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mmers & Schumm 攝)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逃脫舊的籠子、新的標籤

瑞士編舞家巴赫柴特希斯新作《脫逃行為》

編舞家巴赫柴特希斯的新作《脫逃行為》二月中在巴黎龐畢度中心演出,在此作品中,巴赫柴特希斯試圖擺脫陳舊定型的性別規範,透過Voguing舞蹈中誇張的女性化動作,YouTube上真真假假的舞蹈教學影片及藝術家希勒姆爾對 Triadische 芭蕾舞形式的處理,用這些舞蹈語彙來質疑身體存在的真實性。

文字|詹育杰
攝影|BlommersSchumm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編舞家巴赫柴特希斯的新作《脫逃行為》二月中在巴黎龐畢度中心演出,在此作品中,巴赫柴特希斯試圖擺脫陳舊定型的性別規範,透過Voguing舞蹈中誇張的女性化動作,YouTube上真真假假的舞蹈教學影片及藝術家希勒姆爾對 Triadische 芭蕾舞形式的處理,用這些舞蹈語彙來質疑身體存在的真實性。

瑞士編舞家巴赫柴特希斯(Alexandra Bachzetsis),第三次到巴黎龐畢度中心發表新作品《脫逃行為》Escape Act(註1),新作以「酷兒」身體與流行文化為題,她與西班牙性別研究和與哲學家兼策展人保羅.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合作(註2),分析了當代社會慾望和身體的建構機制,性別和類型標籤的過度僵化,尋求使它們相互作用來克服它們,尋找逃脫規範和框架的方法。同時浮現的,是打破性別框架或種族政治規範的困難,體會身體本身已成為最終的籠子。

在舞台上聚焦虛構的性別框架

巴赫柴特希斯試圖擺脫陳舊定型的性別規範,所有人都試圖逃離他們自己,對抗自己,這既迷人又可怕。如何評估什麼是真實的,什麼不是? 日常生活在多大程度上是一種表演? 在大眾媒體時代,公眾形象和對保持年輕身體的痴迷,幾乎不可能區分外貌和存在。她將注意力轉向了對真實性建構的微妙諷刺,並研究在日常和流行文化中的表現形式。是否可以在不劃分在不指定性別、種族、年齡、階級或價值的情況下進行思考,感知人體?她邀請我們重新凝視舞台燈光下的身體。

她同時大量引用Voguing舞蹈(註3)中誇張的女性化動作,YouTube上真真假假的舞蹈教學影片及藝術家希勒姆爾(Oskar Schlemmer)對 Triadische 芭蕾舞形式的處理,用這些舞蹈語彙來質疑身體存在的真實性。即興與規範之間,盡可能地將慾望幻想表達體現為舞蹈動作。什麼才代表真實?如 Voguing舞者挪用雜誌中模特兒的姿態,把自己的慾望置於舞台燈光下,然後下了舞台回到現實,虛實界線的跨越強烈回應在性別兩極的流動跨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