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立國論》
《藝術立國論》(書林出版 提供)
藝@書

又貴又難 藝術何以立國?

身兼編導又是劇場經營者,日本導演平田織佐對文化藝術生態與政策的思索,盡在其《藝術立國論》一書中,具體建言藝術為何又如何是國家、經濟、產業、地方、國民權利與素養的基石。但對一般人來說,藝術「太貴」又「太難」,要解決這兩大困難,平田也提出解題方案,值得我們參考。

文字|司徒嘉慧、書林出版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身兼編導又是劇場經營者,日本導演平田織佐對文化藝術生態與政策的思索,盡在其《藝術立國論》一書中,具體建言藝術為何又如何是國家、經濟、產業、地方、國民權利與素養的基石。但對一般人來說,藝術「太貴」又「太難」,要解決這兩大困難,平田也提出解題方案,值得我們參考。

也許,我所以會近乎執拗地反覆說明文化行政的問題,多少是因為父親蓋了劇場而對於政府產生的怨恨,也已經滲透到我全身的緣故。無論如何,讓一個廿三歲的年輕人背負著以億為單位的貸款開始他的人生,已經不是用恨這個字可以說明清楚的。不過,龐大的貸款及小小的劇場教給了我很多東西。

——平田織佐《藝術立國論》

現年五十五歲日本劇場編導平田織佐,廿歲時創立劇團「青年團」,後於其父改建自宅開設的駒場Agora劇場擔任經理,發表戲劇作品之餘,也為《日經》等刊物撰文,並在大學教授戲劇。其著作《藝術立國論》書名看似沉重,提出的問題卻再平常不過:「戲票為什麼這麼貴?」「社會福利設施根本都還沒完備,憑什麼花那麼多錢蓋劇場?」「這表演在國外無論得到多高的評價,還是太前衛了,沒法得到大多數居民的共鳴。」「為什麼藝術管理相關研討會上,藝術家總是沒人提出任何具體的建言,更看不到任何主動接近社會的態度,只是一股腦地強調藝術家很窮,快把錢拿來?」

藝術不要「太貴」  舉辦全民藝術保險

身為藝術家,平田拒絕哭窮,撰寫此書為他私人版文化政策白皮書,具體建言藝術為何又如何是國家、經濟、產業、地方、國民權利與素養的基石。在書中,平田提出日本的兩大問題:「人和社會」封閉、單一、精神荒蕪、缺乏對話同理,以及象徵國力的「產業和地方」面臨空洞化和人口流失。平田認為,豐富多元的藝術就是解方。不過,在藝術為國出力之前,藝術本身也面臨兩大問題:筆者簡單歸納為「太貴」和「太難」。

為解決藝術「太貴」的問題,平田提出「藝術的公共性」,將藝術推升至憲法層次的國民基本權利,與教育、醫療平起平坐。如同義務教育、全民健保,政府也應視保障國民享受藝術的權利為己任——也就是本書的牛肉:「劃時代的解決方案:藝術保險制度」。

平田認為,藝保是由政府、企業、人民三方共同負擔藝術的製作展演成本,共享成果,使有加保的國民只須負擔原藝術票券價格的兩到三成。藝保收入還可作為藝術團體的補助金。關於補助制度,平田也提出改革,建議將補助分配權自中央行政部門的企劃書審核者,下放至各地方區域劇場(藝術場館)的藝術總監,負責檢視展演成果,規劃補助的使用發放。

藝術不能「太難」  教育肩負重任

在降低價格門檻後,藝術如何才能不「太難」,就須以教育提升全民的藝文素養。平田分享他校內與工作坊的藝術教學經驗,並期許藝術家努力思索與社會和地方的連結,才不至創作出自溺難解的作品。然而「該選哪個節目/作品?」的難題,仍困擾著預算有限的文化行政人員。當各地藝術節充斥,平田建議,地方文化行政必須受專業訓練、有完備的評價升遷系統,並開放民間專業人才進駐。

綜觀平田開創性的想法,令人雀躍,但執行面仍有細節待填補,譬如地方藝術場館的藝術總監由誰派任?任期、評價考核方式為何?藝術總監據以檢驗展演作品、分配補助金的標準為何?

回看台灣,文化部也曾提出類似藝保的「藝文體驗券」,近來更有數位「文化卡」方案,不過目前都僅限學生族群。是以,若想參照平田以藝術立國,第一步就是修憲,將享受藝術訂為全民的基本權利。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