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爾基劇院的《共同境地》將在9月下旬來台演出。(Thomas Aurin 攝 高爾基劇院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為變動中的社會 找到新的敘事

訪柏林高爾基劇院藝術總監彥斯.希列

馬克西姆.高爾基劇院是柏林公立劇院中最小而美的一個,但在聯合藝術總監雪敏.朗侯夫與彥斯.希列的經營下,因為創作上著力於反映現實,關注並揭露種種社會問題,兩人接任迄今不到四年,成果備受肯定。藝術總監彥斯.希列說:「一座市立劇場的任務,是去處理自己城市的現實和本質。……劇場是社會自我投射的公共空間,政治的關聯性因此比過去還重要。我們是誰?我們想要成為誰?這些是我們一再問的問題。」

馬克西姆.高爾基劇院是柏林公立劇院中最小而美的一個,但在聯合藝術總監雪敏.朗侯夫與彥斯.希列的經營下,因為創作上著力於反映現實,關注並揭露種種社會問題,兩人接任迄今不到四年,成果備受肯定。藝術總監彥斯.希列說:「一座市立劇場的任務,是去處理自己城市的現實和本質。……劇場是社會自我投射的公共空間,政治的關聯性因此比過去還重要。我們是誰?我們想要成為誰?這些是我們一再問的問題。」

2016 臺北藝術節《共同境地》

9/23~24  19:30  

9/25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INFO  02-25289580轉191-199

位於柏林市中心菩提樹大道上的馬克西姆.高爾基劇院(Maxim Gorki Theater),建於一九五二年,是柏林公立劇院中最小而美的一個,劇院同時也是歷史上的重要建築。二○一二年,由土耳其裔的雪敏.朗霍夫(Şermin Langhoff)和彥斯.希列(Jens Hillje)出任劇院藝術總監,大量聘用多元族裔背景的駐院導演、演員,並推動一系列像是移民、難民、種族和同化等主題的作品,獲得廣泛矚目。不僅在《劇場今日》雜誌拿下「年度劇院」的榮譽,今年的「戲劇盛會」,也獲頒最大獎「柏林戲劇獎」(Theaterpreise Berlin)。

今年臺北藝術節,高爾基劇院即將帶來《共同境地》,本刊獨家專訪劇院藝術總監彥斯.希列,一談他對劇院經營的理念與願景,提供國內場館經營的借鏡。

Q:柏林的劇場生態向來以多元、數量和活力聞名世界,請您說明一下高爾基劇院的特色。

A高爾基劇院是柏林最小的國立歌劇院,我們有四百個座位,位於寬闊的菩提樹大道上。這裡很早就是柏林的市中心,具有歷史的厚度,可說是德國的核心。不過,我們在這裡經營的是「市立」劇院,說的是柏林這個多元又異質的城市和社會,當下發生的故事,也就是說,我們得不停尋找不同的呈現方式和新的敘事手法。

雖然柏林在過去的數百年,不斷受到移民的影響,可是長久以來,德國一直沒有劇院在訴說這些來自世界各國的居民的故事。此外,社會上關於移民和融合的討論太狹隘,我們想主動涉入政治,為變動中的社會找到新的敘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廿位固定演員,就是我們工作的核心,他們的能力和彼此之間的差異,正是我們這個城市的寫照。此外,我們也在尋找新的舞台敘事方式,以能將當今生活的複雜性、和每個人不同的出身和故事呈現出來。

Q:您接掌高爾基劇院沒多久,就得到各界的肯定,還被票選為德國年度最佳劇場,請談一下您的經營策略?

A我們尋找新的說故事形式,有以下幾種不同的層次:要不就是將大家都熟知的作品,用全新的方式來說,比如請一位作家重寫奧泰羅,或讓聖女貞德與法國現在的極右派對話。或者,我們委託劇作家為我們創作。不然就是由我們的導演和演員組成團隊,一起找資料、討論、構思出新作品。我們的演員不是傳統意義的演員,他們也是創作者,願意讓自己的經歷成為素材,舞台上的他們同時具有藝術家、公民、和人的多重身分。

Q:您為何雇用來自不同國家的劇作家、導演和演員?他們分歧的人生經驗、價值觀和世界觀,對創作有影響嗎?

A我們之所以共事,是因為我們想要一起達成什麼,共事的基礎是愛和互相尊重。我們的導演、作家和演員,不管是什麼原因,都被社會的多數人當作是異類或叛逆。身為藝術家,他們在這邊工作很自由。

我們社會總是愛談多元和異質性,可是真的面對現實才知道,我們只能從過去數百年的經驗出發來嘗試創作,用建設性和富有想像力的做法來處理這異質性,直視差異和不斷談判和爭吵,重新找出共通點。

到底什麼才是我們的《共同境地》?導演雅葉.洛能這部作品,在高爾基劇院的戲碼中相當具有代表性,她還發展出一種獨樹一格的幽默。我們的秘訣正是幽默。

Q:移民、難民、巴爾幹戰爭、以巴衝突、男性暴力、生活空間被高房價和租金壓縮,以上這些充滿爭議的政治和社會議題,似乎主宰高爾基劇院的戲碼?

A這些全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急迫的問題,而且從趨勢來看就很清楚,未來只會更加急迫。下個劇季,我打算找七位藝術家,成立一個以兩年為期的「流亡演出班底」。他們都是被迫離鄉背井逃來德國的人,他們在這裡可以吸收養分和成長,與德國的劇場生態接軌。讓他們在德國社會有機會,這點很重要。

Q:對您來說,劇場是處理現實和時事的場域嗎?您在創作的時候會問什麼問題?

A一座市立劇場的任務,是去處理自己城市的現實和本質。除了柏林外,許多大城市在移民的故事、多元和異質性有很大的可能性,可是同一時間,我們也觀察到排外心態和民族主義的崛起,這對社會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劇場是社會自我投射的公共空間,政治的關聯性因此比過去還重要。我們是誰?我們想要成為誰?這些是我們一再問的問題。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