似獨立,實則透過物件連結呼應的演出。

《一城一命:戀物癖日記》

11/2~3    7:30pm 

11/3~4    2:30pm 

誠品書店台南店B2藝文空間

INFO  0912988008

一座城市可以延展出何種記憶與情感的地圖?一個人的生活樣態又如何反映他所住居的城市?我們的感官又是如何捕捉城市的氣味,使之滲透為自身的生命座標?台南資深小劇場團體「那個劇團」,向來以肢體意象劇場見長,近年更以「城市書寫」為創作核心,新作《一城一命:戀物癖日記》結合三位台南在地資深劇場演員,取材個人不同城市的生命經驗、空間記憶,融合「物件劇場」的美學概念,在單一命題下,發展三齣獨角戲創作,串連成一整場看似獨立,實則透過物件連結呼應的演出。

從物件玩出一齣戲,引出下齣戲

策演人楊美英表示,這次獨角戲聯展的遊戲規則在於,表演者必須選取特定的物件作為作品發展重要媒材,且在每個片段結束後,必須留下一個表演物件,融入下一個獨角戲演出,「一如我們隨著生活歷練增長,諸多記憶碎片逐漸累積,可能成為來日的羈絆,但也可能是寄託依存所在。」她強調,其中值得玩味的是人與物件的關係:物件的選擇,是表演者的私密關鍵?還是基於藝術形式考量?物件的出現,將成為獨角戲表演進行之中的對手演員、舞台道具、還是文本脈絡的象徵符號?

三段創作中,資深團員林白瑩的《對話》以肢體呈現孤寂狀態下的自我竊聞,舞台上的物件簡樸純粹,一顆土地孕育的代表──石頭、一面包容覆蓋的象徵──胚布,試圖回歸生命最原初的樣態。陳怡彤的《傻人戲》,發想自費里尼電影《大路》中單純勇敢的愛情傻子,在紅線纏繞交錯的舞台裝置中,她召喚傻子的靈魂,說故事也扮演角色,是愛人也是被愛的人,她回憶,她唱歌,她逗笑,她喃喃自語,輕快與低沉並陳的口語姿態,靈巧穿梭於斷裂的時空中,敘說一個相信被愛著而活的傻人的故事。

「佐藤依麻子」上陣,思辯人偶生命異同

從日本導演押井守的科幻動畫《攻殼機動隊II》為靈感,異凡的《戀.偶之存在式》將和日本絕美人偶「佐藤依麻子」同台演出,故事描述一個獨身男子,與同居女友分手後,帶回一個性愛人偶,將前女友服飾穿在人偶身上,兩者互動看似懷念過往、寄情於物,卻逐漸從玩偶的迷戀、情感的投射、到存在的探討、物化的依戀思考,發展出人偶間生命本質的異同思辯,深掘物化靈魂下的愛情模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