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重新演繹經典白蛇傳,述說一場超越世俗的虐心之戀。
《千年》重新演繹經典白蛇傳,述說一場超越世俗的虐心之戀。(一心戲劇團 提供)
戲曲 一心戲劇團《千年》

衝撞世俗禮教 一段淒美虐心的愛情

一心戲劇團將在五月演出的新作《千年》,改編自趙雪君的碩士論文劇本《祭塔》,可說是用前所未見的觀點來詮釋的「白蛇傳」,將白素貞、小青與白蛇之子許夢蛟三人的情感關係重新構築,透過一心的當家雙生孫詩珮與孫詩詠,還有京劇旦角黃宇琳的演繹,重置出一段超越世俗禮教的虐心之戀……

一心戲劇團將在五月演出的新作《千年》,改編自趙雪君的碩士論文劇本《祭塔》,可說是用前所未見的觀點來詮釋的「白蛇傳」,將白素貞、小青與白蛇之子許夢蛟三人的情感關係重新構築,透過一心的當家雙生孫詩珮與孫詩詠,還有京劇旦角黃宇琳的演繹,重置出一段超越世俗禮教的虐心之戀……

一心戲劇團《 千年 》

5/19  19:30   5/20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INFO  02-87910667

這絕對是你沒看過的「白蛇傳」故事。在觀戲之前,其實還得做些心理準備,或許也可以說,這齣戲自寫成之後從未被搬演過,是有其原因的。《千年》改編自編劇趙雪君的碩士論文劇本《祭塔》,約莫十五年前業已完成,才在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的推薦下,由一心戲劇團來挑戰禁忌。

環境與心境  牽動了行動影響了選擇

不過,這故事中許多讓人「倒抽一口氣」的感覺,其實就連團長孫富叡自己及演員,也早在聽王安祈講述時就已經歷不下一回;而在決定搬演、改編劇本,讀劇排練時,每每必須稍停讓自己能調整心態、面對接受。於是他決定從人物設定和劇情之始說起,如此才能理解「劇中的三個主要角色——許夢蛟、白素貞和小青——都有一種很深刻且濃烈的情感,支撐著他們的行動和選擇。」白素貞被鎮於雷峰塔內,許仙早不見蹤影,兩人的兒子許夢蛟則在這段期間內慢慢長大成人;而一直陪在白娘子身旁的小青,則持續嘗試在人界、妖界尋求協助,只為一次次挑戰破塔、救出故友。

「在原先川劇的設定裡,小青本為男相,只因跟白蛇鬥法輸了,便化作女相,以便相伴、保護白素貞行走人間。」於是他們試著將小青變回生行,一方面小青在白蛇被法海鎮壓後,已無續做女相的需要;一方面也能讓一心戲劇團的當家雙生孫詩珮與孫詩詠,分別詮釋小青和許夢蛟兩角。同時,這一層更動也讓小青解救白蛇的動機,變得有些複雜,當小青說出:「不論十年、百年、千年,我一定來接你出塔」時,是出自生死相依的革命情感,抑或單戀多年的護花心情,兩人關係便更令人玩味。

話說回來,許夢蛟因父親許仙離家、母親白素貞被法術拘禁,身為人與妖所生的孩子,從小其實受盡了環境壓力,心中有著不受禮教拘束的叛逆,更有許多無法與人道盡的委屈,只好日日去塔前向母親哭訴。《祭塔》便從許夢蛟高中狀元,在塔前終於見到母親的那一刻講起,然而兩人相對的這一面,卻成了《千年》難言的故事。當心心念念著許仙、百年千年並無衰老的蛇妖白素貞出得塔時,她確信眼前青年便是候她多時的有情郎、她的丈夫與伴侶。看著如少女般的母親、恨著拋家棄子的父親,許夢蛟也動了情,回應著白素貞的愛。

認同別人的認同  試著去擁抱差異

「認同別人的認同,試著去擁抱差異。」孫富叡說,是這個故事所透露出的訊息,若真能如此,或許我們的生活周遭,就不會有那麼多因為不理解、不諒解而導致的無形壓迫和彼此衝突。每一年都希望能與不同創作者合作,學習激發出更多火花的一心戲劇團,這次除延請王安祈當戲劇顧問,改寫趙雪君的原著劇本外,也邀黃宇琳飾白素貞一角,溫宇航擔任戲劇指導,並找來王嘉明執導。帶領觀眾暫時放下理性與感性,且看這三人之間癡情、癡心的驚天愛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