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堯《永春洋上鄉形勢圖》
余承堯《永春洋上鄉形勢圖》(雄獅星空 提供)
藝@展覽

踏訪洋上村 向水墨前賢致敬

受水墨畫家余承堯啟迪甚深的李賢文與林銓居,在「原鄉溯寫」聯展中,呈現兩人循著余承堯憶繪故里的彩墨《永春洋上鄉形勢圖》,先後前往福建永春縣洋上村造訪的見聞寫生與創作。三位分屬不同世代、生長背景的水墨創作者,透過筆墨交流、也傳遞對前賢的孺慕之情。

受水墨畫家余承堯啟迪甚深的李賢文與林銓居,在「原鄉溯寫」聯展中,呈現兩人循著余承堯憶繪故里的彩墨《永春洋上鄉形勢圖》,先後前往福建永春縣洋上村造訪的見聞寫生與創作。三位分屬不同世代、生長背景的水墨創作者,透過筆墨交流、也傳遞對前賢的孺慕之情。

原鄉溯寫——李賢文╱林銓居

即日起~2019/1/27  台北 雄獅星空

INFO 02-25236173

一位故人,一段忘年情誼、一段失之交臂的拜訪,串起三位創作者間隱隱羈絆的牽繫。今年是余承堯一百廿歲冥誕,受余老啟迪甚深的李賢文與林銓居,今循著一幅他憶繪故里的彩墨《永春洋上鄉形勢圖》,先後前往福建永春縣洋上村造訪,並將在當地的見聞寫生與創作在「原鄉溯寫」聯展中呈現,兩人以截然不同的寫生態度與水墨敘事,承載各自的山水觀,也謹此向余承堯這位特立獨行的前賢致敬。

自成一格的將軍畫家

余承堯是水墨界奇人,一八九八年生於福建洋上,早歲曾以木作漆藝維生,而後接受新式教育。十九歲離開故鄉投入軍旅,一九二○年東渡日本,先進入早稻田大學攻讀經濟,再轉至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就讀,返國後受聘黃埔軍校擔任戰術教官,此後足跡踏遍大江南北,期間縱覽的山川地貌,都是用來作為實戰推演。抗戰勝利後,余承堯以中將參議的身分退伍,而後從事藥材生意,往來閩台和星洲之間,一九四九年國事丕變因而滯台,一九九一年返回故里後定居廈門,一九九三年逝世,享壽九十五。

雖曾歷經戎馬滄桑,但余承堯對詩琴書畫均有造詣,喜好南管並終生推廣,亦曾指導「漢唐樂府」。一九五四年、五十六歲時才動筆繪山水,隱居在陽明山無幾人知曉,一九八六年才受邀在雄獅畫廊、國立歷史博物館辦展,自成一格的山水畫驚動台灣水墨界。然而,在他蟄居的卅多年裡,僅偶有李鑄晉、紐約的名藏家王季遷等人邀請參加海外聯展或典藏,除此之外,台灣少有人認識這位簡居陋室的藝術家。一九九三年,余承堯的《山水四連屏》在台北的蘇富比以新台幣六百多萬元的高價拍出,「將軍畫家」名噪一時,也帶動他的市場行情成為追捧的「新秀」。

李賢文和余承堯相識於一九八六年、余老揚名前,當時李賢文年約四十,余老已是八十八歲的耄耋老人。對從事美術文化工作近五十年、閱覽古今中外無數畫作的李賢文來說,余承堯其人風骨、其畫思維對他最具意義。這次展出《賢文學畫第一章》是一九九○年應李賢文請求、余承堯示範的小品水墨,當時李賢文還是《雄獅美術》雜誌月刊、雄獅畫廊的經營者,余承堯卻以這幅畫作預視了李賢文十年後毅然放下事業體、走進筆墨創作的世界。

雖是一幅小品,卻已兼備皴擦點染的水墨功夫與虛實相生的傳統美學,「是他常告訴我的:『一即一切』」,擁畫多年後,李賢文如此參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