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原上:我們觀察自己,也觀察別人;我們反省自己的作品,別人也從中進行反思。(周思芸 攝)
歐陸劇場 歐陸劇場/巴黎

一個台灣人在巴黎

已經在法國闖蕩了十多年的林原上,對於法國藝術界的廝殺競爭有著深深的感觸:「你的東西如果不是最好的,你就out,一點機會都不會有了。」

已經在法國闖蕩了十多年的林原上,對於法國藝術界的廝殺競爭有著深深的感觸:「你的東西如果不是最好的,你就out,一點機會都不會有了。」

去年在國立藝術館二度上演《一念萬年》的林原上,幾個月前以「當代遊神舞團」的名義發表了《今夜,您要帶我到何方?》。這個參加「法國當代靑年編舞家聯展」的作品,獲得了法國世界報的專文評論:「動作由中國京劇出發,但是呈現的精神卻是世界性的。」

這個在巴黎劇場奮力上游的台灣藝人,對於法國藝術界的廝殺競爭有著深深的感觸:「全歐陸、或者說全世界最好的藝術家都想在巴黎爭得一席之地,法國的觀衆從小到大都在劇場內出入,你的東西如果不是最好的,你就out,一點機會都不會有了。」

大家都在乎表演

「原創性在這裡是最重要的。任何模仿、或做則得『很像』的東西,都很容易就被識破。」已經在法國闖蕩了十多年的林原上,自己也曾費盡力氣才從「中國風」轉化出自己的風格:「世界各國的傳統表演都會在這兒得到尊重、喝采,但是那必須是原汁原味的傳統。只是皮毛、或表象地借用形式和技巧,觀衆的反應會很糟的。」

不過,也就是因爲最好的表演(觀衆)都匯集到巴黎,藝術家有了無限的剌激,視野因而大大地開拓;所謂的「專業」,也就有了更高的標準。三月底和林原上一起在法國舞蹈雙年展演出《一念萬年》的吳朋奉就感慨地說;「這裡的人,對一切和表演有關的事情都太在乎了!」

其實他們不只是對表演在乎,藝術界同行間也對其他人的作品投注許多注意力。林原上表示,劇場觀衆席裡除了「一般」的觀衆之外,從事表演工作的同行也不少。大家經常會在演出後一起討論良久:「我們觀察自己,也觀察別人;我們反省自己的作品,別人也從中進行反思。這種良性的互動,也許就是巴黎最迷人的地方吧。」

新銳藝評
OT報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香港artmate-6/5-11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