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夫.索貝爾
傑夫.索貝爾(Jauhien Sasnou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劇場演員傑夫.索貝爾

在荒誕悖論中,尋找昇華的力量

五歲時,傑夫.索貝爾曾立下誓言要成為一名魔術師,雖然長大後變成了劇場工作者,但在他的作品裡,依然隨處可見魔術的影子,「我從魔術師變成一名演員,而現在是個小丑。」曾在賈克.樂寇戲劇學校接受的訓練,奠定了他肢體劇場與小丑表演的基礎。即將來台演出作品《斷捨離的物件習題》的索貝爾,將透過與大小紙箱中各種物件的互動,探索在荒謬中的昇華能量,從詩意非寫實的劇場性中找出最貼近人性的複雜情感。

文字|杜凱捷
攝影|Jauhien Sasnou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五歲時,傑夫.索貝爾曾立下誓言要成為一名魔術師,雖然長大後變成了劇場工作者,但在他的作品裡,依然隨處可見魔術的影子,「我從魔術師變成一名演員,而現在是個小丑。」曾在賈克.樂寇戲劇學校接受的訓練,奠定了他肢體劇場與小丑表演的基礎。即將來台演出作品《斷捨離的物件習題》的索貝爾,將透過與大小紙箱中各種物件的互動,探索在荒謬中的昇華能量,從詩意非寫實的劇場性中找出最貼近人性的複雜情感。

2018TIFA 傑夫.索貝爾《斷捨離的物件習題》

2018/2/23  19:30   201/2/24  20:00

2018/2/24~2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走進傑夫.索貝爾(Geoff Sobelle)的《斷捨離的物件習題》The Object Lesson,等待著觀眾的是一趟與一般看戲經驗截然不同的奇幻之旅。索貝爾與他的舞台設計師將觀眾與表演的界線打破,大大小小的紙箱占滿了整個劇場空間,而每個紙箱裡面藏著各式各樣的物件。

紙箱上不同的標籤打趣地暗示藏在裡面的物品:「紅色的」、「巴黎」、「橡實果的收藏」等等。觀眾立刻察覺到這是一場類裝置藝術的展覽,我們可以自由走動、打開紙箱,隨意地把裡面的物件拿出來聞、看、聽。物件在黑暗的紙箱中細細哆嗦,等待著下一個訪客開啟與沉澱歷史的對話。

人與物之間,赤裸又荒謬的浮世繪

索貝爾在一個訪談中提到:「我們有大約兩百個不同主題的紙箱,觀眾會帶著手上的物件在空間裡移動、秀給他們的朋友看,所以我們常以為東西不見了,但是過幾天在別的地方找到它們。觀眾與物件互動的方式總是讓我驚訝不已。」物件們千奇百怪,像是筆者曾在表演結束後,找到一個塞滿骨頭的紙箱。十幾分鐘的展覽時間在索貝爾踏入劇場後畫下句點,觀眾們坐在散落空間的紙箱上、索貝爾穿梭在人群間,開始他與物件們的對話,有些令人發噱、有些令人心碎。「在每個人的生命裡,總有必須與『東西』打交道的時刻。不管是童年堆疊起來的玩具,紀念品,搬家,再次搬家,回到老家去整理雜物。創作這個作品讓我更深入了解為什麼我會留下/丟棄這些東西,還有它們的價值在我現階段的人生是什麼。」這個作品直搗現代人每天都會問自己或他人的問題: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索貝爾致力於探索在荒謬中的昇華能量(sublime ridiculous),從詩意非寫實的劇場性中找出最貼近人性的複雜情感。

第一次與索貝爾會面是在紐約林肯中心的一場講座當中。隨和、幽默,還有一種既穩重又輕浮的魅力,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在談吐中可以輕易察覺他魔術師般難以捉摸卻真誠的個性,以及那股感染力極強的熱情與童心。他談著創作《斷捨離》的過程,像是他關在自己房間與他的物件「排戲」的趣事:五歲的索貝爾曾立下誓言要成為一名魔術師,雖然長大後變成了劇場工作者,但在他的作品裡,依然隨處可見魔術的影子,「我從魔術師變成一名演員,而現在是個小丑。」他說。

穿梭在現實裝置與演出幻覺間的魔術師

魔幻時刻在《斷捨離的物件習題》裡不斷有機地迸出。戲的開場,索貝爾從紙箱裡翻出一些塵封的傢俱,隨即在觀眾圍繞的窄小空間裡建立起一個似老紐約般破舊的客廳。他開始說著一些不連貫的台詞,就在觀眾感到困惑的時候,他將藏在口袋裡的錄音機掏出,播放著剛剛現場錄音的內容。他拿起一個電話聽筒,與前一刻的自己(錄音)講起電話,於是,原本破碎的台詞在加入對話後便充滿意義,更有一股既幽默又哀傷的氛圍瀰漫全場。

在表演中他時常轉化物件的本質與功用,例如在與觀眾互動的一景中,他穿著溜冰鞋跳著踢踏舞,腳下卻同時切著生菜沙拉;又如在戲的尾聲,索貝爾打造了一場令人目不轉睛的魔術秀,他不停地從一個普通箱子裡拿出各種大大小小的物件:從兒時的玩具、第一次約會的紅酒杯、到第一個孩子的奶瓶,紙箱像是一個無底洞般不停地吐出回憶,不管你想不想記得它們。這段令人眩目,沒有台詞的魔術默劇表演,精確地刻畫著從出生到死亡的喜怒哀樂與離合聚散,還有與這些物件密不可分的羈絆。索貝爾談到:「當這個表演裝置完成後,因為有太多我個人的東西,所以跟我年紀相仿的觀眾可能會有較特殊的體驗,像是對於八○年代的某些玩具有著共同記憶。當然,我們也有納入從不同的時空來的東西們,所以每位觀眾都可以感同身受。」

索貝爾除了自已獨立的作品外,他也是名為Rainpan 43表演團體的藝術總監。這個團隊擅於利用電影手法及機關裝置,創造舞台幻覺及詩意場景,期待在最不可能和荒謬的地方找到深層人性的蹤影。在他們的作品裡,劇場與裝置藝術的界線總是模糊。如《機器機器機器機器機器機器機器機器》中,索貝爾打造了一堆極為複雜的機關去執行最簡單的任務;他的另外一個作品《全新世場景》Holoscenes,則是一個共計十二個小時的裝置表演藝術(曾在紐約時代廣場演出),他創造了一系列的場景,使其完全發生在一個裝滿水的大玻璃箱裡面,在溺水的意象裡,探討人類的習性與氣候變遷的軌跡。

索貝爾談他的理念時,是這麼說的:「我的創作像是一個巨大的、善意的玩笑,但是可以在一個被吸引的觀眾面前,釋放魔鬼般的能量。」劇場對他來說是一個無解的悖論,那卻也是表演藝術最吸引他的所在:「一個表演像是一個謊言,明明排練了無數次卻又要裝作是發生在此刻的事件。我覺得這個矛盾非常有意思,也非常好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畢業於美國史丹佛大學,曾在巴黎賈克.樂寇(Jacques Lecoq)戲劇學校接受訓練,奠定肢體劇場與小丑表演的基礎。

◎    修習劇場表演時期,即加入費城Pig Iron Theatre Company,至今已在劇團14年。

◎    擔任Rainpan 43藝術總監,運用裝置藝術,舞台幻覺與默劇小丑表演打造荒謬卻富含人性與幽默的劇場。擅於使用非文本劇場語言與幽默探討深層人性議題。

◎    《斷捨離的物件習題》獲得愛丁堡藝術節最佳劇場獎,《紐約時報》劇評精選作品。他在世界各國開工作坊教授小丑表演、即興與共創劇場及肢體訓練。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