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首屆音樂節比賽大獎得主台灣小提琴家蔡雨頻,在遲來的頒獎典禮中演出。
2016年首屆音樂節比賽大獎得主台灣小提琴家蔡雨頻,在遲來的頒獎典禮中演出。(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別具特色的音樂比賽 遲到一年的頒獎典禮

泰國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

第一屆的泰國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暨音樂比賽於二○一六年十月舉辦,原是難得的音樂盛事,卻因泰皇蒲美蓬駕崩,全國肅哀,停止一切文娛活動,原本的頒獎典禮,也被迫延至次年舉辦。音樂比賽的成人組採開放式,比賽不分樂器種類,聲樂、鋼琴、吉他、薩克斯風、長笛、絃樂等互相抗衡,專業人士與業餘愛好者同場競藝,放開的不僅是種類,也是思想、情緒、觀念。

第一屆的泰國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暨音樂比賽於二○一六年十月舉辦,原是難得的音樂盛事,卻因泰皇蒲美蓬駕崩,全國肅哀,停止一切文娛活動,原本的頒獎典禮,也被迫延至次年舉辦。音樂比賽的成人組採開放式,比賽不分樂器種類,聲樂、鋼琴、吉他、薩克斯風、長笛、絃樂等互相抗衡,專業人士與業餘愛好者同場競藝,放開的不僅是種類,也是思想、情緒、觀念。

說到泰國,一般人往往將其與「人妖」、「佛教」和「普吉島」聯繫到一起,少有會想到古典音樂。即使有自詡為資深的業者如我,即使知曉曾經在曼谷上演的華格納《尼貝龍指環》全集,但說來慚愧,第一次赴泰國旅遊,竟也是衝著度假而去。

國王迷音樂  卻也因他好事多磨

那是二○一六年十月中旬,與好友共赴清邁度假,住在老城外西北口的噶春嬌蓮花酒店,看多了佛寺之後每天的娛樂就是吃飽睡,睡醒吃,或者到位於酒店七層偌大的露天泳池裡曬太陽,簡直無所事事。

當時正逢泰國國王蒲美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去世,全國哀悼,所有娛樂活動取消。酒店大堂設立老國王靈台,鑲著黑色紙花邊,酒吧小舞台上的幾件樂器,連同全城能演奏的樂器,都被布蒙了起來或束之高閣。唯一能聽到的音樂就是國王寫的帶有情調爵士風味的管絃樂改編版,當作背景音樂不斷刷耳。

這裡不得不說到泰國老國王蒲美蓬,他具有超凡音樂天賦。作為一個既有錢又有閑的頭號樂迷,青年時代國王的音樂素養遠不止於欣賞,更是橫跨演奏、配器、作曲等各個方面。僅就粗略統計而言,他精通的樂器包括鋼琴、手風琴、吉他,吹管樂器更他的拿手好戲,比如各類薩克斯風、單簧管和小號。樂評人們把國王對樂器的精湛掌握歸功於三個因素。其一是他對音樂發自內心的熱愛,其二是長時間的練習,其三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但偏偏就是這樣一位以音樂見長的君主去世,卻波及到一個在清邁的音樂節兼比賽,而且還是第一屆。

阿根廷作曲家  遠渡重洋「落腳」清邁

我和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CGIMF)結緣,便是源自二○一六年的那次泰國之旅。有一天,突然在酒店大堂發現一張紅色海報,在一堆泰式按摩招貼組成的美女背景裡脫穎而出,上面寫著阿根廷作曲家吉納斯特拉(Alberto Ginastera)的名字,貌似是音樂節。無聊極了的我立刻按照上面提示撥打電話,於是我認識了指揮柴普魯克.梅卡拉(Chaipruck Mekara)。

原來我在清邁度假的日子,恰逢首屆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兼比賽舉辦日。但老國王突如其來的逝世,讓比賽最後的頒獎音樂會不得不取消,音樂節來了個戛然而止。柴普魯克是清邁社區樂團清邁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也是音樂節與比賽的執委會主席。他出生於清邁,在本地的帕亞普大學以作曲兼單簧管雙碩士學位畢業後進入美國西北大學深造,獲得作曲博士學位後回到泰國耀祖列宗,如今在母校帕亞普大學音樂系任教,兼職指揮樂團。

這個音樂節是由日本鋼琴家瀨田敦子和柴普魯克一同發起,以「吉納斯特拉」命名是因為二○一六年恰逢作曲家百年誕辰。於是,在二○一六年,吉納斯特拉「遠渡重洋」,落戶清邁,第一屆音樂節十月份舉行。但鑒於十月中旬有老國王祭日,主辦單位便索性自二○一七年起把活動挪到天燈節之後、也就是十一月中旬舉辦。二○一八年的音樂節/比賽則將於十一月十三至十八日舉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