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丞《瞳孔裡的灰牆》
蔡博丞《瞳孔裡的灰牆》(李佳曄 攝 雲門2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藉年輕人之眼 以舞看世界

「春鬥2017」推出蔡博丞、黃懷德與陳韻如新作

雲門2每年的重頭戲「春鬥」是國內年輕編舞家競藝的平台,透過與雲2舞者的工作排練,編織出他們看到的當下世界。今年的「春鬥」邀請了近年在國際備受肯定的蔡博丞、曾為雲2編舞的黃懷德與陳韻如上陣,蔡博丞《瞳孔裡的灰牆》用現代芭蕾療癒憂傷,黃懷德《亮》以單純動作表達力量,陳韻如《潛》則是她遁入自我空間的創作。

文字|張慧慧
攝影|李佳曄
第291期 / 2017年03月號

雲門2每年的重頭戲「春鬥」是國內年輕編舞家競藝的平台,透過與雲2舞者的工作排練,編織出他們看到的當下世界。今年的「春鬥」邀請了近年在國際備受肯定的蔡博丞、曾為雲2編舞的黃懷德與陳韻如上陣,蔡博丞《瞳孔裡的灰牆》用現代芭蕾療癒憂傷,黃懷德《亮》以單純動作表達力量,陳韻如《潛》則是她遁入自我空間的創作。

雲門2春鬥2017

3/17  20:00   3/18~19  14:30

3/24  20:00   3/25~26  14:30

3/25  19:30

新北市 淡水雲門劇場

INFO  02-26298558

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說,每年的「春鬥」是「透過這些作品,看看年輕人在關心什麼」。今年度的年輕世代的眼睛分別為:蔡博丞《瞳孔裡的灰牆》、黃懷德《亮》與陳韻如《潛》。後兩者已是二度為雲門2編舞。

蔡博丞《瞳孔裡的灰牆》  用美抵抗暴力

「我可不可以用美來說一件很揪心的事情,讓人群對社會產生意識。」以《浮花》、《Hugin/Munin》等作屢獲國際編舞大賽獎項的蔡博丞,這次不編現代舞,從捷運隨機傷人、小燈泡等事件為靈感,以現代芭蕾為形式,用美抵抗暴力、療癒憂傷,編創新作《瞳孔裡的灰牆》。

過去多從生命經驗與神話題材中找尋靈感的蔡博丞,這回擴大關懷,從社會事件取材,但根本仍來自最直接的生活感受。蔡博丞指出,小燈泡事件後,他某日外出用餐,見著嬰兒推車不穩正往車道滑行,他因感覺危險,遂將車推往安全的地方,這時嬰兒母親出現,驚恐眼神刺穿他。「我被那位母親的眼神嚇到了,這些社會事件都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觀點,形成隔閡。」隔閡是眼睛裡的牆,蔡博丞將情緒擬物化,以群體的眼神,碎片化、打擊身體的動作,投射出群體的冷漠、無助與個體不自覺的反抗。

即便議題沉重,他仍希望作品能為社會療傷。他從日本畫家石田徹也的畫作中擷取靈感,畫作中憂傷的男子,總身在荒謬、突梯,甚至恐怖的情境,「但石田呈現出來依舊是美,用美的方式去紀念,去表達。」

美是溝通的方法,與觀者生命連結。舞作最末段的音樂是驅動全作的主旋律,取自英國音樂家Keaton Henson,曲調哀傷卻是「暖暖的哀傷。」溫度溶解高牆,裂隙生光,「我希望看完這個作品,觀者能夠願意伸出點援手、釋出善意面對這個世界,藝術創作者如果能夠透過作品,對社會產生一些功能,對我來說,會更有意義吧。」

黃懷德《亮》不說故事  想表達力量

黃懷德撥了撥前陣子剛剪短的頭髮,「有沒有陽光一點?」他笑。前兩作《暫時而已》、《撕裂》訴說親人傷逝病痛,將自己往死裡深掘,如今抑鬱頹廢盡數褪去,新作《亮》的創作起點很單純,「我在前兩個作品中把自己攤開,但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有沒有『好』,又或者,我只是悶頭往死路走,再這樣下去,我大概會自殺,必須轉換能量。」

「這是一個非常直接的作品」,黃懷德回歸單純的動作、力量編排,從無聲到有聲,舞台上的單一舞者漸次增加至六人,穿梭在敲擊水桶如戰鼓的高能量聲響中。聲響、表演者由少至多的積累堆疊,都是為了「看到那個強大的能量前,必須要有鋪陳。得先看到暗,才會明白光有多亮。」「只進不出的舞者,就像是我們生到這個世界,還能怎樣?就是好好活下去吧。」

「這次我不說故事,想表達力量。」鼓聲是直接的能量轉換,激勵士氣;錯位的肢體,在拉緊與放鬆的肌肉間失控又精準,「像去看美國大峽谷,我們被眼前的自然直觀的震撼,只要被震撼,就有意義。意義是觀者自己的。」那你有自己的意義嗎?「有,」但曾把自己攤開的編舞家不想說,「有曖昧比較美。」

但他說了吉賽兒自願代被幽靈皇后懲罰的王子受過,跳舞至死的故事。黃懷德生命中有多次想逃離、放棄舞蹈的時刻,但冥冥中總有外在的線拉住了他,「吉賽兒跳舞有內在動機,她為了愛情而跳,那我呢?除了有貴人們把我留在舞蹈裡,我現在更想找我自己的內在動力。」

陳韻如《潛》  遁入自我空間

自二○一五年春鬥的《衝撞天堂》後,許久未見陳韻如。問她這兩年「深潛」到哪了,她笑說依然在柏林學習合氣道。她學習這種源於日本的武術好幾年了,利用武術訓練表演方法,完全逆反她曾在台灣接受過的身體訓練,「太極是一直延續,無始無終;合氣道的身體動能與哲學則完全相反,它最重要的就是『開始』與『結束』。」

合氣道近乎目的論的動能軌跡,要求武者百分之百處在當下。透過合氣道準確度的練習,陳韻如要求舞者如武者,在表演中以稍加閃神非死即傷的絕對專注,覺察自身,她說:「在反覆的演出中,對劇場表演者最大的考驗是,你得在特定時間,每次都全神貫注地進入表演的當下。這有個前提——你得非常了解自己。」

這是她的工作方法,某種程度上也觸及了新作《潛》的核心。陳韻如說,《潛》模模糊糊地開始於《衝撞天堂》的排練期。某天她在休息時間到雲門劇場中庭獨舞,潛入內心,同時感受到一股柔軟,「編《衝撞天堂》跟雲門首次合作,從技術、行政組織的方式都有別於以往的創作模式,在當時,這種『柔柔的感覺』對我來說是必要的。」

《潛》因此與《衝撞天堂》有著本質的差異,《潛》是她遁入自我空間的創作,「在那裡可以什麼都不管,不用管工作、生活的責任。」

她也要求舞者寫下曾經有過的分離感,傾聽呢喃於自我深處的聲音,從中發展自己的手語,整理紛雜感受,讓肢體與內在同一,她說:「你看進自己裡面,找到問題的癥結點,那片刻的柔軟,就像《神隱少女》的白龍,當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他的鱗片瞬間都掉了,自由的狀態,你可以自由、放鬆地徜徉,你跟大海同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春鬥出品 舞動精采

自二○○一年始,雲門2行之有年的年度青年編舞平台「春鬥」,從創團藝術總監羅曼菲以來,曾合作過的編舞家都是當前台灣一線的創作者,不僅出品了雲門2現任藝術總監鄭宗龍(今年十月推出新作《捕夢》)、回故鄉台東深耕並創團的布拉瑞揚(今年六月推出新作《無,或就以沉醉為名》)、人機共舞備受國際矚目的黃翊、旅德多年的孫尚綺(今年十一月推出新作Spur)、早慧卻早逝的伍國柱等人,亦曾與黎海寧、古名伸等慣於編創長篇的編舞家合作,探勘相異舞蹈表現形式。

自「春鬥」開辦以來,雲門2已經演繹近廿位編舞家,近四十首風格各異的作品。(張慧慧)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