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編舞家蔡博丞
青年編舞家蔡博丞(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青年編舞家蔡博丞 丟出屬於自己世代的聲音

這兩年以《浮花》、《Hugin/Munin》在國際編舞大賽中屢屢得獎的編舞家蔡博丞,其實從大學時期就開始編舞,長期的累積與準備,讓他得以在國際的舞台上綻放光彩。對於編舞,他有自己的思考:「我不太愛跟風,雖然知道大家現在流行什麼……但對我來說,透過身體,我想說的是什麼比較重要。」他認為向大師學習是必經過程,但也鏗鏘有力地說出:「我們必須丟出屬於自己世代的聲音。」

文字|樊香君、許斌
第276期 / 2015年12月號

這兩年以《浮花》、《Hugin/Munin》在國際編舞大賽中屢屢得獎的編舞家蔡博丞,其實從大學時期就開始編舞,長期的累積與準備,讓他得以在國際的舞台上綻放光彩。對於編舞,他有自己的思考:「我不太愛跟風,雖然知道大家現在流行什麼……但對我來說,透過身體,我想說的是什麼比較重要。」他認為向大師學習是必經過程,但也鏗鏘有力地說出:「我們必須丟出屬於自己世代的聲音。」

丞舞製作團隊《浮花》

2015/12/25~26  19:30  

2015/12/27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www.facebook.com/tsaipocheng?fref=ts

與蔡博丞的會面,是在信義區巷內一處咖啡館,可以畫畫,也可以喝咖啡。才步行至門口,就被空間內人們專注作畫的神情吸引,喧鬧市區竟包容了這麼一處富想像力的靜謐空間,這樣的反差,也恰似蔡博丞一開始給我的感覺。

近年,他自創舞團「丞舞製作團隊」(B. Dance),帶著作品在國際舞蹈比賽上屢創佳績,一連拿下好幾個首獎、觀眾票選獎、舞團製作獎,好消息不斷。其實,早已聽聞他四處教課、編創,似乎粉絲眾多。但詭異的是,你甚少在公開場合看見他的身影,「我都看完演出就離開,很少跟人social,一方面也是工作比較忙。」一襲黑衣,一雙深邃的眼睛,淡然地說著。他就是蔡博丞,有著鷹一般的雙眼,似乎能看進事物本真處,更多了同齡朋友所沒有的低調與成熟。

無時無刻不在準備中

大約是家庭因素使然吧。畢業自左營高中舞蹈班,剛進北藝大的那一年,理應是個快樂新鮮人,不料爸爸竟得了癌症,「我爸生活作息正常、不菸不酒、飲食規律,還是得了癌症。」他說。生命總不會在你準備好的時候發生,但若不準備好,更無力招架,尤其生命消逝之迅速,「一個人要失去溫度是很快的,管子拔掉、兩秒鐘就沒了。」他平淡的說著,於是,他必須學著做足準備,冷靜以對。然而,即便因為喪父而不得不早熟,他還是有那麼一絲孩子氣的希望:「真的就這樣了嗎?真的不會好過來嗎?」

連爸爸的過世,蔡博丞都在做準備,更何況是面對「機會」的到來。「要知道事情不可能永遠都站在你這一邊。」所以,蔡博丞的口袋中彷彿永遠有Plan A、Plan B、Plan C……他永遠都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或下下步,可以往哪裡去?只等機會如風一般來臨,可以一把抓住。所以,當我們以為蔡博丞近年在國際賽事上的佳績,都只是偶然,只是幸運,殊不知,在這之前他所累積大大小小的編創經歷,也許才是關鍵。

成功,絕對不是偶然

他與編舞的緣分,始於左營高中時,資源豐富的學習環境,讓他在當時即參加了各種國際編舞營,接觸了許多國際級編舞家,不只增廣了國際視野,更種下了他當「編舞家」的心願。在北藝大舞蹈系就讀時,亦獲獎學金前往紐約Purchase College交流。畢業後,他仍持續編創,為高雄城市芭蕾舞團連續七年創作,也為爵代舞蹈劇場、長弓舞蹈劇場、紅瓦民族舞團編創,甚至,高中、大學畢業製作、全國學生舞蹈比賽中都會看見他的作品。同時,他也不拘泥於藝術與商業之間的界線,為知名服裝品牌Porter International擔任新品發表會的舞蹈設計。各種形式的創作經驗,都是他一點一滴為作品累積的養分。誰知道哪一天,與服裝設計的合作經驗,不會成為下一個作品的靈感呢?

好比,將於水源劇場上演的《浮花》即是二○一三年參與舞躍大地比賽並獲優選獎的作品,更於二○一四年獲得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德國斯徒加特高堤耶舞團暨劇院製作獎」與「與觀眾票選獎」,此後國際邀演不斷。這份榮耀,除了源自蔡博丞長期的編創累積外,他也笑著說:「大概是爸爸在天上有保佑吧。」原來,《浮花》是為了紀念爸爸而做,「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麼來面對爸爸的離去,所以就選擇我最擅長的,編支舞紀念他。」於是在《浮花》中載浮載沉、飄忽不定的動作彷彿水的意象,是他面對爸爸的離去、生命的不確定性有感而發,「水孕育大地,同時也會奪走生命,如何能隨遇而安呢?」從短篇作品發展成為一個晚上的演出,蔡博丞相信《浮花》的可能性還很大,於是選擇加長《浮花》為創團首演。那麼,近年也在國際賽事上屢獲首獎,靈感來自北歐神話的新作《Hugin/Munin》是否有發展為長篇作品的打算呢?他說「每個作品有自己該是的長度,《Hugin/Munin》就這樣了,十分鐘打死。」想必,這也早已是他腦中想過的計畫之一吧,才能如此篤定。

不愛表演的編舞者

聽蔡博丞說話,你會感覺他是個思考型的編舞者,表達清晰、條理分明、落落大方,對於觀眾目光的掌握度應該很不錯。但有趣的是,即便學生與粉絲眾多,他卻其實不喜歡在舞台上「表演」,對他來說「編舞」是更具挑戰性的任務。提到編舞,他有自己的一套邏輯,「我不太愛跟風,雖然知道大家現在流行什麼,Gaga技巧啦、Hofesh技巧啦,我也參加過這些身體訓練的工作坊,但對我來說,透過身體,我想說的是什麼比較重要。」對於大師與經典,他同樣心懷敬佩,認為向大師學習是必經過程,但也不妄自菲薄,鏗鏘有力地說出:「我們必須丟出屬於自己世代的聲音。」

被工作夥伴形容為「無時無刻不是在想編舞」的他,大概可以被視為編舞工作狂的一種。於是,聽音樂、看有關服裝設計、造型設計的展覽,大概都離不開他腦中正在思考的舞蹈吧,「生活即藝術」,蔡博丞如此定義自己的生活。所以,能夠好好地、慢慢地吃一頓飯竟成為他最奢侈的享受,畢竟平時過於忙碌,難有規律飲食,相信這也是藝術工作者共通的無奈。不過,就連吃飯,他如鷹一般的敏銳感官也會打得很開,剛走進來什麼人、鄰桌在談些什麼,他都瞭若指掌……誰知道,這些人、這些話,會不會就是他下一支舞的靈感來源?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台灣高雄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
  • 作品《浮花》於2014年獲第28屆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德國斯圖加特高堤耶舞團暨劇院製作獎與觀眾票選獎」,2015年於西班牙MASDANZA國際編舞大賽獲觀眾票選第一名。
  • 作品《Hugin/Munin》2015年於紐約暨布爾戈斯國際編舞大賽獲首獎第一名與「義大利錫耶納芭蕾舞團製作獎」、於丹麥哥本哈根國際編舞大賽獲首獎第一名與「瑞士琉森舞蹈劇院製作獎」。
  • 2015年成立丞舞製作團隊B.DANCE,並擔任藝術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