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鋼琴家貝特朗.夏瑪尤
法國鋼琴家貝特朗.夏瑪尤(Marco Borggreve 攝 鵬博藝術 提供)
藝號人物 People

法國鋼琴家夏瑪尤 尋找美麗聲音的鋼琴王子

現年卅五歲的法國鋼琴家夏瑪尤,以其成熟的演奏技巧與寬廣的表演曲目,成為現今法國樂壇最受人矚目的鋼琴家之一。他的演奏曲目非常多樣化,從舒伯特到杜提耶,從法朗克到李斯特,並常為當代作曲家首演作品,也常與各大樂團演出協奏曲,或與其他樂器家一起演奏室內樂。十月份首度訪台的他,將帶來兩場音樂會,其中更有一場為全本拉威爾之夜,將展現他對拉威爾作品的精湛詮釋。

文字|廖慧貞、Marco Borggreve 攝
第286期 / 2016年10月號

現年卅五歲的法國鋼琴家夏瑪尤,以其成熟的演奏技巧與寬廣的表演曲目,成為現今法國樂壇最受人矚目的鋼琴家之一。他的演奏曲目非常多樣化,從舒伯特到杜提耶,從法朗克到李斯特,並常為當代作曲家首演作品,也常與各大樂團演出協奏曲,或與其他樂器家一起演奏室內樂。十月份首度訪台的他,將帶來兩場音樂會,其中更有一場為全本拉威爾之夜,將展現他對拉威爾作品的精湛詮釋。

屏東演藝廳開幕藝術季—夏瑪尤首度來台鋼琴獨奏會

10/23  14:30 屏東演藝廳「音樂廳」

夏瑪尤首度抵台 全本拉威爾之夜

10/24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8-7227288、02-29412155

被法國《鋼琴家》Pianiste雜誌稱為「琴上的王子」,今年卅五歲的貝特朗.夏瑪尤(Bertrand Chamayou)在年輕俊秀的外表下,以其成熟的演奏技巧與寬廣的表演曲目,成為現今法國樂壇最受人矚目的鋼琴家之一。如同法國《解放報》Libération對他的描述:「精湛的指法、高度的見解與異乎尋常的音樂動力。」這位鋼琴王子無論是對古典曲目還是現代音樂的詮釋,皆展現出獨特的個人音樂思想。

秉持「氣」的理念  詮釋李斯特與拉威爾作品

的確,從二○一一年的鋼琴專輯《李斯特—巡禮之年》全本版到二○一四年的《舒伯特鋼琴幻想曲》與今年初發行的《拉威爾全套鋼琴曲》,夏瑪尤試著透過指尖、透過琴音來敘述每個音樂家的故事與其內心的小宇宙。其中《李斯特—巡禮之年》專輯於二○一二年獲得法國「古典音樂勝利獎」年度最佳錄音,被法國《音域》Diapason雜誌評為:「沒有浮華的音響、沒有澎湃的品味,也沒有大李斯特式的歡樂炫技,然而夏瑪尤在《巡禮之年》裡卻超越了這些。」究竟在這套長達三小時的作品裡,夏瑪尤如何超越而達到技巧與宗教情感兼容並蓄呢?對他而言哪個因素是最重要的呢?他沉思了一下說:「我並不是一個信教的人,然而這部作品的確蘊含著神秘與偉大的內在因素,三套《巡禮之年》要一氣呵成地彈完才能感受到它寬廣的面向。有些鋼琴家為了贏得掌聲只挑炫技、高難度的作品彈,如《但丁讀後—奏鳴曲風幻想曲》Après une lecture du Dante- Fantasia quasi sonata或是《歐貝曼山谷》Vallée dObermann,卻捨棄了套曲中的小作品,如《巡禮之年第三年》裡的有些曲子,其實是不妥的。要知道這些小曲子是這部如交響曲般的鋼琴作品裡不可缺少的因素,沒有這些小曲子串連,我們無法體會到作品內在一貫相連的「氣」(souffle),也就無法感受到這部作品的崇高性,因為這是一部如同華格納歌劇般的大規模鋼琴作品。」

秉持同樣「氣」的理念,今年一月,夏瑪尤推出拉威爾全本鋼琴作品專輯,兩小時一口氣彈完拉威爾廿五年的鋼琴創作。為什麼選擇拉威爾?他接著說:「我從小就很喜歡拉威爾,從九歲到青少年期間,我幾乎彈遍所有拉威爾的鋼琴作品,有些曲子如《加斯巴之夜》Gaspard de la nuit或是《庫普蘭之墓》Le Tombeau de Couperin甚至經常反覆彈。我很少錄製某個作曲家全套的鋼琴作品,但在拉威爾身上,我發現他的創作靈感非常地一致,每首曲子都是不容忽略的重要作品。在兩小時的音樂裡,我們可以看到他的一生,他的世界,我覺得這樣很美。從以前我就很想要錄製這樣的專輯,後來我跟唱片公司談,他們也很支持我的想法,所以我們就出了這張專輯。與《巡禮之年》不同的是,拉威爾的每首鋼琴曲都別具特色,呈現出他人生不同的面向。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現在想做的事就是我小時候的夢想。」

以後有沒有考慮錄製德布西全套鋼琴作品?夏瑪尤答道:「我目前還沒有計畫,他的全套鋼琴曲並不像拉威爾那樣有特色,有些作品甚至連德布西本人可能都不願意我們全本演出,如《前奏曲集》Préludes裡的曲子。我很喜歡德布西,也演奏過他很多的作品,我很喜歡廿世紀初巴黎眾星雲集的那個年代,如斯特拉溫斯基、浦羅柯菲夫、法雅或是俄羅斯芭蕾舞團等,以後如果要出張他的專輯,我可能會加進其他同時代作曲家的作品。」

學琴之路偶然展開  三位恩師扶持成長

電話那頭侃侃而談的年輕鋼琴家,當年其實是個靦腆的小男孩。一九八一年三月廿三日出生於法國西南部土魯斯市(Toulouse)的夏瑪尤,家中雖然不是音樂世家,但父親喜好音樂,母親也是藝術愛好者。他與鋼琴的結緣完全是偶然的:七歲那年,他班上有位同學想要學鋼琴,拉著他一起去上課,結果夏瑪尤就這樣開始學起鋼琴,也愛上了音樂。

當時的他對未來並沒有想太多,只是很喜歡彈鋼琴,挑戰一些高難度的曲子與即興作曲。如何走上職業鋼琴家這條路呢?夏瑪尤坦承道,他要感謝三位恩師。首先是土魯斯音樂院(Conservatoire de Toulouse)的克勞丁娜.薇珞特(Claudine Willoth),她知道如果硬要夏瑪尤只彈音階與徹爾尼的練習曲,很快就會讓這位小男孩失去對鋼琴的興趣。所以她讓小小年紀的夏瑪尤在鋼琴上隨性發揮,慷慨地借他樂譜讓他讀譜;每個週末邀請他去她家一起四手聯彈、一起聽歌劇、交響曲、室內樂與現代音樂,也借他許多唱片聽,讓夏瑪尤對音樂的愛好與日漸增。對夏瑪尤而言,土魯斯音樂院啟發他對音樂的熱忱,讓他有個難忘且愉快的童年。

第二位對夏瑪尤影響深刻的恩師是巴黎高等音樂院(Conservatoire national supérieur de musique de Paris) 的尚-弗朗索瓦.艾塞爾 (Jean-François Heisser)。在土魯斯音樂院畢業考時,擔任評審委員的艾塞爾建議夏瑪尤到巴黎繼續深造。在兩年土魯斯與巴黎的舟車往返跟艾塞爾上私人課後,夏瑪尤終於考上巴黎高等音樂院,進入艾塞爾的班就讀,當年的他只有十五歲。夏瑪尤現在回想起來,與艾塞爾的認識對他來說是個契機;艾塞爾重新塑造他的演奏技巧,以分析樂譜的方式,讓他的彈奏更加明確、機智且有條理。兩年的學習下來,夏瑪尤有一種再生的感覺。這時他開始認真思考未來要走的路了。

在艾塞爾的建議下,夏瑪尤每個週末、每個學校假期都到倫敦去接受著名義大利演奏大師瑪麗亞.庫爾修(Maria Curcio,1920-2009)的個別指導。師承布拉姆斯的學生——奧地利鋼琴家奧圖.史耐貝爾(Artur Schnabel,1882-1951),庫爾修將其所學傳授給她自己的學生,在鋼琴教育界裡享有盛名,鋼琴家阿格麗希 (Martha Argerich)即是她指導過的學生之一。庫爾修讓生性靦腆的夏瑪尤學習如何在觀眾面前釋放自己,如何豐富他的音色,如何詮釋樂句,如何將樂曲詩意化。每次上完她的課後,夏瑪尤每每不能自已,徘徊在倫敦街頭許久,對他而言,瑪麗亞.庫爾修是位巨大的藝術家,藉由她的關係,夏瑪尤間接也成為布拉姆斯的弟子。就這樣,三位恩師成就了他的學習之路。而最後的驗收成果,則是舞台。

頻頻得獎備受肯定  成為「舞台上的王子」

二○○一年,夏瑪尤獲得「瑪格麗特-朗-傑克.提博」國際鋼琴大賽首獎後 (Concours international Marguerite-Long-Jacques-Thibaud),受到法國樂壇的注意,開始受邀演出,展開專業演奏家生涯。他平均一年演出六十至七十場音樂會,其中一半音樂會是在國外演出,如德國、比利時、匈牙利、俄羅斯、日本等。除了獨奏會,他也常與各大樂團合作演出協奏曲,或是與其他樂器家一起演奏室內樂。

對於準備這三種不同編制的演出有什麼不同?他想了想,說道:「沒什麼不同,倒是心理上要調整,因為這關係到是一個人演出、還是跟一、兩個人一起演出,還是跟一群人一起演出。自己一個人演出要克服緊張的障礙,至於室內樂,是我最喜歡的型制,能帶給我許多的反射思考。當然合作的對象也很重要,與對方在音樂上要有共同的默契,如我常跟大提琴家修兒.嘉碧坦(Sol Gabetta)一起演出,大家即使彈奏不同的樂器,但語言是一致的。至於跟樂團演出,可看作是室內樂的擴大版,只不過要與樂團所有的人都要有默契,並且還要透過樂團指揮來傳達這個默契,一來一往像是在打乒乓球,反應要快速,其實並不容易。而跟不同樂團演出,我的演奏方式也會不同。話說如此,即使我一個人獨奏,由於不同的聲響設備、不同的鋼琴與不同的聽眾,對同個曲目我也常常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所以對我而言,每個音樂會由於外在因素的不同(演出的人、硬體設備、聽眾),我的表演方式也會不同。」

有沒有哪個音樂會讓他印象最深刻?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太多了,但真要說起來應是二○一一年十二月與皮耶.布列茲(Pierre Boulez,1925-2016)在巴黎普萊耶爾音樂廳(Salle Pleyel)一起合作演出巴爾托克鋼琴協奏曲第二號的那場音樂會,因為那是布列茲最後一次公開音樂會。」音樂會事前,許多人臆測這應是布列茲最後一場音樂會,因為他的健康每況愈下,而的確也是如此,這場音樂會結束後,布列茲再也沒有公開演出了。他是夏瑪尤從小崇拜的對象,夏瑪尤從未想過可以接近他,這場音樂會的確對夏瑪尤而言別具意義。

演奏曲目時代跨度大  自認需多為現代音樂發聲

夏瑪尤演奏曲目非常多樣化,從舒伯特到杜提耶(Henri Dutilleux,1916-2013),從法朗克到李斯特,並常為當代作曲家首演他們的作品,如菲力普.艾爾松 (Philippe Hersant)。對於跨越這麼長的演奏年代,有沒有需要調整的地方?夏瑪尤表示,從古典音樂過渡到現代音樂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比較困難的倒是演奏浪漫派音樂,因為浪漫派有其獨特的語法,必須了解歷史背景與解碼作曲家的意圖等。至於現代音樂,他認為與古典音樂並沒有不一樣的地方,唯一不同處只是時代。他認為身為演奏家應該為現代音樂發聲,教育聽眾來認識現代音樂,所以他常常與當代音樂家合作推出新的計畫,演奏許多現代音樂。

法國《費加洛報》Le Figaro上曾如此形容他:「只有在偉大人物身上才看得見的機智與說服力。」從二○○六年起,夏瑪尤每隔五年拿下一個獎,從「古典音樂勝利獎」器樂獨奏家嶄露頭角獎,到二○一一年、二○一六年兩度獲得「古典音樂勝利獎」最佳器樂獨奏家,在未來的五年裡,夏瑪尤對自己有何期許?他笑著說:「繼續努力不懈的工作,在音樂中尋找美麗的聲音,推出與眾不同的計畫與開創新的曲目,總之不斷地尋求進步,永遠向前邁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98年獲得烏克蘭克拉伊涅夫(Concours Kraïnev)鋼琴大賽首獎。

◎ 2006年贏得法國「古典音樂勝利獎」器樂獨奏家嶄露頭角獎。

◎ 2011、2016年兩度贏得「古典音樂勝利獎」最佳器樂獨奏家。

◎ 2012年以鋼琴專輯《李斯特—巡禮之年》Années de pèlerinage贏得「古典音樂勝利獎」最佳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