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碑》
《紀念碑》(時藝多媒體 提供)
戲劇

孟京輝、王曉鷹、查明哲 大腕導演名作齊聚 中國國家話劇院重裝抵台 火力滿載

繼去年首度舉辦、以集結大導名作打響名號後,中國國家話劇院再度大舉來台推出「臺北演出季」,今年由查明哲、王曉鷹、孟京輝領軍,精選《紀念碑》、《紅色》、《戀愛的犀牛》及《霸王歌行》四齣好戲,有西方劇作,也有原創劇本,題材貫穿古今中外,從大時代無奈的悲歡離合到小時代難逃的愛恨糾葛,演繹不同時空背景的動人故事。

文字|廖俊逞、時藝多媒體
第275期 / 2015年11月號

繼去年首度舉辦、以集結大導名作打響名號後,中國國家話劇院再度大舉來台推出「臺北演出季」,今年由查明哲、王曉鷹、孟京輝領軍,精選《紀念碑》、《紅色》、《戀愛的犀牛》及《霸王歌行》四齣好戲,有西方劇作,也有原創劇本,題材貫穿古今中外,從大時代無奈的悲歡離合到小時代難逃的愛恨糾葛,演繹不同時空背景的動人故事。

中國國家話劇院臺北演出季

《紀念碑》

11/25~26  19:30  

《戀愛的犀牛》

11/28  19:30   11/29  14:30

《紅色》

12/1~2  19:30  

《霸王歌行》

12/4~5  19:30  

台北 Legacy 傳音樂展演空間

INFO  www.facebook.com/NationalTheatreofChina?fref=nf

台灣的表演藝術市場雖然經濟規模小,卻是對岸演藝團隊最看重、最想「拿下」的地方,因為台灣懂戲的觀眾多,只要贏得台灣戲迷的肯定,幾乎就是好戲的品質保證。去年,中國國家級表演團體「中國國家話劇院」首次在台北舉辦演出季,有別於過往零星劇目的單打獨鬥,演出季精銳盡出,集結大導名作,一舉打響國話臺北演出季的名號。

今年的國話台北演出季,由查明哲、王曉鷹、孟京輝領軍,精選《紀念碑》、《紅色》、《戀愛的犀牛》及《霸王歌行》四齣好戲,有西方劇作,也有原創劇本,題材貫穿古今中外,從大時代無奈的悲歡離合到小時代難逃的愛恨糾葛,演繹不同時空背景的動人故事。

詮釋西方名作  重探歷史人物

揭開演出季序幕的《紀念碑》是加拿大劇作家考琳.魏格娜(Colleen Wagner)的代表作,曾獲加拿大總督文學獎。故事以波黑戰爭為背景,描述一位深受戰亂之苦的女人,救出了即將被處死的敵方士兵,迫使他找到其姦殺後埋葬的愛女和另外廿二具年輕女人的屍體,並用屍體搭建起一座揭露戰爭真相的紀念碑。全劇通過兩人相互拉扯、撕裂身心的對話,在戰後的焦土上,尋求因戰爭而被抹滅的人性與希望。

導演查明哲說,他想討論的是普遍意義上的戰爭,這場戰爭可以是任何一場戰爭,無論什麼旗幟下的戰爭都是非人道的,劇作核心還是反思戰爭,同時拷問人性。他形容,《紀念碑》是一次在廢墟、荒原上的跋涉,雖然絕望,但是希望和美好依然存在,即使近在咫尺又遙不可及。

王曉鷹執導的《紅色》是美國劇作家約翰.洛根(John Logan)的作品,在百老匯上演時拿下「東尼獎」最佳戲劇等六個獎項。內容講述美國抽象派畫家羅斯科(Mark Rothko)與其助手之間,父子般的情深、忘年的相交,以及關於藝術與商業價值的激烈爭論。堅持、放棄、探索、傳承等一系列關乎藝術,卻不囿於藝術的對話,從畫布上那一抹紅展開,最終回歸人生的命題。

王曉鷹認為,該劇主題不只探討藝術的真諦,更透過藝術影射人生,直搗現代人追求理想與屈服現實的掙扎心理。在人文精神式微的時代,藝術的社會意義何在?劇中這段台詞值得註記:「年輕時,藝術是孤獨的生存:沒有畫廊,沒有收藏,沒有評論,沒有錢財。沒有導師,沒有父母,我們孑然一身。但那是一個黃金時代,因為我們沒有任何可失落,卻有夢想去追尋。」

《霸王歌行》同樣由王曉鷹導演,他改寫歷史名劇,顛覆傳統印象,解剖霸王內心,展示一個歷史定論以外的項羽。項羽的故事極富悲劇性,他在烏江自刎,是因為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無顏」面見江東父老嗎?王曉鷹說,「不是,是因為項羽不願苟且,通過這樣的方式才得已結束一生,達到人格的自我完成,用最華麗的方式來昇華生命的意義,這才是悲劇性之所在。」

在王曉鷹的眼裡,項羽是一個會舞劍吹簫、愛美人不要江山、不求權力只盼心靈歸宿的詩人。「他要做一個真正的軍人,他要把戰爭、愛情、生命寫成一首詩。」王曉鷹強調,《霸王歌行》並不是要重演歷史故事,而是讓霸王這個角色成為一面鏡子,映照出權力、名利之外的心之居所。

愛情聖經到台北  跨海引共鳴

被譽為「年輕一代的愛情聖經」的《戀愛的犀牛》是孟京輝膾炙人口的名作之一,至今上演超過千場。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因為愛情,男人成了偏執狂,甚至瘋狂到喪心病狂,就像犀牛——固執、不融世事、盲目。全劇由通篇富含哲理而詩意的台詞組成,穿插演唱的歌曲歌詞,溫暖人心也刺痛人心,給人曙光又帶來黑暗,讓人不禁疑惑:孟京輝是愛情的信徒,還是懷疑論者?

孟京輝表示,在功利取向的社會,世故的人在情感和現實天秤上,找到一個明智的平衡點,避免落入痛苦的境地,然而愛情豈容理性的制約,於是,陷落愛情的人總是極端,《戀愛的犀牛》通過一場努力也徒勞的錯愛,提醒台下觀者,愛情,畢竟是一件直接而原始的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中國國家話劇院  精銳劇目的研創基地

中國國家話劇院是中國文化部直屬的國家藝術院團,其地位和代表性,不言可喻。從上世紀中,國話的前身即扮演了重要的戲劇創作使命。走過革命、紅色的歲月,近年也走入求新、求變的階段,成為精銳劇目的研創基地。

國話是一個劇團與場地合一的機構,擁有一座劇院,內含容納八百八十人的大劇場和三百零三人的小劇場;另有三百廿席的國話先鋒劇場,是北京設施最先進完善的小劇場。除了為中國的觀眾引介古今中外優秀戲劇作品,國話亦十分重視國際間的戲劇交流與合作,除了華文世界,作品曾赴美國、德國、英國等地演出。(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