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與白—熊貓》
《黑與白—熊貓》(許家維 提供)
藝@展覽

從大熊貓說起 窺見國際外交小史

許家維的創作習於從微觀角度闡述歷史,如《鐵甲元帥》、《回莫村》、《廢墟情報局》等,結合歷史田調、紀錄片、偶戲、舞蹈、文學等元素,試圖打破單一歷史書寫的慣例。正在北師美術館展出的「熊貓、鹿、馬來貘與東印度公司—許家維個展」,則透過《黑與白—熊貓》、《黑與白—馬來貘》、《武士與鹿》等作,回溯亞洲的殖民與近代史。

文字|吳垠慧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許家維的創作習於從微觀角度闡述歷史,如《鐵甲元帥》、《回莫村》、《廢墟情報局》等,結合歷史田調、紀錄片、偶戲、舞蹈、文學等元素,試圖打破單一歷史書寫的慣例。正在北師美術館展出的「熊貓、鹿、馬來貘與東印度公司—許家維個展」,則透過《黑與白—熊貓》、《黑與白—馬來貘》、《武士與鹿》等作,回溯亞洲的殖民與近代史。

熊貓、鹿、馬來貘與東印度公司—許家維個展

即日起~6/23 台北 北師美術館B1

INFO  02-27324084

二○○八年八月,中國大陸和台灣,在克服瀕危野生動物進出口的國際法規、又「兼顧」台灣地位不被中國矮化等條件下,大熊貓「團團」和「圓圓」以中藥材的名義申報輸出,贈送給了台灣。然而,一九八四年起,中國大陸已不再透過贈送大熊貓來拓展自身的國際外交網絡,改以租借方式進出口,「團圓」打破這項規定贈送台灣。複雜的兩岸關係,讓這對「贈禮」的意義別具以往。

透過動物  回溯亞洲殖民與近代史

二○一八年三月,藝術家許家維應東京藝術公社委託製作的Lecture Performance,在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台灣文化中心演出,他以日本和台灣都有感的熊貓為主題,與日本的漫才師合作,透過詼諧的演出描述熊貓外交史。這系列表演現被收錄在《黑與白—熊貓》錄像裝置當中,與歷史文獻、圖像作多框畫面的相互映照及補充,透過大熊貓一窺國際政治的變化和角力。

在熊貓之外,許家維陸續藉由馬來貘、鹿等動物,回溯亞洲的殖民與近代史,《黑與白—熊貓》、《黑與白—馬來貘》、《武士與鹿》等作,現於北師美術館的「熊貓、鹿、馬來貘與東印度公司—許家維個展」展出。《黑與白—馬來貘》描述英國東印度公司在東南亞發展初期,選擇新加坡作為商業據點,開啟當地現代化的建設。與政治競爭同時發展的,還有動植物學與博物館的資料搜集、建構發言權的爭奪戰,馬來貘就曾引發東印度公司麻六甲司令威廉.法夸爾(William Farquhar)與檳城司令萊佛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兩人,孰是第一位發現者的爭論。

有趣的是,中國「特產」熊貓和東南亞為主要分布區的馬來貘,除了黑白相間的共通點,看似不相干的兩種生物,在中國古代詩人、畫師的描述描繪之下,其實有著巧合的關聯:部分古籍記載的「貘」,可能被與大熊貓混淆錯認。這些在創作過程中意外挖掘到的趣味,許家維發現許多看似不相干的事件、物件背後,也存在著環環相扣的網絡關聯,甚至牽動歷史的演變。

《黑與白—馬來貘》(許家維 提供)

交織表演藝術  破除單一敘事

許家維的創作習於從微觀角度闡述歷史,從二○一一年的錄像《鐵甲元帥》、二○一二年啟動的「回莫村」五年計畫,就已顯露出這樣的企圖:前者記錄馬祖北竿芹壁村居民與當地信仰「青蛙神」鐵甲元帥間對話、起乩的過程,探究民間信仰如何受到政治影響的輾轉流變,也道出馬祖與台灣若即若離的複雜關係,此作延伸出二○一四年應國光劇團之邀,許家維將芹壁村村民為完成鐵甲元帥心願、變身素人京劇演員的過程,剪輯成紀錄片《御甲戲園》;後者則以一九四九年撤退到泰緬邊境的國民黨孤軍為記錄對象,這系列作品含括錄像《回莫村》、《廢墟情報局》和裝置《情報局紀念所》等,結合歷史田調、紀錄片、偶戲、舞蹈、文學等元素,交織出多層的觀看經驗。而無論是在馬祖或泰緬邊境,都與台灣有著千絲萬縷的政治關係,透過當地文獻或在地人口述,許家維試圖打破單一歷史書寫的慣例。

雖然表明自己對表演藝術並無特別研究,但無論《鐵甲元帥》裡的儺舞、《回莫村》的泰國傳統哈努曼木偶戲、《高砂》的日本能劇、《熊貓》則與日本漫才呈現,許家維作品裡的表演藝術,除了帶有儀式性的特性,同時也作為影像敘事的推演、史實脈絡補充的憑藉。破除主流歷史敘事的單一視角,許家維從歷史的縫隙或片段裡挖掘,透過視覺和表演藝術的安置,匯集邊陲或邊緣化的「小歷史」,重新演繹台灣與亞洲區域政治關係的當代性觀點。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