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裕惠導演指導明珠女子歌劇團演出的《馴夫記》
傅裕惠導演指導明珠女子歌劇團演出的《馴夫記》(明珠女子歌劇團 提供)
專題 廟埕前、戲棚腳,美好的外台戲時光

就信神明賞的飯 走進外台戲班的江湖

明珠女子歌劇團、一心戲劇團與春美歌劇團

對外台戲班而言,在劇場裡的演出只是一時榮光,真正長久的經營、生存的基石,還是民戲戲路的拓展與維持,公演的場次表現就像是行銷宣傳,唯有神明給的飯碗,才真的算是「一餐」。當我們走進明珠女子歌劇團、一心戲劇團與春美歌劇團的後台人生,看著他們如何為戲路奔波、克服種種困難,方知這台上的精采,是多少汗水、用心,得以換來……

文字|傅裕惠
攝影|林韶安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對外台戲班而言,在劇場裡的演出只是一時榮光,真正長久的經營、生存的基石,還是民戲戲路的拓展與維持,公演的場次表現就像是行銷宣傳,唯有神明給的飯碗,才真的算是「一餐」。當我們走進明珠女子歌劇團、一心戲劇團與春美歌劇團的後台人生,看著他們如何為戲路奔波、克服種種困難,方知這台上的精采,是多少汗水、用心,得以換來……

每次春美歌劇團的大型公演,都不乏來自中國大陸、日本、新加坡等地的戲迷,有的海外戲迷會為她們親自繪製Q版人像,有的是為她們特製「郭」字署名的紅包。我曾不止一次鼓勵郭春美,應該帶團到大陸福建一帶巡迴,嘗試更開闊的歌仔戲市場。郭春美總是回答我說:「去完了以後回來怎麼辦?台灣的民戲戲路就早被別人搶光了!」剛結束臺灣戲曲中心旗艦製作《當迷霧漸散》的一心戲劇團,執行長孫富叡念茲在茲地也是顧及外台戲的觀眾,表示自己致力提升歌仔戲的努力,都是為了把觀眾帶回廟口。走過車鼓戲、內台戲、賣藥團與文化場公演的明珠女子歌劇團,在面臨劇團營運的瓶頸之際,試著放下兼顧文化部扶植團隊演出場次的擔子,選擇專心投入廟口外台的演出。對外台戲班來說,民戲戲路的拓展與維持,幾乎是一個劇團經營的根本;公演的場次表現,就像是行銷宣傳,唯有神明給的飯碗,才真的算是「一餐」。

一九七○年代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舉辦第一屆文藝季,曾經以「民間劇場」為主題,當時的文化菁英集結民俗技藝與戲曲職業團隊,架設仿古劇場的空間,試圖塑造一個民俗演藝的表演環境,重振當時所謂中華文化傳統。隨著冷戰結束和政權轉移,戲曲的生態承繼了不同世代、不同政策對文化傳統的想像而變化,歌仔戲的外台戲班早就明白如何順應局勢以求生存。然而,即使正在經歷現代社會劇烈的變遷,廟口民戲的傳統依舊根源自常民宗教信仰與過往農業社會的群聚生活,如今便捷的交通網絡完全能夠讓戲班隨著信仰圈的擴大去經營廟口的戲路。這幾個在南(春美)、北(一心)、中(明珠)具有代表性的外台戲班,他們遭逢的考驗不是神明或信眾的喜惡,反而是各種文化場演出申請或審核的評審評鑑,以及現代劇場嚴謹的專業分工。若能理解這些外台戲班經驗文化場或大型公演的多重壓力,才能體會他們為何如此重視民戲演出的機會。

女力當家  少數以「旦角」聞名的戲班  

「明珠女子歌劇團」創辦至今已有六十年。當年為了籌措娶老婆的聘金,老團長李子明賣了過去一手創辦的「新明興歌劇團」,與妻子許素珠胼手胝足再創明珠團,並以家族劇團的方式經營至今。二○○一年李子明逝世後,現任團長許素珠常把老公過去「不愛江山只愛美人」的心意,放在心底,因而堅持延續明珠團的演出使命,成為目前少見以「旦角」聞名的歌仔戲戲班和台灣中部最重要的演出團體之一。

過去的當家小旦李靜芳(註),有紮實的功底、動人的唱腔,和姐姐李靜兒都能擔任小旦及編劇;李靜兒做人貼心、周到,更是具有現代劇場表演能力的三花,可塑性大。最小的兒子李忠和為圈內知名的鍵盤手與音樂設計;他當兵的時候跟同僚玩樂團玩出了心得,而能在幾次公演合作的過程裡,表現令我非常驚豔的編曲才華。團裡的第三代林郁璋備受矚目,三歲起就能反串花旦、武旦登台演出,耳濡目染之下早就學會自己打理造型與妝容。

林郁璋的母親陳珮莉則是嫁來明珠團才開始學作小生。我們之前合作的國藝會歌仔戲專案製作《馴夫記》(2011),幫她打造了一個既是生、又是丑的行當角色。在《馴夫記》之前,她記得自己一演完《泣血蓮花陳靖姑》(2006)時曾經崩潰大哭,劇團彼此拼台的氣氛讓剛入行的她,壓力非常大。雖然每天都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陳珮莉堅持自己再辛苦都要接送孩子上學;平時沒有時間跟孩子好好相處,只要家裡沒有演出,就算要耗時間,也願意送林郁璋去其他的外台戲班接戲,等演完再親自開車接他回南投。

現代劇場的演出體制,並沒有改變陳珮莉他們對外台演出生態的認知與原則。我每次看著外台戲班後台的演員,必須在酷暑悶熱的環境裡著裝打扮,都會勸說陳珮莉幫孩子買座移動式的冷風扇或涼扇。心疼孩子的她,並不認同;她認為孩子已經選了這一行,必須適應生態。今天在自己的戲班演出有涼風扇,明天在別團演如果沒有怎麼辦?一群演員在後台,只有你自己吹著舒服的涼風扇,好像也會因為自己的享受而「冒犯」同行。像這樣的職業道德,其實令我自慚且感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