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能盛的芭蕾流露現代感,吸引愈來愈多的台灣觀眾願意走入芭蕾演出的殿堂。
余能盛的芭蕾流露現代感,吸引愈來愈多的台灣觀眾願意走入芭蕾演出的殿堂。(歐陽珊 攝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舞動古典名曲的現代詮釋

余能盛與福爾摩沙芭蕾舞團新作《悸動》

余能盛與福爾摩沙芭蕾舞團的新作《悸動》,以舒伯特的經典長篇編曲之作《冬之旅》與柴科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為主題,編作全新的芭蕾舞碼,從作曲家的生命史發想,融合現場音樂演奏、聲樂演出及戲劇情節的設計安排,余能盛認為《悸動》比單純的古典芭蕾藝術性更高,「因為它集合了所有的表演藝術在裡面。」

文字|莊子沅
攝影|歐陽珊
第280期 / 2016年04月號

余能盛與福爾摩沙芭蕾舞團的新作《悸動》,以舒伯特的經典長篇編曲之作《冬之旅》與柴科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為主題,編作全新的芭蕾舞碼,從作曲家的生命史發想,融合現場音樂演奏、聲樂演出及戲劇情節的設計安排,余能盛認為《悸動》比單純的古典芭蕾藝術性更高,「因為它集合了所有的表演藝術在裡面。」

2016TNAF國際經典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悸動》

4/9  19:30   4/10  15:0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tnaf.tnc.gov.tw/

藝術要走入大眾,期許擁有更多伯樂,那麼作品深厚的內在靈魂,是否能用大多數人都能理解的形式來表達呈現,往往是賣座與否的重要關鍵。古典芭蕾在台灣各大藝術節的舞蹈類型節目裡總是少見,也似乎更加深與群眾接觸的藩籬;然福爾摩沙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在對藝術創作的靈感與堅持下,挾帶他在國外多年的歌劇相關工作經驗,近年來屢屢製作出精采的跨界芭蕾舞作品,累積出愈來愈多的觀眾。今年他為臺南藝術節製作了具國際視野的自製芭蕾舞作《悸動》Emotion,細細詮釋他內心對藝術的悸動。

兩首經典名曲  營造豐沛藝術能量

提起芭蕾舞,男舞者著合身褲、女舞者穿蓬蓬裙的優雅舞姿畫面,立刻能隨著想像裡的交響樂章翩然舞動。余能盛在旅外卅餘年的工作期間,除了芭蕾舞,也在歌劇、音樂劇等不同領域有所創作,在奧地利格拉茲歌劇院芭蕾舞團更有長達十四年的總監資歷,這次的《悸動》,他選定舒伯特的經典長篇編曲之作《冬之旅》為上半場揭開序幕,下半場再以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收尾。

談起這兩部經典音樂作品,余能盛從舒伯特和柴科夫斯基兩人的身世聊起,進而帶出其音樂作品的內涵。不過他也提到,這些音樂作品雖然很美,「但你聽了一個小時,那種藝術音樂都是很慢的,觀眾一定會受不了。」為此,余能盛將長達廿四段的《冬之旅》濃縮至十七段,並和負責聲樂演唱的男中音Ivan Oreščanin一起冒著「舒伯特與穆勒(Wilhelm Müller,《冬之旅》原詩作者)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會很不高興」的幽默顧慮,重新編寫出更精練的音樂性呈現;柴科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更是透過戲劇手法,以討論柴科夫斯基的羅曼史為軸,上演包含同志戀情的精采橋段。為了讓這些故事內涵能有更全面更動人的演繹,除了芭蕾舞,節目還融合現場的音樂演奏、聲樂演出及戲劇情節的設計安排。余能盛認為《悸動》比單純的古典芭蕾藝術性更高,「因為它集合了所有的表演藝術在裡面。」

以台灣自製精神  呈現國際水準

二○一五年接下臺南文化中心首任藝術總監,余能盛表示,在國外工作多年,他一直希望近年能夠回歸故鄉,為故鄉做點事情。余能盛觀察到,台灣目前各縣市藝術節的節目策劃,許多都是單純購買節目演出,無法讓台灣的優秀人才或團隊,展現策劃執行節目的能力,並讓台灣的藝術表演在國際上嶄露頭角。談起未來實際想執行的事情,余能盛說最慢明年會發生的,就是幫臺南文化中心成立一個表演藝術中心平台,「我會先組自己的舞團和樂團,全部的節目都是用我們自己的。製作節目當然還是會有跨國合作的部分,但我希望國內的舞者能因此有更多更好的工作機會。」

回到這次與臺南藝術節的合作,在《悸動》共同演出名單裡,有個難以忽視的亮點——現場演奏由台南市交響樂團和去年剛獲柴科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小提琴第二名的曾宇謙聯手合作,下半場曾宇謙將有大篇幅的小提琴獨奏,其情感飽滿卻不炫技的演奏,特別為余能盛所讚賞。他也延續在奧地利格拉茲歌劇院的豐富經驗,親自和國內外數個工作團隊共上百名參與者進行溝通討論,串起各個細節,讓跨國合作產生最大效益。

跨界創意大膽細膩  塑造古典芭蕾現代感

創作總是需要創意,好的跨界合作則往往是演出加分的關鍵。

余能盛在去年領著福爾摩沙芭蕾舞團製作了《天旋》,讓西方芭蕾與東方國樂擦出火花,讓許多觀眾與評論人眼睛為之一亮;今年夏天,他則將在台南奇美博物館館前廣場,和市政府文化局及相關演出團隊合作,打算搭起大型露天舞台,製作一齣國內首見具國際性的演出。源源不絕的跨界合作創意,除了是他在國外多年工作經驗的累積,更是他持續對生活保持敏銳觀察與思考的結果;古典芭蕾的表達形式,也因他的創意流露出現代感,進而吸引愈來愈多的台灣觀眾願意走入芭蕾演出的殿堂。

今年的悸動》,延續余能盛一直以來對細節的要求及表現手法的大膽作風,期待能讓台灣的藝術觀眾,對芭蕾舞產生更多美妙感受與共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冬之旅》與柴氏小提琴協奏曲

《冬之旅》Winterreise為奧地利作曲家舒伯特以德國詩人穆勒的詩作所改編的長篇聲樂套曲。在德語系國家的藝術學院裡,此作品是眾所皆知的聲樂作品,全球至少有超過五十個國家翻譯成當地的語文,更是許多表演團隊曾一再詮釋的經典。特別的是,《冬之旅》樂章用了許多澎湃或情感堅定的旋律去詮釋歌詞裡的哀傷與寂寞,以反差情緒表現主人翁面對旅途沿路景色的內在心境,是西方人生命哲學觀的獨到表現手法。

而柴科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所創作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為他作品裡唯一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儘管此曲因旋律情感豐沛且樂章動人,而受後人推崇為可與貝多芬、孟德爾頌和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相互媲美之作。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這首曲子原是柴科夫斯基題贈給當時最偉大的小提琴家萊奧波德.奧爾(Leopold Auer)的,奧爾卻以技術層面不可能演奏作為理由拒絕受贈,而讓這首曲子沉寂許久。(莊子沅)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