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坊現場。
工作坊現場。(Le Phénix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介入真實 省思創作

側記鳳凰劇院「選個真實片段,再輾轉相傳」工作坊

應法國鳳凰劇院之邀,兩廳院駐館藝術家Baboo與編舞家劉彥成在去年底參加了該劇院舉辦的「選個真實片段,再輾轉相傳」工作坊。工作坊由創作組織「友善製作」兩名創作者和兩位行為藝術家策劃,以法國哲學家莫杭的論述為基礎,帶領學員探究創作思想的流轉及集體腦力激盪的成果。藉由取材自真實的元素,此次工作坊透過共同的討論與分享,讓創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徑。

應法國鳳凰劇院之邀,兩廳院駐館藝術家Baboo與編舞家劉彥成在去年底參加了該劇院舉辦的「選個真實片段,再輾轉相傳」工作坊。工作坊由創作組織「友善製作」兩名創作者和兩位行為藝術家策劃,以法國哲學家莫杭的論述為基礎,帶領學員探究創作思想的流轉及集體腦力激盪的成果。藉由取材自真實的元素,此次工作坊透過共同的討論與分享,讓創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徑。

所有藝術創作皆來自真實生活,但藝術家如何從日常片段中汲取靈感?他又怎麼把實際經驗或物件幻化為具有藝術價值的作品?在他將真實材料轉化為作品的過程中,他是否被現實環境所影響?當藝術作品在觀眾眼前呈現,它是否促成另一種真實的體驗,它是否喚醒了觀者曾經歷過的實際情境?也許有些人覺得,會提出這些問題的人其實只是小題大作、鑽牛角尖。但如果藝術家真正誠實地面對創作,他不可能不去注意這些疑惑。創作者該如何區分真實和藝術的分野?他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重新處理現實的材料?他要如何為觀眾創造出難忘的真實體驗?二○一七年底,來自台灣的兩廳院駐館藝術家——導演Baboo,與編舞家劉彥成,獲法國鳳凰劇院邀請,與來自各領域的藝術家們一起用實際創作來探索這些富有哲學思想的疑問。

把個人想法當作是思考客體

「選個真實片段,再輾轉相傳」(Prendre des morceaux de réel et les faire passer)是由「友善製作」的兩名創作者和兩位行為藝術家共同策劃的工作坊。他們試圖以法國哲學家莫杭(Edgar Morin)的論述——《方法》第四卷《思想觀念:生境、生命、習性與組織》La méthode - les idées, leur habitat, leurs mœurs, leur organisation(註)——為基礎,帶領學員一起探究創作思想的流轉,以及集體腦力激盪的成果。此次工作坊之目的不在於專業技術的傳授,而是藉由共同的討論與分享讓創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徑。它就像是一系列訓練哲學思想的課程:把個人想法當作是一種思考的對象或客體,並經由交流、辯論的過程觀察它的質變。儘管這樣的說法相當廣泛,但工作坊的過程就像是在籌備一齣製作。無論是導演或編舞家,演員或舞者,還是設計群,所有參與演出的人必須在排練時表達自己的想法,再與他人溝通。眾人的智慧會帶給他全新的靈感,提供他另外一種思考的方式。最後,他再匯集所有人的意見,發展屬於自己的創作。

在內涵與形式之間探索思想路徑

在工作坊開始前,每個人必須準備一種取材自真實的元素,無論它是人、物件、感受或經驗。它可能極為明確,也可能非常模糊;它可以表示自己的獨特性,也可以與自己完全無關。一開始劇院提供的範例讓人有點摸不著頭緒:愛國心、十歐元的零錢、巴黎市、出汗的手、兄弟、街上洗衣店的燈光……的確,導師們採取極為開放的態度,讓大家自行選擇。藉由自主性的篩選,他們希望參與者能夠對自己提出以下的問題:「我們希望透過什麼樣的東西,跟他人一起分享真實?」對他們而言,這涉及到每個人思考的喜好與慾望。「要如何讓把私人的愛好與慾望當成一種工具,觀測思想運行的過程與張力?」這就是整個工作坊最重要的課題。

為了處理這樣形而上學的提問,他們把工作坊的主軸分為兩個方向。一方面,他們從內在核心出發,讓學員們尋找並意識到自己依據何種理論去建構論據、使想法成形,以及用哪一種思考方式去探索、處理真實素材。另一方面,他們也著重創作形態:這些材料有沒有一些明顯的特色,可以用來發展具有表現力的形式?在內涵與形式的交替之間,他們希望帶領學員們一步步融入創作的樂趣中,並且找到屬於自己的工作方式。

想法的接力循環

為期六天的工作坊就像是一場接力賽。除了第一天和最後一天,其他四天的工作內容分別由不同的老師負責。對學員來說,每一天都像是全新的開始。他們得迅速地轉換思考模式,適應完全不一樣的教學方式。此外,學員們也得互相交換素材。從第一天開始,他們就要詮釋別人的真實元素,到了最後一天才回收自己事先準備好的題材,將其發展成一個小型演出。換句話說,儘管每一件材料背後隱藏著某種特定的個人因素,但經過四次轉手後,它逐漸變成了一種具有可塑性的有機素材。這樣輾轉相傳的方式不但能夠使學員們認識彼此的想法,也能讓他們保持一段距離,用客觀的角度重新觀察、處理自己選擇的真實元素。

工作坊現場。(Le Phénix 提供)

Day 1:將別人的真實元素「據為己有」

工作坊的流程相當緊湊,每天都安排了各種節目:講座、遊戲、討論、冥想、創作等。透過這樣豐富的課程,四位導師希望學員們能在工作與玩樂之間取得平衡。他們時常不按牌理出牌,用一連串充滿趣味的練習達成某種目的。第一天,他們藉由「集體躲貓貓」,讓大家認識彼此,以及整個工作坊的活動範圍。與其了無新意地讓大家自我介紹,他們要所有人任意挑選一位成員,用虛實交錯的方式描述他是誰。此外,工作坊首日的重頭戲便是「以物易物」。每名成員不但要把自己的創作素材交付給另一個人,而且還會接管其他兩人的真實元素。展現材料的方式其實沒有任何限制:講解、說故事、肢體表演或行動劇等。唯一的條件是每個人得仔細地觀察與聆聽,並把其他人的材料「據為己有」。

大家所選擇的材料包括了物件、歌曲、概念、人名、動作和狀態,可說是五花八門。例如:啦啦隊的彩球、〈The power of love〉、地平線、「露易珊娜」(Louisaine)、「為你選擇」、充氣的氣墊船等。學員的挑戰不只是處理這些不同屬性的素材,而且要把握時間「以物易物」。在廿分鐘內,大家除了要看別人怎麼展示手中的真實材料,還得就地取材,決定用何種形式做出全新的詮釋。由於時間緊迫,大部分的呈現還是以口頭解釋為主,而不是用行動作為創作的出發點。為了突破語言不通的障礙,兩位台灣藝術家反而以視覺和感官作為演出形式的主要依據。在處理「計算」這個材料時,他們透過桌子的不平衡、方糖的融解和碎裂,去表現糖尿病患者隨時估算自己攝取糖分的狀態。這個微型演出運用物質的變化,去延伸主題內涵,給予了其他參與者許多靈感,使他們重新思考自己處理素材的方式。

Day 2:用方法處理龐雜工作,使抽象理念變成可塑模型

第二天工作坊的導師是「友善製作」的核心創作成員安端.德弗特(Antoine Defoort)。研讀造型視覺藝術的他試圖挖掘出當代藝術的日常性,透過錄像、電影、聲音、裝置與文本等多樣媒介,他發展出一種兼具理論性和遊戲性的「座談式演出」(spectacle de conférence)。他用一種奇特的觀點和幽默的口吻探討嚴肅的議題,例如,他的最新創作《原創性的微弱程度》Un faible degré d’originalité以充滿趣味的方式,突顯出著作權定義上的模糊。

由德弗特主導的工作坊就像是一場座談式演出。他用風趣的態度跟大家分享自己獨特的創作方式「流通法」(la méthode des flux)。如何有條理地處理好龐雜的業務?怎麼預測可能發生的危機?如何選擇手邊工作的優先順序?怎麼擬定具有彈性的計畫?為了解決這些工作上的難題,德弗特自學了好幾套商務管理方法。「流通法」便是他融合所有方法的心得。然而,這套辦法的目的並不是要提升勞動的生產效率,而是怎麼從工作中獲得一種滿足感。因此,他格外重視創作者的心理因素。他提出了好幾個小型的練習,告訴大家該如何排除雜念、提振工作士氣,譬如:用重複默念放下心中執念的「驅魔儀式」;或是用關鍵字找尋自己無可取代的「神奇魔力」(superpower)。此外,他也建議學員用「模型化」(prototypage)的方式鋪展創作。也就是說,把無邊無際的想法轉化為一種具體的形式,讓它成為可以持續發展、製作和驗證的模型。這種形式可以是文字、問題、圖形或物體,重點是如何將抽象的概念變成一個可以與人溝通、互動的媒介。德弗特在藝術創作中導入了商業經營與程式設計的思想邏輯,完全顛覆了學員熟悉的創作模式。

Day 3:思考是一種運動

「友善製作」團長弗赫內(Julien Fournet)主導了工作坊第三天的內容。具有哲學背景的弗赫內不僅負責劇團的製作與經營,也發展自己的裝置作品與「座談式演出」。不同於德弗特的主題式研討,他的創作透過手繪的圖像與圖表,帶領大家探究文化產業的種種面向:藝術家的思考路徑、製作會面臨的困難與挑戰、觀眾的感官體驗和個人啟發、表演藝術的社會價值和政治性等。例如,他二○一五年的創作《朋友們,先緩一下》Amis, il faut faire une pause就以三場演說,探討廿一世紀的觀眾應該要負起何種責任。

在工作坊中,弗赫內用手繪地圖把劇場的美感經驗比擬為一系列的泛舟過程:觀眾從「感官河流」筆直而下,經過「體驗急湍」,進入了「知覺池塘」,再穿越改變看法的「震撼瀑布」,最後深入了影響行為舉止和價值觀的「道德湖泊」。此外,他也將創作者的思想比擬為一種運動,每個人都可以用某種意象描繪出自己的思考動力,譬如:電流般的思考、景觀式的思考、俄羅斯娃娃般的思考、特寫式的思考、越野滑雪式的思考等等。儘管這種把思維轉化為動能的方式極為抽象,但它讓學員們重新認識自己腦中的論證脈絡,並試著想像要用何種獨特的動力讓創作素材產生變化。

工作坊就像是一系列訓練哲學思想的課程,藉由共同的討論與分享讓創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徑。(Le Phénix 提供)

Day 4:現實意識與無邊想像

隔日的工作坊由比利時行為藝術家裴特斯(Diederik Peeters)負責。他曾參與蓋西耶(Guy Cassiers)、布拉德勒(Alain Platel)和法布爾(Jan Fabre)的製作,現在則從事視覺、裝置、影像和行為等藝術創作。工作坊一開始,他先播放了一部一九七七年的短片《榨乾貧困》The Vampire of poverty。片中,一群影像記錄者刻意渲染哥倫比亞卡利城(Cali)的窮苦現象,以換取西方觀眾同情的眼光。透過這部偽紀錄片,裴特斯帶領學員探究真實與虛構的曖昧邊界,並讓他們尋找藝術家介入現實應該保有的立場與態度。在他的引導下,學員們發現創作並不只是賦予真實素材一種具有表現力的形式,而是必須找到它與現實之間的關聯。

接著,裴特斯邀請大家進行一場「想像力接龍」。所有人圍繞著一個物件,而且依序、即刻地說出對它的聯想。隨著持續且不間斷的遊戲,這個物件的形象開始變形、扭曲,變成了一個融會大家想像力的複合物。裴特斯希望藉由這項練習使大家跳脫既定的想法,趨向瘋狂的奇想。對他來說,無論是現實意識和無邊想像,這兩者都是激發創作潛能的方法,因為它們不僅改變了藝術家看待世界的觀點,也讓他意識到全新的可能性。

Day 5:走入人群,挑戰未知

第五天的工作坊由義大利公共藝術家荷莉絲波里(Anna Rispoli)策劃。她運用城市空間和公民參與,發展出一系列具有社會與政治性的表演作品。透過日常元素的運用與再現,她試圖拉近一般民眾與藝術之間的距離,喚醒他們對生活環境的感知。在工作坊中,荷莉絲波里先以自己作品《一塊陸地》A piece of land的影像記錄開場,這件作品以德國西部城市米爾海姆(Mülheim)的都市規劃為靈感,用燈光變化和參與行動表現出當地居民對環境變遷的感慨:船上的投影文字、住家的燈火明滅、挖土機的隆隆運作、探照燈下的城市剪影、搖滾樂團的演唱等。透過這段引導式的影片,荷莉絲波里試圖提出以下幾個問題:「觀眾介入創作過程會帶給藝術家什麼樣的刺激?」「創作者要如何走進群眾,用作品反映日常生活?」「他們要用何種方式與素昧平生的群眾溝通?」下午,全體學員必須走出劇院,以一對一的方式跟當地居民分享自己的真實元素。為此,荷莉絲波里事先拜訪了瓦朗謝納城市的商家、住所和大學,召集了一群想要認識年輕藝術家的民眾:麵包店店員、養老院住戶、房仲辦事員等。而對工作坊成員來說,這次深入民間的挑戰宛如是一場撼動教育,他們得重新調整表演形式和演出規模,去營造一個親密對話的空間,而且,他們還要直接面對觀眾出乎意料的反應。某些成員讓觀眾深受感動,某些人則與無動於衷的觀眾面面相覷。透過這次體驗,荷莉絲波里希望大家透過平民百姓的觀點,重新思考創作與觀眾的聯結。

Day 6:創作與自我

在工作坊尾聲之際,導師們要每名成員集結五天下來的學習經驗,作一個小型的呈現。大家可以選擇重新塑造自己原本選擇的真實元素,也可以換另一種全新的素材。每個人最後的呈現形式都截然不同,但多多少少反映出學員面對真實的複雜態度:某些人選擇回到初衷,以畫面和行動揭露自己挑選物件或來參加工作坊的緣由;某些人從物件的型態出發,運用它本身的質感突顯出一種日常的荒謬性;某些人用集體參與的方式,讓觀眾理解這些素材給他們的真實感受;某些人則以動作和聲音形塑出潛藏在心中的創作焦慮。的確,大家似乎沒有辦法完全消化工作坊的內容,只能靠創作本能重新挖掘材料和表演的可能性。然而,此次工作坊之目的並非要在短時間內達到某種成果,而是讓學員經過沉澱之後,重新省視自己介入真實、發展創作的途徑和方法。它留下了伏筆,等待年輕藝術家在未來的創作路程中慢慢體會。

註:埃德加.莫杭為法國哲學家與社會學家,他以全面性的「複雜思維」體系,探索大眾文化、歐洲文明、社會政治、人道主義、教育意義、生態環保與全球化的效應等主體,充分反映出當代社會的各種面向。《方法》第四卷《思想觀念:生境、生命、習性與組織》的中譯本由秦海鷹翻譯,並於2002年由北京大學出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