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群
李卓群(李佳曄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中國戲曲新銳編導

李卓群 讓「小劇場京劇」成為年輕人的時尚

以《惜.姣》、《碾玉觀音》、《春日宴》、《好漢武松》、《人面桃花》等「小劇場京劇」帶起年輕人看戲「時尚」的李卓群,認為,小劇場京劇的特性可以用「小、深、精、廣」來概括:「小是小在規模,小在切入的視角;深是深在演員表演的層次,精則是強調所有的服裝、化妝、道具,要達到精緻、精細、精到的標準;而廣則是要流傳廣、宣傳廣。」

文字|游富凱
攝影|李佳曄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以《惜.姣》、《碾玉觀音》、《春日宴》、《好漢武松》、《人面桃花》等「小劇場京劇」帶起年輕人看戲「時尚」的李卓群,認為,小劇場京劇的特性可以用「小、深、精、廣」來概括:「小是小在規模,小在切入的視角;深是深在演員表演的層次,精則是強調所有的服裝、化妝、道具,要達到精緻、精細、精到的標準;而廣則是要流傳廣、宣傳廣。」

北京京劇院《大宅門》

5/17~18  19:30   5/19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25772568

二○○○年,北京京劇院推出首部「小劇場京劇」作品《馬前潑水》,導演張曼君使用倒敘和電影「蒙太奇」的特點,解構傳統京劇敘事、翻轉劇中人物形象,獨特的導演手法與詮釋觀點,不但驚豔了當時的北京劇場界,也吸引了一位坐在台下看戲的年輕女孩的目光;有誰會想到,這個女孩在多年後竟成為中國大陸小劇場京劇發展的指標人物。她,就是李卓群。

讓京劇走入當代中國社會

以全國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上中國戲曲學院戲曲文學系的李卓群坦言,戲文系並非自己的第一自願,「其實我本來是想要考戲曲導演的,但到北京之後才發現,戲曲導演要考多個劇種、多個行當,我實在來不及準備;其實真要考也是可以的,就是做不到最好!」因為「做不到最好」寧願選擇放棄,她的導演夢卻並未因此消失。大學畢業後,李卓群進入研究所主修戲曲導演,也讓她成為該校史上第一位以戲文專業跨到戲曲導演的人。

「我剛到北京看的第一齣戲就是《馬前潑水》,感受最大的不同是身邊都是年輕人,在很小的劇場裡,只有兩個演員,這對我的觸動很大!」《馬前潑水》有別於傳統京劇在大劇院的演出形式,吸引了許多年輕觀眾進到劇場看戲,這讓李卓群留下深刻的印象:「我那時候就心想,以後我也要當一個像這樣的導演,我也希望能跟北京京劇院的優秀演員一起排戲、一起做小劇場京劇。」

二○一一年研究所畢業後,李卓群如願進入北京京劇院工作。北京京劇院是一個擁有深厚京劇傳統與文化底蘊的院團,但「恰恰是在這樣一個院團裡,誕生了最時尚的小劇場京劇。」李卓群認為,這是因為北京京劇院走在中國京劇藝術的前沿,才得以看到京劇在這個時代所面臨的危機——年輕觀眾不再走進劇場看戲。

「我們之前曾做過一個調查,目前中國大陸欣賞京劇的年齡層是以五○前和九○後為主,在中間的觀眾群恰恰是最有消費能力的,卻很少進劇場看戲。」小劇場京劇成了傳統京劇走入當代中國社會的一種方式,當他們努力在尋找年輕觀眾的同時,李卓群強調:「對年輕的戲曲工作者來說,這也是走向觀眾的一個橋梁。」

突顯小劇場京劇的「小、深、精、廣」

二○一三年,李卓群推出首部小劇場京劇作品《惜.姣》,故事取材自傳統京劇《烏龍院》。李卓群以〈坐樓殺惜〉和〈活捉〉兩個情節連綴一起,將閻惜姣、張文遠和宋江三人的情感糾葛交代完整:「我們把原來四、五天的離婚大戰,濃縮在一天之內。從閻惜姣早上起床梳妝、等情郎來,一直到隔天凌晨四、五點,張文遠被抓走。」劇中的人物情感與戲劇衝突更為集中,在小小的舞台上,「經歷人生四季、起承轉合」。

為了讓戲劇節奏更為緊湊,演員演唱的板式多以中、快的板式唱腔取代慢板;為了吸引更多年輕人前來看戲,製作團隊還為此拍攝了史上第一部京劇廣告短片,並透過車廂廣告、手機視頻和各大媒體強力播送:「我們要讓年輕觀眾覺得,原來京劇也可以這樣!」

《惜.姣》一推出便受到觀眾的歡迎,看小劇場京劇仿佛成為北京年輕人的新時尚。此次的成功也讓李卓群得到院團更多支持,陸續推出《碾玉觀音》、《春日宴》、《好漢武松》、《人面桃花》等多部作品,從此打響小劇場京劇的名號。

若回顧這些年的創作經驗,李卓群認為,小劇場京劇的特性可以用「小、深、精、廣」來概括:「小是小在規模,小在切入的視角;深是深在演員表演的層次,精則是強調所有的服裝、化妝、道具,要達到精緻、精細、精到的標準;而廣則是要流傳廣、宣傳廣。」對李卓群而言,《惜.姣》不僅是她的正式出道的首部作品,更是她事業上的轉捩點;因為這部作品,電視劇《大宅門》的導演郭寶昌看見了李卓群。

從大宅門的另一面看《大宅門》

「京劇《大宅門》是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部大劇場作品。」一個擅長小劇場創作的戲曲導演,要如何征服大劇場的表現形式與美學風格,這是李卓群此次最大的挑戰。「我一開始的心態,是要把這齣戲做成一齣恢弘的大劇場。」但這樣的想法,很快就被《大宅門》原創編導郭寶昌否決了。

郭寶昌在看完第一個版本(以白景琦隻手打天下為主線)後,直言不諱地表示:「很俗氣,只要是個導演、是個編劇就會這麼做。妳知道我為什麼要找妳嗎?就是因為我看了妳的《惜.姣》和小劇場作品。」在郭寶昌看來,李卓群作品中最重要的特色,是一切都以演員表演為中心,而不是靠舞美、音樂的渲染。

郭寶昌要她用逆向思維,如何讓「大宅門裡沒有一個丫環,妓院裡沒有一個妓女!」這句話給了李卓群全新的思考,最終找到了白景琦和楊九紅的情節線作為切入視角;透過一個站在門外的人,去看門裡人的悲歡離合與興衰榮辱。李卓群表示,以楊九紅為主線,不代表京劇《大宅門》就會被處裡成一個言情小說。她認為,只要回到小劇場京劇的精神,以細膩、精緻的表演去表現劇中人物,觀眾自然會從人物身上看到歷史、看到大宅門。如同郭寶昌所說:「大宅門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大宅門。」

從小劇場出發,挑戰大劇場,李卓群的青年團隊展露時尚、青春、充滿活力的氣息;也因為年輕沒有包袱,李卓群用更開放的態度,去面對外界的各種聲音;透過每一次推出新作,觀眾也跟著創作團隊一同成長,「很多觀眾是從不了解,到慢慢鼓勵,最後是接受我們」。透過小劇場京劇的形式,她不僅為傳統京劇注入年輕靈魂,對於那些從未接觸過京劇的觀眾來說,李卓群也用自己的作品告訴他們:「戲曲離他們不遠,我們和他們是一樣的!」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85年生,中國戲曲學院戲曲文學系,其後進入中國戲曲學院導演系研究所攻讀戲曲導演。
  • 畢業後加入北京京劇院,迄今推出了許多令觀眾熱烈回響的作品,合作團隊號稱是中國第一支、也是目前唯一「完全市場化」的組合。
  • 代表作包括:「人鬼戀」三部曲《惜.姣》、《碾玉觀音》、《春日宴》,《好漢武松》、《人面桃花》、BeSeTo戲劇節《麥克白》、《菊苑擷芳》、《大宅門》等。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