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與帕森斯
格林與帕森斯(AP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反映時代的冰上美學(下)

從2022冬季奧運看花式滑冰凝鍊的藝術百態

20世紀上半,奧運會曾有過建築、文學、音樂、繪畫、雕塑等文藝競技項目,斯特拉溫斯基曾擔任奧運評審,江文也以《台灣舞曲》代表日本參賽獲獎。1990前後,「雪上芭蕾」一度幾乎成為奧運競賽項目,然而長久以來與藝術關係最深的奧運項目,或許要屬結合了音樂、舞蹈、設計、敘事等的花式滑冰(以下簡稱花滑)了。

奧運競技透過世界各國電視直播,許多人享受著4年一度的花滑欣賞經驗。在音樂、華服、青春麗影交錯之間,這屆北京冬奧的花滑競賽,不但在人類身體極限上繼續追求更高、更快、更強的突破,藝術層面也有不落俗套的創新。不少作品未屈從通俗的大眾審美取向,詮釋時代的新視覺,反映出當代美學與社會觀點,呈現更兼容多樣的面貌,帶來比表象的華麗更加深刻的共鳴。

文字|邱馨慧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01

20世紀上半,奧運會曾有過建築、文學、音樂、繪畫、雕塑等文藝競技項目,斯特拉溫斯基曾擔任奧運評審,江文也以《台灣舞曲》代表日本參賽獲獎。1990前後,「雪上芭蕾」一度幾乎成為奧運競賽項目,然而長久以來與藝術關係最深的奧運項目,或許要屬結合了音樂、舞蹈、設計、敘事等的花式滑冰(以下簡稱花滑)了。

奧運競技透過世界各國電視直播,許多人享受著4年一度的花滑欣賞經驗。在音樂、華服、青春麗影交錯之間,這屆北京冬奧的花滑競賽,不但在人類身體極限上繼續追求更高、更快、更強的突破,藝術層面也有不落俗套的創新。不少作品未屈從通俗的大眾審美取向,詮釋時代的新視覺,反映出當代美學與社會觀點,呈現更兼容多樣的面貌,帶來比表象的華麗更加深刻的共鳴。

艾文.艾利的靈歌啟示  瑪莎.葛蘭姆的動作語彙

另一位在定級步序獲得滿分的,是同樣來自美國的傑森.布朗(Jason Brown)。與他長期合作的黑人編舞家羅辛.沃德(Rohene Ward)有感於喬治.佛洛伊德遇害事件,從艾文.艾利經典代表作《啟示錄》擷取靈感,為他編作黑人靈歌〈罪人〉(Sinnerman)。布朗有著現役男單最高超滑行技巧的美譽,因此能不靠四周跳擠身世界頂尖選手。藉由他正統的花滑美技,詮釋艾文.艾利的現代舞動作,彷彿在冰上用肢體謳歌靈魂。在這個花滑男單的黃金時代,不但技術面不斷進化,藝術面也同步在變革求新。

融合20世紀現代舞經典,成為21世紀花滑的前衛,另一個傑作是冰舞搭檔格林(Caroline Green)與帕森斯(Michael Parsons)融入瑪莎.葛蘭姆動作語彙的自由舞。收縮與舒張技巧,賦予花滑全然不同的肢體造型與情緒張力,時而協調對稱,時而緊張對峙的冰上雙人舞,飄蕩著現代人的疏離感。節目沒有結束在氣勢磅礴的樂音,或振奮人心的亮相姿勢,取而代之的是無言的複雜況味,充滿回音的留白餘韻。兩人穿著樸實無華的舞者練習服,沒有水鑽亮片,日常而踏實,卻熠熠閃耀著內在光芒。這是奧運賽季最美的節目之一,可惜因為美國冰舞高手如林,成為奧運冰上的一大遺珠。格林和帕森斯矢言繼續嘗試挑戰不同風格,期待在下一屆奧運會欣賞到他們的脫俗表現。

樋口新葉(AP 提供)

非二元性別與力量型女孩  多元性別認同

突破性別刻板印象的表演,是本屆奧運的一大亮點。繼上屆冬奧首度有出櫃同性戀運動員之後,本屆出現了非二元性別運動員,代表人物是美國雙人滑冰項目的勒杜克(Timothy LeDuc)。具有高柔軟度的他,搭配雙人拍檔中罕見的高個女伴肯恩(Ashley Cain-Gribble),兩人相稱的修長線條,同等細膩的優雅質地,突破雙人項目的男女概念框架,帶給花滑雙人項目全新的張力。他們呈現的中性和諧的視覺形象,成為當代奧運寬容開放精神的印記。

日本女子運動員坂本花織和樋口新葉,陽光般的活力與力量型表現也相當亮眼,她們高能量的超速滑行,飛也似地穿梭冰面,細節豐富的創意步法,加上震奮人心的高遠跳躍,淋漓展現運動力學之美。樋口新葉的兩個節目皆出自花滑王牌編舞鮑恩(Shae-Lynn Bourn)之手,《你的歌》柔美,《獅子王》陽剛,兩場表演雙雙成功完成高難度的艾克索跳三周半落冰,是繼2010溫哥華冬奧後的奧運史上第二位女子選手,挑戰難技不讓鬚眉。

坂本花織選曲自電影《神鬼戰士》,以及訪問2000位女性的對話紀錄片《女也》(Woman),節目中穿插「我喜歡作為女人」,「堅強、勇猛、獨立、愛」等念白,呼應紀錄片中世界各地女性爭取自由解放,擺脫外界凝視與期許的掙扎,自信做自己。今年21歲、二度參賽奧運的坂本花織,不藉四周跳或三周半跳躍,而以成熟女性的花滑風格奪得銅牌,打破花滑女單「17歲報廢」的保值期限迷思。長期合作的法國編舞家里修(Benoît Richaud),在她身上開發出無窮的可能和驚喜,讓這位非典型的女單選手洋溢獨特魅力。

陳楷雯(AP 提供)

挫敗與重生  真摯的喜悅

少數二度參賽奧運的女單選手中,還包括與台灣淵源頗深的美國代表陳楷雯(Karen Chen),她的父母是來自台北淡水的高科技工程師。陳楷雯具有典型的古典花滑風格,舞蹈動作、音樂表現、滑行速度、跳躍高度、旋轉姿態均是當今女單的一時之選,高舉後腳的燕式姿式劃過冰面,是她的華麗標誌。她身上還有一種華麗,就是母親親手製作的服裝,每一針線每一處用心,都是永恆不渝的美,炫目燦爛更勝閃亮水鑽。

能站上運動競技最高殿堂的奧運會,每個運動員背後都有可敬的故事,除了付出血汗淚的青春,身後還有許多人的無悔奉獻。當運動員們實現自我,流露真情喜悅,最是動人的美麗時刻。上一屆平昌奧運,傑森.布朗、樋口新葉、杜勒克和凱恩慘痛落選,被視為冠軍熱門的帕帕達吉斯和西澤龍發生服裝意外,18歲的陳巍肩負奪冠重壓而表現失常,墜落深淵的挫折和奮鬥,均在北京冬奧的冰上昇華。

藝術是反映時代的鏡子,這屆冬奧有多樣身分認同所凝鍊的藝術百態,這些勇於表現自我的冰上現代素顏群像,有一股真實的力量,給人更深層的感動,在日趨通俗的娛樂風景中更值得珍惜。

相關文章

反映時代的冰上美學(上) 從2022冬季奧運看花式滑冰凝鍊的藝術百態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01 ~ 07/01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