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韓在恩
編劇韓在恩(林峻永 攝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K-MUSICAL IS RISING! 韓潮音樂劇浪 重裝登台╱人物訪問

《光的來信》編劇 韓在恩

想看的題材沒人寫,就自己來當編劇吧!

文字|陳茂康
攝影|林峻永
第306期 / 2018年06月號

韓國原創音樂劇《光的來信》

8/17~18  19:30

8/18~19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4-22511777

《光的來信》編劇與作詞者韓在恩(한재은)即是因為參與了這個計畫,才一步步完成了演出劇本,成為編劇新人培育項目的成功案例。然而,她其實並非科班出生,「我本來在大學是修『英語教育』的,當時因為在學校上了戲劇課,才第一次接觸到戲劇演出,」韓在恩說,畢業之後她進了一般公司就職,成為上班族,那段期間她仍保留了進劇場的習慣,最後終於因為太喜歡戲劇了,便「放下工作,進入研究所學習戲劇;我本來也是抱著讓自己暫時休息一下的心情,或許學一學就會再回去職場也了吧!結果就一直走下去了。」

三○年代日治朝鮮文人圈的再檢視

會成為編劇,其實也因為韓在恩心中有很想看見的故事題材,但無奈「一直都沒有人寫」,於是她只好自己動筆,寫她喜歡的東西。二○一○年,她開始工作一部名為《I-Chae》이채 的作品(關於一九四○年代,韓國獨立運動團體找來一位無名演員企圖扮演朝鮮李氏王儲的故事),並在隔年受 CJ文化基金會青睞,有了演出製作的機會,從此開啟了她的編劇生涯。後來她「在寫作、修課和參與編劇工作坊的過程中,認識了許多同行;也是在他們的轉告與鼓勵下,才報名了Glocal創作計畫。」

這麼看來,《光的來信》其實與她所說的此前創作相同,有著一樣的日治朝鮮背景,而那正是韓在恩想寫、也想在劇場看到的題材:「我尤其鍾情於一九二○至四○年代的時代氛圍,所以我大多選擇以那個時期為設定。」她也試著說明,「首先,這個主題真的沒有太多人在關注和研究,所以會覺得很有新鮮感;」再者,「那其實是個充滿傷痛的年月,在素材的挑選和處理上,也必須特別謹慎——以《光的來信》這個劇本為例,是對於三○年代文人圈的再檢視,」於是她也從中發現,在「日治朝鮮」這個主題之下,「還有非常多值得挖掘的歷史內容。」

廿世紀朝鮮的日治時代,於一九一○起至一九四五年八月二戰結束為止,在這期間,曾有一段政治上相對和平的日子,「文學界也在此時有較為蓬勃的發展,有許多文人聚會活動在此時舉辦、許多文藝期刊在此時出版發表,因此我特別關注這個時期。對我而言,那是段很具歷史魅力的歲月。」韓在恩也接著說,「如果當時沒有出現像是『九人會』這樣的文人團體,我們今天也不會讀到那麼多具有特別時代意義的文學作品,所以也可以說,在寫這個題材的劇本時,我對於那個時代和當時的人們,其實是懷著感激心情的!」

《光的來信》背景設定在一九三○年代、日治朝鮮期間,藉由粉絲信描繪當時文學青年的熱情與純粹。(LIVE corp. 提供)

描繪一種介於敬愛與戀愛間的感情

談起「那個時代」,韓在恩也眼神發亮、娓娓道來許多歷史資料:「在九人會成立前,那時的文壇有一段時間盛行『카프』(即KAPF,Korean Artistic Proletariat Federation 朝鮮無產階級藝術家同盟,活動時間約在一九二五至一九三五年間)創作的是社會參與類文學作品;但九人會成立的目的,卻是為了提倡純文學。」即使外在環境受日本政府壓迫,社會充滿著難以抵禦入侵、獨立建國的悲痛氛圍,文人的內在卻依舊充滿著滿溢的創作能量。「我對於這些作家們的活動軌跡和他們所倡導的精神,印象特別深刻,因此很想多花一點篇幅,著墨在這個團體。」於是,在《光的來信》中,她將當時幾位參與九人會(因階段不同,成員時常有所變化)的知名文學創作者如李箱、金裕貞、金煥泰等人為雛形,改為劇中與主角「金海鎮」一同暢談創作、討論詩文的「七人會」。

而劇中,世勛為了表達對於海鎮的崇拜而撰寫了「粉絲信」,也因為海鎮的回覆,不得不創造出「光」這號人物,但此舉卻反令海鎮深陷情感漩渦中。兩名男子之間,隔著一著假想的女子互訴情衷,這麼說來,似乎帶著一點 BL 的成分在內?韓在恩則笑說,她雖然完全沒有這樣想法,但如果觀眾想要這樣解讀,也不要緊,她說其實「這個故事起初就是以李箱和金裕貞兩人間的友情作為設定,並由此開始發想的;我也試著在這兩人之間,加上了一個假想的角色。總而言之,實際上想傳達的,就是愛情剛剛開始萌芽的那種感覺。」而對於敬愛與戀愛的心境轉換,她也在最後訪問提到:「我想我們每個人,或許從小時候就都曾萌生過這樣的感觸:對某人有著一種敬愛之情,或是希望從那個人身上得到多一點的關愛。雖然長大之後我們可能會發現,這樣的想法很幼稚,但我想藉著《光的來信》試圖喚起大家對於這種感情的記憶。」韓在恩說,所謂的「初戀,一般而言,不都是失敗收場的嗎?或許因為這個作品,觀眾也可以因此回想自己的過去,而從中得到一些慰藉吧!」

 

口譯|徐景涵、楊爾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