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以此來包裝處理西皮福路的對立,而且用喜劇嘲諷的筆法描繪兩派代表/雙方家長,羅北安與蔡振南兩位戲精生動自然的表演,使得本劇的喜感渾
編劇以此來包裝處理西皮福路的對立,而且用喜劇嘲諷的筆法描繪兩派代表/雙方家長,羅北安與蔡振南兩位戲精生動自然的表演,使得本劇的喜感渾(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提供)
戲曲

今月曾經照古人:歷史的疊映與回看

評唐美雲歌仔戲團《月夜情愁》

影像在此戲作為歷史媒介,也同時是當代劇場美學的表現利器。此劇的影像並置了過去(古早味連鎖劇)與現代(當代影像敘事美學),由此更可看出,這個製作雖然帶領觀眾重訪歷史,但並不刻意還原過去,更是一種帶著思考距離的回望。

影像在此戲作為歷史媒介,也同時是當代劇場美學的表現利器。此劇的影像並置了過去(古早味連鎖劇)與現代(當代影像敘事美學),由此更可看出,這個製作雖然帶領觀眾重訪歷史,但並不刻意還原過去,更是一種帶著思考距離的回望。

唐美雲歌仔戲團《月夜情愁》

3/29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廿世紀上半,電影在台灣甫為新興娛樂之際,台灣歌仔戲也曾於演出之間穿插電影短片,用來表現舞台條件較難呈現者,例如外景的投江、跌落深谷等場景。這種銀幕上的影片與舞台戲劇演出同時在一個戲台上交錯出現的表現形式,叫做連鎖劇或連環劇。

戲曲演出以虛擬寫意為一大表演特質,投江、落崖其實以一個身段配上鑼鼓便能在觀眾的想像中召喚出相似甚至更好的效果。因此連鎖劇也只是作為一時新鮮的噱頭,在台灣電影戲劇史上曇花一現。

影像不單復古還原,亦呈現當代敘事美學

這次拜《月夜情愁》之賜,筆者總算對書上記載的連鎖劇樣貌有較貼近的認識。例如,上下場兩段戲中戲《魂歸離恨天》與《憐香惜玉》的連鎖劇進行時,舞台前方拉下銀幕,並播放由小咪、唐美雲預錄的黑白電影,畫面質感與拍攝手法仿擬昔日的電影。上半場《魂歸離恨天》影片中,唐美雲飾演的陸劍青在林間疾行,緊接著下一景便切回戲台上,陸劍青的魂魄已日行千里與至交葉玉堂相會。史家出身的編導邱坤良先生在此劇展現宏大的歷史敘事企圖,透過劇中的歌仔戲班双雲陞,帶領觀眾重返上個世紀前半的台灣劇壇風雲:職業內台歌仔戲班及北管子弟軒社的盛況與互動。

今日多媒體投影技術日新月異,歌仔戲近年流行以投影搭配樂團的序曲演奏,呈現史詩電影片頭般磅礡的開場。至於投影(甚至搭配即時攝影)在現代戲劇舞台上的使用,有時刻意製造多視窗、多焦點的觀看,從中帶入導演詮釋觀點(例如呂柏伸的《哈姆雷》(2014)、凱蒂.米契爾的《茱莉小姐》(2017)),更是如雷曼(Hans-Thies Lehmann)所指出的「後戲劇劇場」時代的趨勢之一。

以這個多媒體科技發展的脈絡來看《月夜情愁》,此次製作的「連鎖劇」向早期台灣大眾劇場多媒體跨界的實驗致意,但野心又不只於此。作為現代科技的影像技術適時在背幕投影出靜好的港邊月夜等場景,劇末,兩位女演員在月夜訴情,唱南管曲調【相思引】,小咪含蓄地回應唐美雲多年來的付出:「深閨步步相隨唱,也是夫妻一般樣。」上中舞台疊映出方才演出二女相戀的《憐香惜玉》特寫畫面,不以先前連鎖劇的影片樣貌,而是當代投影效果,用這樣的手法強調二女戲裡戲外的相知相惜之情。影像在此戲作為歷史媒介,也同時是當代劇場美學的表現利器。此劇的影像並置了過去(古早味連鎖劇)與現代(當代影像敘事美學),由此更可看出,這個製作雖然帶領觀眾重訪歷史,但並不刻意還原過去,更是一種帶著思考距離的回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