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創意集團創辦人兼酋長姚仁祿以主題演講「接下來,人工?還是智慧?」揭開序幕。
大小創意集團創辦人兼酋長姚仁祿以主題演講「接下來,人工?還是智慧?」揭開序幕。(林韶安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與科技同行 尋找未來與觀眾 記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卅周年「劇場,遇見未來」國際論壇

創立已屆卅年的辜公亮文教基金會,於一月中舉辦了為期三天的「劇場.遇見未來」國際論壇,邀請來自台灣、香港、中國、英國、美國等地資深劇場工作者、相關意見領袖與「總監」們,分場呈現、共同討論四大關於表演藝術文化的趨勢主題,包括「提昇觀眾觀賞經驗」、「現代科技對劇場硬體之衝擊」、「文化政策與表演藝術之未來」及「表演型態的趨勢預測」。多位貴賓,齊聚一堂,以個人經驗分享所見所思,在聆聽與提問間相互激盪、彼此討論,對於劇場及未來的想像。

文字|齊義維、陳茂康、林韶安
第315期 / 2019年03月號

創立已屆卅年的辜公亮文教基金會,於一月中舉辦了為期三天的「劇場.遇見未來」國際論壇,邀請來自台灣、香港、中國、英國、美國等地資深劇場工作者、相關意見領袖與「總監」們,分場呈現、共同討論四大關於表演藝術文化的趨勢主題,包括「提昇觀眾觀賞經驗」、「現代科技對劇場硬體之衝擊」、「文化政策與表演藝術之未來」及「表演型態的趨勢預測」。多位貴賓,齊聚一堂,以個人經驗分享所見所思,在聆聽與提問間相互激盪、彼此討論,對於劇場及未來的想像。

在辜公亮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曾志朗的暖心歡迎之下,論壇由大小創意集團創辦人兼酋長姚仁祿的演講揭開序幕。在題為「接下來,人工?還是智慧?」的講演中,姚仁祿回應了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於去年談及 AI 對於社會的衝擊,並從不同角度延伸思考、回溯過往、反思辯證,以提示我們該如何覓得立足基點,放眼遠望下一個卅年。他以出身美國前衛劇場的演員威廉.達佛(Willem Defoe)之言開場:「偉大的劇場挑戰我們的思想、鼓勵我們的想像。」並舉自一九八○年代至今便連演不墜的音樂劇《悲慘世界》為例,反問為何雨果寫成於十九世紀的故事,在百餘年後依然風靡;而當年,那個貧富巨差、動盪不安的世界,是否正是我們的未來?

「劇場讓我們即使在地獄也能看見天堂,」姚仁祿說,「很重要的是,我們能不能讓人這樣想?而這樣的想法,也是現今的 AI 尚無法理解的。」他強調, AI(Artificial Inteligence,人工智慧) 與 IA(Inteligence Amplification,智能放大)的不同——若將前者的概念以全自動駕駛系統為例,後者便如動漫角色「鋼鐵人」般,是由人因鋼鐵裝束而提昇能力——或好似維基百科(wikipedia)集眾人之所思而成的龐大資料庫般,「面對 AI 我選擇哲思,面對 IA 我選擇放大,」姚仁祿說,意思即是,必須將科技為我所用,而得以作為依靠的,卻是我們的思想。因學習而趨於完備、臻至完美,持續修正、不容錯誤的 AI 所不能理解的,就是在「不完美中看見完美的能力」、在「夢想裡創造未來」的想像,那便是屬於人類的哲思。

運用當代媒材觸動新觀眾,重要的永遠是故事

論壇壓軸主題「表演型態的趨勢預測」,邀請三位國際講者: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oyal Shakespear Company)數位發展部總監Sarah Ellis、中國聚橙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耿軍,及北京迷笛藝術傳播有限公司執行長劉歡,以其親身實戰經驗,針對跨界合作、演出經營管理、創作者與觀眾培育等產業議題進行分享。

傳承跨世紀的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近年仍持續傳統搬演經典莎翁劇本,以饗來自全球的劇場愛好者,同時為因應時代流行更迭與娛樂觸媒的轉變,開始挑戰跨界製作。二○一七年二月,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與英特爾(Intel)、動態捕捉製作公司 The Imaginarium 攜手,推出數位科技劇場《暴風雨》The Tempest,將故事裡的精靈「艾利兒」(Arial)變化多端、來去無蹤的角色特點,透過演員現場穿著動態捕捉裝置,進行實體與虛擬的同步演出,並利用浮空投影與其他科技聲光,營造原著劇本裡的魔幻場景;除了製作本身大量的技術跨界合作,前期宣傳也主投社群擴散:與年輕一代喜歡使用的社群Snapchat 聯手,推出角色妝容特效拍照濾鏡,短時間內引起話題,上架首日即在英國本土造成七百五十萬次觸及率。如何將觸及的觀眾導入劇場、以成功的商業模式供給經典劇作,《暴風雨》製作開啟了繼續探索的良機。

Ellis強調,跨界合作能夠成功的關鍵在於「溝通」;劇場藝術與科技的語彙,各有其語境與指稱,如何在彼此的專業上打開對話的平台是首要任務,但回歸到劇場製作裡,最重要的永遠是「故事」與「文本」本身:所有的跨界挑戰、新的行銷與經營模式,立基點皆是希望運用當代的媒材,重新觸動今日新世代的觀眾;在既有的豐沛文本基礎上,引進別開生面的劇場體驗,帶來不同的演出質感。「老觀眾進劇院看莎劇,帶走了新世代的科技體驗;新觀眾走進劇場看酷炫科技,但帶走了莎士比亞的故事。」使用新的技術、新的詮釋方式,並非僅為了吸引主流娛樂媒體目光,而是希望讓同樣的感動,在不同時空裡繼續發生與傳遞。

論壇開幕,由辜公亮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曾志朗致詞歡迎與會來賓。(林韶安 攝)

受歡迎的沒人做?重新測量藝術與觀眾的距離

聚橙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耿軍,則由製作方的經營層面談起。「聚橙」是由社群平台互聯網起家,聚合文藝劇場同好討論相關話題、自由開設線下用戶聚會活動,累積起聲量後,轉向跨足藝文售票網站;挾前身為社交媒體之優勢,順利轉化揪團觀賞演出的同好人流為其售票流量,並以「演出經紀」為核心,整合上游演出製作端,與下游票務與經營管理端雙向資源,全方面掌握創作至消費的人群輪廓。由於具備連鎖異地經營的背景,耿軍深知中國市場的特性與優勢,選擇提前在五十個城市布局,透過「以量制價」的談判策略接觸國際大型演出公司,洽談節目引進,運用多城市的演出場次降低國外製作巡演成本,並且在市場需求開始繁盛時,主動開發自製節目。他清楚指出,一個演出如果無法獲得商業上的成功,勢必會在內容與製作上受制於其他現實考量而必須調整,而「集資」在中國也受限於種種法規約束,無法作為資金籌集來源,因此若要開發自製節目,必須在一開始就要確認能夠獲得市場的青睞。

耿軍觀察,中國的表演藝術基本上以「導演體系」為主而非「製作人體系」,導演擁有許多決定權,因此作品走向與影視或其他藝術門類相比,顯得與社會、時尚的熱點產生距離。以親子節目為例,聚橙針對一千名中國兒童進行親子劇場市場調查,發現前廿名受到兒童喜愛的 IP ,只有四部被挪用搬演為劇場演出。此一市調結果說明,戲劇創作者對於觀眾輪廓與市場敏銳度並不敏感,也因而創作作品無法有效引發觀眾進場的興趣,若要以戲劇演出作為一個營銷事業,觀眾的喜好與消費習慣必須列入前端創作時的考量。

聚橙透過售票後台分析基礎,與全球表演藝術產業售票趨勢觀察,察覺全球購票買氣大宗主要來自三大門類:流行音樂(例:演唱會)、音樂劇與親子節目。因此選定此三大板塊著手進行「內容開發製作」,以取得巨大的商業成功;而在劇院的經營上,聚橙視劇院為「文化商業綜合體」,與「藝術殿堂」的概念較為不同,耿軍認為,唯有具備優良商業配套的場館,方能夠在人性化層面不斷精進,大幅提高觀眾的黏著度,帶來更佳的銷售成績。但在種種經營與行銷策略、劇院加值服務等不斷精緻與推陳出新背後,戲劇的「內容」仍是一個節目是否能夠成功的主要原因,好的內容需要精準的行銷才能廣為人知;但即使再好的行銷宣傳,也無法永續地撐起內容貧乏的表演節目。

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辜懷群為論壇結語。(林韶安 攝)

瞭望前景:如何遇見未來的劇場觀眾?

北京迷笛藝術傳播有限公司執行長劉歡,則以「迷笛品牌的塑造與傳承」為題,介紹由下而上,從人才培育、觀眾養成到副牌「孩迷」成立的一系列發展進程。「迷笛音樂節」由「北京迷笛音樂學校」創立,前身為畢業校友與學生發表作品的舞台,一路至今日成為中國知名度與影響力並具的最大搖滾音樂節品牌。為了忠實傳達搖滾精神,每年音樂節皆會與公益或環保團體合作,以社會環境議題,規劃當年音樂節主題與「口號」,希望實質喚起大眾對議題的關注(如二○一○年音樂節主題為「低碳生活」、二○一二年則與綠色和平組織合作,題旨有關PM 2.5等)。音樂節品牌建立後,迷笛積極經營粉絲族群,對參與觀眾的人生大事採取歡迎態度:許多粉絲透過音樂節的場合告白、求婚或結婚,對死忠觀眾「迷笛迷」而言,迷笛音樂節不只是音樂節,而是生活中一個重要的精神指標與事件。

音樂節至今將近廿年,伴隨著觀眾與表演者的年齡與人生階段前行,開始拓展業務至孩童搖滾音樂教育,成立迷笛副牌「孩迷」,讓第一代對搖滾音樂熱傳承至第二代,孩迷旗下活動包含「孩迷夏令營」、「孩迷舞台」競賽,相關配套設計包含音樂學習課程、分級考核制度與定期成果發表,從小培養未來的演出者與觀眾群,讓已開花結果的表演藝術成績得以永續經營。

提問與開放討論時間與主題分享同等精采,三位與談人及論壇嘉賓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榮念曾、北京保利劇院運營中心主任高培、美國亞洲協會全球表演藝術與文化計畫主任顧麗采(Rachel Cooper)皆對於當代劇場定位、劇場責任及營運模式等進行分享。榮念曾認為,劇團無論營利或非營利,都具有其社會責任,未來「劇場」在社會的定位與角色是什麼?除了帶來「歡樂」(joy)的體驗之外,還能夠做些什麼?耿軍回應,電影、電視、電動遊戲上市的時候,對舊有的娛樂產業帶來不小的衝擊,但是電影不因電視的問世而消滅;電玩也沒有讓電視的受眾減少,劇場不會因為新的娛樂誕生而消亡,但對現在的青少年來說,劇場在生活中占的比重下降,若希望以改變媒材技翻轉此一現象,以現狀與趨勢評估,是困難的,或許我們需要承認,劇場的市場在於藝術,並不在大眾主流市場,劇場的現場性帶來的「感動」,是電玩與其他娛樂形式取代不了的特色。

論壇聽眾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藝術行政,也針對今日大量的新媒體運用的進入劇場提問,認為科技導入藝術創作,會不會反過來限制了想像的可能性?觀眾是否仍需要有了解劇場本質的機會,而非一味地往商業與娛樂靠攏。Ellis對此樂觀表示,面對科技與娛樂帶來的競爭與威脅,傳統的娛樂型態勢必會受到挑戰,但外在的刺激與元素加入,並不僅止於產生衝突與矛盾,也同時打開劇場新的可能性與機會,重點在於我們要如何接觸與開發潛在的觀眾群,讓劇場觸角向外延伸。

論壇活絡與言無不盡的氛圍,在基金會執行長辜懷群結語中落幕。這些實戰經歷分享與問答裡產生的靈光與機會,短暫地在主辦單位的社群直播與文字節錄下,似乎擴散至比現場主要以藝術行政為主體的觀眾數量更多的表演藝術同好者,但論壇一時之選的講者與主題,是否能真實回饋本地劇場產業、帶來新的經營與創作方向啟發力度與強度,或是影響座中藝術行政從業者,是論壇本身無法量化的成果。劇場經營與行銷、合作策略,在藝術之名底下往往被輕看或忽略,但唯有健全的製作與營銷生態,才能給育未來更多創作發表的可能。或許在新媒體技術與法規不斷更新的同時,論壇的形式與記錄方式,也可以是未來相關論壇辦理者可細細思索之處。

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數位發展部總監Sarah Ellis,分享該團的跨界製作經驗。(林韶安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