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焦點專題(二) Focus 重磅挑戰!! 編劇 vs. IP

選擇改編台灣原創IP 論壇形式邀觀眾一起反思 故事工廠X《我們與惡的距離》

除了原創作品,故事工廠已有《一夜新娘》、《小兒子》與《偽婚男女》等IP改編經驗,執行長林佳鋒認為和不同領域的搭接,代表故事工廠這個品牌是被認可的,而藝術總監也身兼編導的黃致凱也指出,劇團主要選擇台灣的原創IP改編,這回選擇改編《我們與惡的距離》,也和文本的當代性有關。由於原作的議題特性,黃致凱將以論壇形式呈現,讓觀眾投票決定劇情發展與結局,期待藉此在觀眾心中撐出反思的空間。

文字|田育志、林韶安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除了原創作品,故事工廠已有《一夜新娘》、《小兒子》與《偽婚男女》等IP改編經驗,執行長林佳鋒認為和不同領域的搭接,代表故事工廠這個品牌是被認可的,而藝術總監也身兼編導的黃致凱也指出,劇團主要選擇台灣的原創IP改編,這回選擇改編《我們與惡的距離》,也和文本的當代性有關。由於原作的議題特性,黃致凱將以論壇形式呈現,讓觀眾投票決定劇情發展與結局,期待藉此在觀眾心中撐出反思的空間。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

9/1113  1930   9/1213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10/10  1930   10/11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10/1617  1930   10/171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10/31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11/7  1930   11/8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11/28  1930   11/29  14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12/46  1930   12/56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12/12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www.facebook.com/storyworks2013/

以隨機殺人為主題,在去(2019)年創下好口碑與高收視率、由呂蒔媛編創的連續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不僅引起各方討論,也拿下多項金鐘獎獎項,更被冠上「台劇天花板」的稱號。今年,取得華語改編版權的故事工廠將推出舞台劇版本,以「全民公投劇場」的形式帶觀眾重新審視人與惡之間的距離。

效益:提升劇團品牌能見度

說起這次將《我們與惡的距離》改編成劇場版,故事工廠執行長林佳鋒笑著說,所謂的「IP轉譯」或「IP延伸」看似出現不久的新名詞,但這樣的概念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存在,從早年的布袋戲、歌仔戲到影視作品與劇場表演,改編經典著作或傳統故事是家常便飯。

以故事工廠來說,除了原創作品之外,《一夜新娘》、《小兒子》與《偽婚男女》都是IP改編,「故事工廠創團六年半,自己做當然是一回事,可是如果有機會和不同人合作,或是對方拜託我幫他製作(舞台劇版本),代表這個團隊或這個編創者有一定的實力。」分析前幾次的改編,林佳鋒認為和不同領域的搭接,代表故事工廠這個品牌是被認可的,同時透過跨界合作也能反過來提升品牌能見度。

如這次與公共電視洽談《我們與惡的距離》授權改編,由於故事工廠過去所推出的作品,不論原創或改編的成績都有目共睹,林佳鋒不諱言這讓爭取授權的過程中相對順利。同時,他也進一步從商業經營的角度分析,透過IP改編,喜歡原版作品的民眾的確有機會因此走進劇場。以這次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來說,因為原有IP具有足夠大的號召力,不僅創下故事工廠六年半來售票速度最快的紀錄,也是劇團在初期投入行銷資源最少的一次。

但林佳鋒強調,整合不同的人力與資源,對於劇團而言固然有加分之處,但改編後的作品始終是掛著故事工廠的品牌,回過頭來,藝術總監就要在內容層面多加著墨,確保IP改編後的品質能維持水準,才能達到「魚幫水,水幫魚」的雙贏局面。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改編:不同的文本拓展編導視野

作為故事工廠的藝術總監,也身兼編導的黃致凱,則是從創作者的角度分析IP改編對於劇團的另一層意義。

「和不同藝術家合作,可以拓展我自己的視野與看待世界的角度。」身為創作者,黃致凱認為IP改編讓他有機會去思考,同樣的文本是不是有轉譯成舞台劇的可能。例如對同性戀族群沒有足夠的理解,深怕自己在編導上的觀點容易淪為刻板印象,黃致凱原先也不敢冒然觸碰這個主題,但有機會與導演周美玲合作《偽婚男女》後,也學習到許多,更從性別議題擴散到對家的概念,於是才寫出「幸福,需要別人同意嗎?」這句貫穿全劇的關鍵台詞。

身為編劇的黃致凱坦言,做自己的創作一定是最過癮的事,但選擇IP改編除了讓劇團作品的面向更加多元,也是在商業上尋找其他可能。如同先前林佳鋒所提,將小說、電影或電視劇等不同形式的文本改編為舞台劇,的確能將劇團的觀眾群拓展到原有的書迷或戲迷,替劇團的票房創造活路。

黃致凱也強調,不同劇團在屬性上有所差異,即使是做IP改編,故事工廠也選擇將台灣的原創故事轉譯成舞台劇版本,而非重新詮釋國外經典的翻譯作品。例如《一夜新娘》,取自作家王瓊玲書寫母親的改編小說《一夜新娘:望風亭傳奇》,將日治時期發生在嘉義梅山的悲喜故事搬上舞台。又如,改編作家駱以軍散文集的《小兒子》,雖在黃致凱的筆下,只保留了原著內容裡的15%,但這部分正是駱以軍文字中最重要的父子之情,也是故事工廠改編台灣原創故事時,想原汁原味留在舞台上的「當代性」。這次選擇改編《我們與惡的距離》,自然也和文本的當代性脫不了干係。

形式:兩個下半場、四種結局的公投劇場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在播映時,不論是法律層面、新聞層面或醫療層面,都引起了觀眾廣泛討論,去年七月發生鐵路警察李承翰被殺的憾事後,社會上再度熱議起是否該判處加害者死刑,這讓黃致凱意識到,某些社會情緒並未隨著戲劇播畢就告一段落,「我覺得應該再做一個戲,透過劇場的live性質,讓觀眾可以把他們的意見即時反映出來。」這個念頭,成了改編的最大動機。

這也是當時接下改編任務時,雖有過不同形式的思考,但最終黃致凱還是選擇讓劇場成為演員與觀眾能形成討論的空間。在這樣的設計下,觀眾可在特定段落使用手機留言,而訊息也會同步投影到舞台上外,現場還邀請了法學界的專家,讓民眾能針對劇情進行提問。最大的特點是,在中場休息與終場最後一場戲之前,開放觀眾投票,黃致凱說得真切:「投票就能形成輿論,進而改變劇中角色的命運。」這樣的方式讓劇場雙向互動的特質,獲得極大發揮。

從技術層面上來說,透過觀眾票選來影響劇情並非故事工廠首創,但過去多半是讓觀眾決定結局,所以劇團只需要排練不同版本的最後一場戲。但《我們與惡的距離》則讓觀眾在中場休息與終場前投票,故事工廠得排練的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下半場,又各自有兩個不同的結局,黃致凱斬釘截鐵地說:「兩個下半場、四個結局,我確定是台灣的創舉,沒有人玩過這麼大的。」

當然,這不只是想玩一場大的,黃致凱認為每一齣戲都能加入論壇與投票的方式,但沒有比《我們與惡的距離》更適合搭配公民投票的了。當年來自於社會輿論的壓力,鄭捷被判死刑後很迅速地就執行,以此為構想所發展的《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不論是支持死刑與否,或是贊不贊成判處思覺失調症患者死刑,都能透過投票再次呈現輿論的樣貌。

「投票只是個形式,難是難在形式與內容能不能呼應,《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選擇用論壇方式呈現,就是要讓形式跟故事的主旨叩合在一起,這才是我想這麼做的重點。」這是作為編導的黃致凱發自內心的忠實聲音。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激盪:透過戲劇撐出觀眾心中的反思空間

讓觀眾以投票方式參與劇情走向,其實觀眾就是隱形的主角,但如何能更貼切地呈現觀眾的意志呢?在《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的投票中,不只是贊成與反對兩個選項,還多出了一個「無法決定」,黃致凱稱之為「灰色地帶」的選項。

「很多時刻我們在社會上的選擇都被二分了,被約束在贊成或反對,但不是所有事情都非黑即白,『無法決定』這個選項讓觀眾可以表現出他的猶豫,或是他對於事情的判斷仍拿不定主意。」黃致凱舉例,像是核廢料的存放、或是同婚能不能入民法,在現實世界的公投上只能贊成或反對,但在劇場裡容許灰色地帶的存在,無法決定也是種表態。

既然要讓觀眾有投票機會,自然也要讓他們有足夠的資訊做判斷,這就是故事工廠這次選擇改編《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另一個考量。有別於新聞報導的片段,透過舞台上的劇情推進,觀眾能更全面地了解加害者、加害者家屬等相關人士的處境與遭遇,「在知道每個人背後的故事後,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嗎?」這是故事工廠透過這齣戲的演出,想要在觀眾心中撐出的反思空間。

不只如此,在散場時,還會再詢問觀眾「是否會後悔在過程中的投票決定?」黃致凱認為這是戲劇的功能,在看完戲之後,讓觀眾對社會現象的理解或認知會有所影響、甚至是改變,「我做這個戲不是要告訴大家要有同理心、要去原諒加害者的家屬,而是在對每件事下判斷或是發表言論的時候,你會多一個停頓與思考,我認為那就達到這部戲的目的了。」就像他為了改編此劇做足功課後,無形中也讓他在看待事件多了不同觀點,而非只是跟隨著社會上多數人的聲音。

而身為故事工廠執行長,林佳鋒提出了更具體的策略,有別於過去的貴賓邀請名單以專家學者或親近的同業為主,《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演出時將邀請司法界、被害者家屬,甚至是參與立法的立委前來看戲。林佳鋒認為,在這個作品呈現的同時,要讓這群能主導社會輿論,或是有話語權的相關人士參與其中,讓《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只是停留在電視劇或舞台劇的階段,而是能跟社會有更多的連動,才能讓這個議題的能量延伸下去。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故事工廠《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排練現場。(林韶安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