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米克斯舞團藝術總監摩西.騁都騰與牛演員。(Philip Hollis 攝 Momix 提供)
美國 環球舞台/美國

與牛共舞

莫米克斯藝術總監摩西.騁都騰專訪

兪秀靑(以下簡稱兪):你如何訓練舞者?在排舞者時,特別重視哪方面?

摩西:他們上芭蕾課,像把杆動作,前面的暖身之類的,不是很正式,我喜歡有芭蕾及體操訓練的舞者。這是一個很具挑戰性的舞團,你必須有各種訓練,他們上瑜珈、太極、現代……各種不同課程。

:在進達特茅斯大學之前,你有任何肢體訓練或編舞的經驗嗎?談談當年背景。

沒當成農夫,卻轉入表演藝術界

摩西:我在佛蒙特(Vermont)州北部的農場出生、長大,父親希望我成爲農夫,我特別喜歡大自然與戶外生活。六〇年代末,因越戰問題,大多數人對政府政策極不滿意,有許多反文化活動,特別是學生只想演戲、玩音樂或從事藝術,沒有人想唸商業學校,大多人較在意精神層面而非物質生活。我的早期身體訓練主要是滑雪與長跑,從運動訓練中得到肌力與紀律。

因爲住在鄕村,總要想新點子娛樂自己。我編的第一支舞是用五十隻牛當舞者。我把白布罩在頭上,牛群們以爲看到鬼,動物是很好奇的,當我移動,牠們會成群地跟著我左右移,且目不轉睛的盯著我,觀衆在半里以外的山坡上,看著牛群用不同速度在遼闊無邊的綠地上,以千變萬化的圖型游移著,非常不可思議!當我快靠近觀衆時,突然跳進坑內,牛群們馬上停止,只聽到一陣轟然的牛鈴聲響,然後觀衆被帶到下一個演出場所,這是「佛蒙特自然劇場」,它是我最喜愛的編舞經驗。

:天啊!(大笑)從沒聽說過有這種劇場,比馬戲團還要壯觀,我懷疑哪天你可以把五十隻牛放在台上!

摩西:放在電影場景裡應該也很棒。

曾是碧洛伯樂斯舞團的創辦人

:早期你在碧洛伯樂斯舞團時,是如何集體創作,後來你爲什麼離開?

摩西:集體創作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彼此喜歡且有相同理想,雖然偶有爭執,但相互信任且訓練背景雷同(運動)便容易合作。我們分享觀念並啓發刺激彼此的靈感想像,你只需要一群對的人。因爲當時的經驗,所以現在我有能力領導不同領域的人合作。現在,我擬定大綱,舞者仍有極大空間,我們會討論,所以過程是開放的,但我做最後決定,這是責任問題。

我離開碧洛伯樂斯是因爲人的關係有了改變,狀況變得很消極,舞團生產不夠,像在感情復健一樣;因爲加入愛麗笙(Alison Chase)與瑪莎(Martha Clark)後,關係完全改變了。

:你從碧洛伯樂斯舞團出來,你希望如何將莫米克斯帶入有別於前個舞團的風格?

摩西:我想兩個團逐漸有更大的不同。我是碧洛伯樂斯的創團人之一,很多他們的舊作都是我的創作。很難說不要重複自己,或不受到影響。碧洛伯樂斯的作品較是結合身體(combine body)、肌肉(collect muscle)而創造一個大的意象,使用身體如同一個道具。莫米克斯主要以身體去結合不同的影像、道具、燈光、聲音等多媒體。

少數登記爲「營利」性的舞團

:你可否談談舞團的行政與經營狀況?通常舞團都是登記爲「非營利」組織,爲什麼你要以「營利」方式來經營?

摩西:我們僅有一個全職的行政人員與技術總監。有時我和舞者也會分擔一些行政。巡迴則交給歐洲或紐約的經紀公司,舞團百分之八十五的演出都在國外。因爲申請補助需有足夠行政人員花大量時間在文書處理上,對莫米克斯而言,成立營利組織比登記非營利團體容易,也因此,我們從未拿過任何政府補助,舞團的開支完全靠演出收入來平衡,所以我們儘可能做最多的表演,不限定一年演幾場,越多越好!但有時會超過舞者可負荷的情況;因此,我需確定每人有足夠的休息,甚至安排他們去渡假以及找其它舞者來遞補。

:舞團經年巡迴、排練,你怎麼還有時間拍電影或攝影等其它創作?

摩西:舞團有時分成三團,同時在三個國家上演不同舞碼節目。平時我大概有七個全職舞者,有時增加到二十位,我們有二十五個受訓的舞者以備不時之需。巡迴時,我不盡然跟團去,有時交給技術總監或舞者負責,我們是需要更多工作人員,你可以想像二十幾人同時在不同地方演出會發生多少問題,我變成管事的後勤(logistic)總監,而不是藝術總監,我需要避免這些,“This is like a game!”。

不排斥與流行文化結合

:你曾和王子(Prince)以及約翰.藍儂的兒子朱利安(Julian Lemon)合作過他們的音樂錄影帶,你不介意做商業演出嗎?

摩西:一點也不!我認爲商業與藝術應該有更多的交集,藝術需要商業的幫助,人們應該了解藝術是一項很好的生意,不管對觀光業、娛樂,甚至昇華人們的靈魂皆是。美國有一些生意人明瞭這點,但仍舊不夠。當年,就是皮爾卡登將碧洛伯樂斯引進百老匯及法國劇場的。

:談談你的創作動機吧!你似乎有用不完的能量。

從大自然尋獲創作靈感

摩西:在康乃狄克(舞團所在地),我們有三十個房間的巨宅,燈光很棒,像個鬼屋!是做夢幻想的好地方。我將穀倉改裝爲排練場,整個夏天我都睡在空曠的草原裡,面對繁星夜空,那裡有湖可游泳,我花很多時間在水裡,它給我全天的精力,聽著音樂加上幾本好書,你還需要什麼?!我種植大量的太陽花,大概有十八英呎高,同樹一般,在花園裡緩慢地呼吸移動,靈感泉湧不斷!前陣子,《紐約時報》登了一篇我和太陽花,我可以永遠不停地只跟你談太陽花!

:《棒球》在日本演出時,受到很大回響,明年莫米克斯舞團再到日本,是否也有興趣到台灣演出?

摩西:棒球在台灣很流行,甚至比美國還熱門,那裡有相當好的球員。莫米克斯曾在一九九〇年到台北演出,評語極好,但我們需要再回去多演幾場!

 

文字|余秀青  人體舞蹈劇場藝術總監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