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誠實地表現音樂,就宣吿你和什麼私人噴射機之類的豪華享受無緣了。庫恩如是說。
一旦誠實地表現音樂,就宣吿你和什麼私人噴射機之類的豪華享受無緣了。庫恩如是說。(蘇重 提供)
焦點 焦點

大西洋彼岸的爵士樂

許多歐洲爵士樂手,或許知名度比不上美國同行,音樂上的成就卻毫不遜色,其中幾位佼佼者,甚至指點出嶄新的思考方向,回頭影響了美國爵士樂的發展。

許多歐洲爵士樂手,或許知名度比不上美國同行,音樂上的成就卻毫不遜色,其中幾位佼佼者,甚至指點出嶄新的思考方向,回頭影響了美國爵士樂的發展。

講起「歐洲爵士樂」,實在是個定義模糊不淸的名詞,關心當代爵士發展的樂迷可能會發現,在大西洋兩岸的歐洲和美國樂壇,存在某種「大家都是爵士樂,卻各自表述」的情況。不習慣歐洲風格的美國樂迷會說歐洲爵士樂手普遍忽略爵士樂某些重要的基本元素,特別是節奏中的搖擺質感。歐洲爵士樂手則會說:「我們當然不能照抄美國人那一套!」

事實上,儘管發源於美國,但是本質崇尙自由解放的爵士樂,歷經數十年的傳播,已經是吸引世界各地創作者熱烈投入的音樂型態,拉丁美洲、非洲、亞洲都有非常傑出的音樂家,以爵士樂作爲基礎發揮個人的概念。與美國文化上血緣更近的歐洲諸國,當然更不會例外。許多了不起的歐洲爵士樂手,或許知名度比不上美國同行,音樂上的成就卻毫不遜色,其中的幾位佼佼者,甚至指點出了嶄新的思考方向,回頭影響了美國爵士樂的發展。

搖擺!搖擺?

尤哈晴庫恩(Joachim Kuhn)就是這樣的一位了不起的樂手,一位廣受其他樂手尊重,卻不爲大衆所知的鋼琴家,庫恩也很淸楚自己的音樂走向原本就不可能大發利市,他曾經在接受訪問時說過:「一旦誠實地表現音樂,就宣吿你和什麼私人噴射機之類的豪華享受無緣了。」庫恩的演奏,向來被認爲是前衛深奧的,也因此在商業市場上永遠被忽略掉。唯一可能讓台灣爵士樂迷稍微注意到庫恩的錄音,大約是他和自由爵士大師歐涅柯爾曼合作的二重奏作品Colors專輯,Colors不但在歐美評論界造成轟動,也受到台灣爵士樂評人的肯定,在一九九八年中國時報爵士評選中獲得推薦。庫恩在唱片中和柯爾曼有來有往的即興對應,讓老前輩柯爾曼大嘆:「天下沒幾個人眞懂我的音樂,你卻是其中之一!」

目前定居西班牙境內地中海岸的庫恩,當年也曾到紐約闖蕩,和唐傑利、加托巴比耶里、傑克狄強奈特等等各國高手合作。庫恩的風格,與其說受到美國爵士樂的影響,不如看成是古典音樂當代作曲家的傳統延伸,無調性音樂的創作、使用大量奇特詭異的和聲運用等等,都讓美國聽衆耳目一新,節奏上他不但「不搖擺」,也根本就沒有「搖擺」的念頭,呈現出與其他爵士樂手大不相同的風貌。庫恩前衛的音樂概念,啓發了許多樂手重新探索爵士樂的意涵。

說庫恩是「頂尖歐洲爵士鋼琴手」也許沒有問題,要是當面稱呼丹尼胡邁爾(Daniel Humair)是「法國爵士樂界第一鼓手」,這位剽悍堅毅的男子可能就會翻臉回嘴說:「拜託,從來就沒有人說誰誰誰是美國第一小號手什麼的!」他也在訪問中說過:「我從來不談什麼『法國爵士樂』,因爲我根本就不懂這個名詞是什麼意思。」在胡邁爾的想法裡,以地域做爲風格區分的標準是很荒謬的,他說:「捷克樂手也玩很棒的爵士樂,爵士樂是屬於每一個人的」。從六〇年代開始,胡邁爾就是歐洲爵士圈子裡最重要的鼓手,與電風琴手艾迪路易士(Eddy Louiss)、小提琴家尙路龐提(Jean-Luc Ponty)合組過轟動歐洲爵士樂壇的HLP三重奏,演奏略帶融合爵士風格的精彩音樂。也曾經和庫恩、貝斯手傑尼克拉克(J-F Jenny Clark)合作過自由爵士的錄音。

飛越大西洋

目前定居法國的胡邁爾,是位非常有自信而且心胸開放的音樂家,他說過:「和艾瑞克杜菲(Eric Dolphy)、幸運兒湯普森(Lucky Thompson)這些好手一起演奏的時候,大家都在互相學習,我一輩子都熱愛爵士樂和爵士樂手,我可不會因爲自己是個玩爵士樂的瑞士白人而覺得尷尬!」

歐陸的法國、瑞士有衆多傑出的爵士作品,即使和美國白人在文化上同出一源的英國,也出現了許多特異的樂手,剛結束訪台音樂會行程的寇特泥派恩(Courtney Pine)在國父紀念館,以音樂的魅力,征服了台北現場的所有聽衆。派恩將雷鬼、放克、Hip-Hop、電子舞曲風格和自由即興冶於一爐,形成獨特而又極具吸引力的音樂。

另一位英國薩克斯風手伊文帕克(Evan Parker)也將電子音樂加入自由即興之中,卻是另一種詭譎的玩法,以令人驚異的「電子共鳴」(Electro-Acoustic)概念,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怪異音樂,所謂電子共鳴,是帕克和鼓、貝斯的三重奏先作集體即興,樂團的電子工程師在現場「取樣」(Sampling)他們的演奏,當場經過電腦扭曲改變聲波之後,送回給樂團,團員們再根據變形之後的音樂來作即興,工程師們繼續取樣演奏的聲響,以這樣的循環重複操作,其中隨機遭遇的不可預測性,讓帕克的音樂成爲一個潛藏莫名威脅感的巨大迷宮。也難怪每次帕克爲了籌措財源爲其他樂手的錄音跨刀演出時,即使演奏的是前衛爵士,評論界還是會如釋重負地說一些:「終於聽到一段可以理解的伊文帕克!」之類的話!

當我們聆聽美國爵士樂的各個流派,而頗有「百花齊放」的讚歎時,不妨將眼光越過大西洋,我們將會發現,歐洲其實有許多完全不同的精采爵士樂!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