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鋼琴家齊瑪曼
波蘭鋼琴家齊瑪曼(Bartek Barczyk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音樂

波蘭鋼琴大師再度訪台 齊瑪曼 只在乎與你交心的那一刻

波蘭鋼琴大師齊瑪曼將於三月底四月初再度訪台,票在啟售後未久就銷售一空,而鋼琴家根本沒公布演出曲目,可見其受歡迎之一斑。素以完美主義聞名的齊瑪曼,即便口袋中曲目豐富,但從不輕易答應錄音,所以樂迷只能爭搶這難得的演出機會,親耳聆賞他傳奇的樂音,齊瑪曼也期待觀眾的真誠傾聽,與他短暫相逢、片刻交心。

文字|邱秀穎、Bartek Barczyk
第315期 / 2019年03月號

波蘭鋼琴大師齊瑪曼將於三月底四月初再度訪台,票在啟售後未久就銷售一空,而鋼琴家根本沒公布演出曲目,可見其受歡迎之一斑。素以完美主義聞名的齊瑪曼,即便口袋中曲目豐富,但從不輕易答應錄音,所以樂迷只能爭搶這難得的演出機會,親耳聆賞他傳奇的樂音,齊瑪曼也期待觀眾的真誠傾聽,與他短暫相逢、片刻交心。

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3/31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4/3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音樂廳

4/6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33939888

對於熱愛鋼琴的觀眾而言,齊瑪曼的大名必然不陌生。即便TIFA 聲明「藝術家為於音樂會有最好呈現,將於演出一個月前才行公布曲目」,預售票仍在開賣不久便搶購一空!不僅僅在台灣,放眼他二○一九半年的重要行程,不論是在知名的巴登巴登音樂節、漢堡音樂廳、柏林愛樂廳的獨奏會,皆在未公布曲目的情況下啟售,且票房不俗,足見這位波蘭鋼琴家的神秘與魅力。

厚積而薄發  博觀而約取

齊瑪曼曾在一次採訪中如此說:「我在一九八○年代擬了一個清單,上面寫滿了我想駕馭的曲目,時至今日,我尚未全數完成,而我心底也清楚,歲月也愈來愈不等人了。」這位樂壇的傳奇,素來被視為「完美主義」到幾近龜毛:登台只願意彈自己的琴,所以總是帶著鋼琴世界跑;發現有人在觀眾席偷錄音,他就中斷演出蓋起琴蓋揚長而去;一年至多安排五十場演出,而且排斥錄音,所以想親炙他的琴聲,還真不是那麼容易;在諸多擅長的曲目中,他只端出了十分之一在公開場合中彈奏,而這其中又只有十分之一,是他願意進行錄音並發行的。換言之,我們認識的齊瑪曼,其實只是他的一小部分,而我們未認識的,其實還有很多很多。

時隔廿五年,齊瑪曼才終於在二○一七推出了獨奏曲錄音——舒伯特兩首奏鳴曲(D959與D960)。許多音樂家,習慣在演奏會上順勢行銷自己的新專輯,一來是曲目剛錄完音,精煉熟稔,二來是給新專輯造個勢,音樂會後還可順帶銷售。但齊瑪曼不同,今年上半年世界巡迴的行程,多半像台灣,仍在期待他最後一刻給出的驚喜。唯一有公告曲目的萊比錫布商大廈與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獨奏會,他並未安排任何舒伯特,而是選擇彈奏布拉姆斯第三號奏鳴曲和蕭邦四首詼諧曲。可見他口袋中隨時可掏出來的拿手曲目很多,指尖的功夫也並未因為歲月的增長而受到影響,亦不需要為自己新專輯的行銷做任何錦上添花。這樣的齊瑪曼,不禁讓人聯想起蘇東坡所謂的「厚積而薄發,博觀而約取」。

真性情  與觀眾真誠交心

在音樂演奏方面或許吹毛求疵,但齊瑪曼其實也是位性情中人。有次演出,他的口袋中開著一只手機,只因為一位重病的朋友說很想再親耳聽一次他的鋼琴演奏;他去年與拉圖共同錄製了伯恩斯坦(1918-1990)的第二號交響曲《不安年代》The Age of Anxiety,只因為自己曾在後台答應伯恩斯坦,在伯恩斯坦一百歲的時候,要和他一起演出這個作品。二○○九在洛杉磯演出時,他突然對觀眾宣布這將是他最後一次在美國登台,只因為不滿美國在他的祖國波蘭建置飛彈防禦系統。齊瑪曼,有個性,沉默寡言,執著堅持於自己的信念,他把他這一生所有想說的話,都放到了鋼琴上的指尖。他曾說「音樂是時間的藝術」,他不期待任何錄音讓自己「流芳百世」,只期待觀眾的真誠傾聽,與他短暫相逢、片刻交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