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排練現場。
《泥巴》排練現場。(張震洲 攝)
音樂 朱宗慶打擊樂團《泥巴》

把家鄉泥土 捏塑成動人擊樂劇場

在首度結合打擊樂與京劇元素、以擊樂劇場《木蘭》成功開創跨界新視界後,朱宗慶打擊樂團在二○一九年再度出擊,讓打擊樂和陶瓷工藝相互共鳴,推出新作《泥巴》作為年度壓軸。朱團以陶藝企業家林光清為素材,在劇中塑造了主角「泥巴」,一個愛做夢的孩子,在樂聲裡他幻想、創造,也鋪陳與陶藝間的關聯,為家鄉點綴繽紛聲響、也在窯燒中彩繪絢爛人生。

文字|李秋玫
攝影|張震洲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在首度結合打擊樂與京劇元素、以擊樂劇場《木蘭》成功開創跨界新視界後,朱宗慶打擊樂團在二○一九年再度出擊,讓打擊樂和陶瓷工藝相互共鳴,推出新作《泥巴》作為年度壓軸。朱團以陶藝企業家林光清為素材,在劇中塑造了主角「泥巴」,一個愛做夢的孩子,在樂聲裡他幻想、創造,也鋪陳與陶藝間的關聯,為家鄉點綴繽紛聲響、也在窯燒中彩繪絢爛人生。

2019朱宗慶打擊樂團 擊樂劇場《泥巴》

11/23  19:30   11/24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11/29~30  19:30   11/30~12/1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12/7  19:30   12/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12/14  19:30   12/15  14:30

苗北藝文中心演藝廳

INFO  02-28919900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夢,畫面突然出現了小時候生長的地方,幽微的月光照射著記憶裡的老房子,遠方傳來幾聲狗兒的吠叫,老人家坐在長椅上煽涼喝茶嗑牙抬槓,鄰居玩伴跟兄弟姊妹玩樂嬉笑,一旁的老樹靜靜地守護家園,如夢似真。蹲在盤根錯節旁,吸一口泥土散發的芬芳,心想,究竟是為了什麼拼命奔跑、拼命高飛;又究竟是為了什麼想要回到這裡,聽一曲大地的歌、讓心自在地棲息。

尋找擊樂與陶藝的共鳴

在首度結合打擊樂與京劇元素、以擊樂劇場《木蘭》成功開創跨界新視界後,朱宗慶打擊樂團在二○一九年再度出擊,讓打擊樂和陶瓷工藝相互共鳴,推出新作《泥巴》作為年度壓軸鉅獻。「那是屬於台灣的動人精神!」創辦人朱宗慶回憶,幾年前因緣際會與陶藝企業家林光清認識,一見如故。拜訪了他的家鄉蘆竹湳後,發現那已經有兩、三百年記憶情感所在。「三合院裡,鄰居、朋友都變成自己人,那種彼此以『家』為共同準則的觀念,深深地打動了我。」長年來,將立足台灣、放眼國際作為目標的他,不斷思考如何回饋家鄉,想不到「一個玩泥巴的、一個學打擊的,在不同領域卻有一致的想法。」於是在尋找台灣題材作創作的朱宗慶開始構想——陶瓷與打擊樂,能夠有什麼樣的共鳴?

自小就師從父親捏土製陶的林光清,樸質謙遜的外表下有著熊熊如火的熱情。精湛手藝與獨到的技術讓他備受信賴,從台灣早期的大同瓷器餐組、百年英國品牌Harrods杯組到多年來與知名品牌星巴克合作,已創下多樣熱門款式,讓世界各地愛好者收藏。然而,從打造陶瓷王國的最初,他便已創立基金會,長年默默為獨居長輩免費送餐、扶幼助學。近年來,不僅與社區有志之士共同復興家鄉傳統習俗文化,更作為橋梁將藝文帶入活動,使得「蘆竹湳好采頭藝術節」成為苗栗地區重要的元宵盛會。

「《泥巴》雖然以林光清作為素材,但我們並不是在舞台上再說一次他的經歷。」導演李小平與朱團度過《木蘭》的萌芽到成熟,最了解擊樂劇場得以發揮的能量。他認為:「林先生是作品中的『隱形文本』,事實上,經過炙熱的太陽晒、融合汗水與淚水一步一步走闖,有迷惘、有疲累,卻勇敢直前。那就像是普羅大眾都在台灣這片土地,尋找自己的社會定位與生命價值一樣。所以我們塑造了一個角色意象,就稱為『泥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