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台鎬
崔台鎬(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劇場演員

崔台鎬 極具存在感的綠葉 自認無聊的老靈魂

當年抱著星夢踏上舞台,現在卻踏上以劇場為主的演員之路,崔台鎬每回演出未必是主角,但在舞台上恰如其分的存在感,卻令人印象深刻。朋友說他長相嫩,但個性老,如果硬要幫自己貼上標籤,他首選「無聊」,是他對自己生活狀態和心境的直觀點評。他不輕忽自己在台上丟出的任何訊息,「有時你隨意增添一個小笑點、小台詞,都會影響整個作品的完整。」相較於個人表現,他更重視作品的傳達與溝通,尊重每個作品的使命。

文字|陶維均
攝影|許斌
第302期 / 2018年02月號

當年抱著星夢踏上舞台,現在卻踏上以劇場為主的演員之路,崔台鎬每回演出未必是主角,但在舞台上恰如其分的存在感,卻令人印象深刻。朋友說他長相嫩,但個性老,如果硬要幫自己貼上標籤,他首選「無聊」,是他對自己生活狀態和心境的直觀點評。他不輕忽自己在台上丟出的任何訊息,「有時你隨意增添一個小笑點、小台詞,都會影響整個作品的完整。」相較於個人表現,他更重視作品的傳達與溝通,尊重每個作品的使命。

2018TIFA 拾念劇集超神話二部曲《蓬萊》

3/2~3  19:30   3/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起床,看職籃轉播、跟媽媽吃中飯;出門看看有啥新上市的電玩遊戲、去書店把暢銷排行榜上的書瀏覽一輪;和交往十年的情人晚餐、回家後朋友傳來對戰邀約、上線扮演半人半神的虛擬角色、在架空世界裡和不認識的網友捉對廝殺,看點書再睡覺。

這是崔台鎬的休假日行程,而他在真實世界的工作,是扮戲給不認識的人看。

拋開星夢與自我滿足  踏實傳遞作品真意

如果硬要幫自己貼上標籤,他首選「無聊」,並非自貶,而是對生活狀態和心境的直觀點評。朋友說他長相嫩,但個性老,退伍後更被說大叔上身,他把劇場外的時間留給家人、情人,閒暇就鑽進遊戲和閱讀,並非漫無目標的隨波逐流、對未來也有期許,若演出有需要,他也樂於學習新技能,但不特別積極主動、很少爭取或要求什麼。既然以演員為職,工作靠別人給,只能被行程推著往前。

十五歲念華岡藝校,從小愛表演的崔台鎬,當年抱著走紅星夢踏上舞台,本想加入偶像團體或獨當一面,卻踏上以劇場為主的演員之路。從北藝大畢業到現在,眾人誇他在台上一騎當關,在風格殊異的各個場域總能安然自如、始終亮眼。他有野心,知道單靠劇場演員在經濟上走不遠,眼見幾位學長前輩涉足影視圈,他也渴望添上一座獎盃,證明自己能演且搶眼,讓大眾肯定自己的成就、讓家人理解自己的選擇。他仍想往上爬,看未來會怎樣。

剛畢業頭幾年很在意戲分多寡,不甘只是群演,圖掌聲、貪笑聲求關注,現在卻心境大轉,情願將自己放在後面:「接演一檔戲,我會先了解導演需要我當主攻得分手,或者苦工球員?演員跟球員一樣要熟知各種技能,灌籃雖然很帥,但只會灌籃不算會打球。」崔台鎬說。他愛用籃球喻表演,雖然演出不同球賽那般敵我分明,但都是團隊運作的成就,「有些演員天賦高但沒技巧、有些不懂助攻、有些甘於當最佳第六人、有些是神射手。我習慣先觀察合作夥伴的特質,找到自己的定位。」

現在的他更重視作品的傳達與溝通勝過個人表現,尊重每個作品的使命,不只因一時興起求表現而隨意指涉或增減詮釋,「這幾年才深刻領悟劇場是團隊工作,最重要是學會傳球。不能把個人放第一優先而拒絕更改、妥協或夥伴的建議指教。演員要讓作品更完整,不是利用作品突顯自己。」他嚴格要求細節,不輕忽自己在台上丟出的任何訊息,「有時你隨意增添一個小笑點、小台詞,都會影響整個作品的完整。」

「這行業大家都很會挑別人作品毛病,總在說哪個戲難看,但每個戲其實都能給我心理上的成長。也許我們覺得難看的戲是某些觀眾的救贖。你不知道眼前這戲會影響觀眾多少,不要覺得戲差就只追求個人表現。」崔台鎬始終在想:劇場之於生活的責任是什麼?演員極其脆弱,若非心智強健很難同時面對批評和鼓勵,但演員最害怕又是一片死寂無回應;演員渴望注目又怕被揭穿,有時會把自己看得比作品還大,「因為是藝術創作,我們總是在追求圓滿,但人世間的事其實不會圓滿。你現在笑的地方可能是前一段戲你哭的地方,人生也一樣。劇場當然不用一味追求溫暖,但我希望能讓觀眾把自已所處的困境看清楚,給他們前進的動力與啟發。」

扛下工作與生活  尋找理想中的劇場人生

每個階段的合作對象都影響了他、每位啟蒙老師或合作導演他都感恩於心,但影響最深的,還是長期合作的導演黎煥雄和製作人張寶慧,「黎煥雄用栽培的方式對待合作的年輕演員,很信任我也教我很多。」他在《時光電影院》裡身兼演員與副導,是黎煥雄給他的新功課,當首演終了眾人鼓掌,他為工作人員驕傲更勝於自己上台爭光。大學修過導演課,自認偏導演型演員,未來他想嘗試編導工作,「但我書讀得太少,現在才開始培養閱讀的興趣。知道自己還不夠當導演,只能從合作的每位導演身上學,希望十年內可以推出自己的導演作品。」

卅歲後轉變很大,當兵開了眼界,也試著碰觸家庭關係的硬繭。這兩年他對表演慾望逐漸少了,也許家庭、親情、人生階段交相作用,低潮不時襲來。但,崔台鎬不抗拒貼上「負責」的標籤,這或許才是被說「成熟」的原因。談劇場,他喜歡說劇場的社會責任;談戀愛,他不排斥負起丈夫與父親職責,交往就是要結婚,小孩則順其自然。台韓混血的他從小被國籍身分與親情問題困擾,他不希望孩子承受他曾為此失落的認同糾纏。相識十多年的伴侶同是演員,陪伴彼此度過無數劇場週,期許攜手共度下一階段,「卅歲了,也想要一個簡單的家庭,安穩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

電影《大災難家》The Disaster Artist裡,眾人問一位名不見經傳的阿嬤演員為何願意每天開五百哩的車客串一部明知是爛片的電影,心力交瘁地過四線演員的生活?阿嬤演員靦腆笑回,因為在片場最糟的日子,也比生活中最好的日子還要好。劇場,無論造假或逼真,能遁逃進去一段時光始終是相當幸福的,但出劇場之後,迎面而來的生活該怎麼辦?無聊是自評,責任也自己扛起。走出劇場,崔台鎬不畏懼生活的挑戰,想好好生活,「我還在找自己最理想的狀態,」他說。無論日子是好是糟,劇場人應該都能迎刃而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87年生,台韓混血兒,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主修表演畢業,現為自由表演工作者。

◎ 長期與台灣各類戲劇團體合作,合作過的導演包括王榮裕、黎煥雄、魏瑛娟、王嘉明、胡恩威、符宏征、楊景翔、許哲彬、洪千涵、李銘宸等。

◎ 詮釋角色深刻、表演不慍不火;在各種類型的演出、大小舞台上,皆能展現獨特魅力,近期作品有:王嘉明《1984,三姊妹一家子的日子》、黎煥雄《時光電影院》,及2018台灣國際藝術節、由李易修編導的超神話二部曲《蓬萊》。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