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子書》(內頁)。
《蟲子書》(內頁)。(雄獅星空 提供)
藝@展覽

菜園裡的蟲文藝術家

首次受邀來台舉辦「蟲文展」的朱贏椿,將與蟲子的各種邂逅,出版成書、也打造出獨門的「蟲文藝術」,他自己開田種菜,幾年來吸引眾多昆蟲駐留,牠們在田地裡產卵、孵化、成長,完成生命的輪迴,偶爾受邀客串當「藝術家」,朱贏椿以「開半畝田,種五年菜,邀百種蟲,集千形文,成一本書」說明《蟲子書》系列的創作歷程。

文字|吳垠慧
第310期 / 2018年10月號

首次受邀來台舉辦「蟲文展」的朱贏椿,將與蟲子的各種邂逅,出版成書、也打造出獨門的「蟲文藝術」,他自己開田種菜,幾年來吸引眾多昆蟲駐留,牠們在田地裡產卵、孵化、成長,完成生命的輪迴,偶爾受邀客串當「藝術家」,朱贏椿以「開半畝田,種五年菜,邀百種蟲,集千形文,成一本書」說明《蟲子書》系列的創作歷程。

蟲文展——朱贏椿與蟲子們的紙上邂逅

即日起~11/4  台北 雄獅星空

INFO  02-25236173

看到菜葉上有蟲,有人是尖叫「噁心」、有人會自我安慰「表示本菜無農藥可安心食用」,在朱贏椿眼裡,這些在菜葉上的蟲子卻是大自然賜予他的繆斯,他將與蟲子的各種邂逅,出版成書、也打造出獨門的「蟲文藝術」,其中一本《蟲子書》於二○一七年獲選為「世界最美的書」,並由大英圖書館列為永久典藏書籍。

首次受邀來台舉辦「蟲文展」的朱贏椿,現任南京書衣坊工作室設計總監、南京師範大學書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出版的書籍有《蟻囈》、《蝸牛慢吞吞》、《蟲子旁》和《蟲子書》等,其所傳達的哲學與設計屢獲書籍裝幀類大獎,也因無人能解讀的「蟲文」引發話題。

「蟲文展」展場一隅。(雄獅星空 提供)

種菜引蟲  一起創作

那麼,什麼是「蟲文」?蟲文,可解釋成造型宛若蟲形的文字,然而,在朱贏椿的「作品」裡,「蟲文」名符其實地是由昆蟲己身「創造」的書風文體。朱贏椿和這些「昆蟲藝術家」有幾種合作模式:一是朱贏椿收集昆蟲在菜葉上的百種咬痕和爬行痕跡,將合適者翻攝成影像圖檔,並裁取局部畫面成作,畫面上有恣意流轉之線條和古意盎然的設色,頗有山水畫之風,這次展出的《茄二十八星瓢蟲》、《潛葉蠅》等,前者將星瓢蟲啃食的葉面局部放大,只見一節節彎形的咬痕密集地分布在葉脈之間,葉面上還會有露水、黴菌等自然元素的參與,故而形成獨一無二的「圖畫」;《潛葉蠅》的畫面則是朱贏椿巧妙運用蟲痕,使其產生如水墨畫裡奇巧山石的趣味。

第二種「合作方式」是朱贏椿只取蟲文痕跡的蜿蜒線條,經重新布局,形成一幅幅行草般的蟲文書帖,如《蝸牛》、《蜘蛛》等,都自成一格「蟲文體」。

第三種則是讓昆蟲的身體染墨蘸汁,在紙上進行一場即興的行為演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次在台展出數件的「蟲畫原作」,以及一件長度廿多公尺、無期限創作的長卷,當中便集結了天牛、馬蜂、蛞蝓、鬆毛蟲等小昆蟲們留下的生命步伐,有拖曳的線條、也有輕撇的點狀,不禁令人想像小蟲子們行動的軌跡。

《蟲子書》便是集上述手法於大成的著作,斑潛蠅、蚯蚓、瓢蟲、蝸牛、椿象等是為共同作者,為能營造友善環境,朱贏椿自己開田種菜,幾年來吸引眾多昆蟲駐留,牠們在田地裡產卵、孵化、成長,完成生命的輪迴,偶爾受邀客串當「藝術家」,當蟲子們在紙上「演出」之後,朱贏椿會將牠們的身體清潔乾淨,再放回大自然原生地,如此數年累積。對此,朱贏椿以「開半畝田,種五年菜,邀百種蟲,集千形文,成一本書」說明《蟲子書》系列的創作歷程。

《蟲子書》(內頁)。(雄獅星空 提供)

從小處看到美  啟發想像

今日,透過動物創作已非新鮮事,有人直接在動物身體上做文章,動物被當成意念傳達的載具,也有「動物藝術家」,如猩猩、大象會執筆作畫,常被作為奇聞軼事的新聞流傳,與前述狀況不同的是,朱贏椿和昆蟲的關係起源自小生長在鄉間,習於放低觀看的視角,現在的創作好似童年看蟲經驗的延伸,如蛞蝓食用牆上的青苔,留下的痕跡卻能被朱贏椿聯想成一幅畫作或書藝。

至今,「慢活」與觀察身邊微小事物仍是朱贏椿最大的樂趣,昆蟲啟發他對未知世界的想像,而那也是自然之神所賦予的真實之美,在此概念下,朱贏椿將自己/創作者退居為觀察、蒐集與整理者的角色,將大自然於日常形成的美,提煉成具有設計感的視覺圖像,並且與外界分享——雖然昆蟲的體積樣貌不起眼,但朱贏椿認為,在蟲文的世界裡,人類也不過是個大文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