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洲 攝)
舞蹈

帶你看見心裡的那道光

雲門舞集《霞》

「人們常來淡水看夕陽,卻多半在太陽落下就轉身離去。」對鄭宗龍來說,那一刻,好戲才正要上場。「留下的一道光,會讓雲層染上美麗的霞,布滿整片天空,那才是最美的時刻。」

文字|Stella Tsai
攝影|張震洲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10

「人們常來淡水看夕陽,卻多半在太陽落下就轉身離去。」對鄭宗龍來說,那一刻,好戲才正要上場。「留下的一道光,會讓雲層染上美麗的霞,布滿整片天空,那才是最美的時刻。」

雲門舞集 鄭宗龍《霞》

2022/4/1516  19:45

2022/4/1617  14:45

台北 國家戲劇院

2022/4/305/1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2022/5/7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擅長自生活中提取素材融入編舞的鄭宗龍,接手雲門舞集總監後,依然持續向生活取材,也引導舞者扎根土地、探索生活中的點滴精華。而即將於今年春天首演的《霞》,就來自三級警戒這一年,終止一切海外巡演、安穩且長期留停在台灣家中踏實生活的他們。

(張震洲 攝)

從舞者的故事說起

說是「他們」,因為《霞》的編創打破過往一人創作、眾人起舞的既定模式。鄭宗龍在警戒結束後的某一天,邀請兩團合併的26位舞者到他山上的家中。在那裡,平日瀟灑隨和的編舞家(老闆),和大家說了一個關於他的秘密故事。那個故事就像是潘朵拉盒子的鑰匙,在那個山中的屋子裡,打開了舞者們的心房,一個個輪流出聲,和彼此分享自己的人生小故事。

「各種故事都有,有的感傷、有的好笑,都是我平時未曾認識的那一面。」鄭宗龍笑說,當彼此心房開啟、願意分享的那一刻,「就像是太陽落下後的那道光,照亮了每個人的臉龐。」美麗的《霞》於斯誕生。

他將舞者們的故事重新收束、編織,讓情感與故事引導身體動作,排練期間甚至請來街舞老師,試著「影響」這批專業現代舞者的肢體邏輯,在流暢與連貫的肌肉習慣裡,加入小的、碎的、理性的街舞身體技巧,豐富舞者的身體表達內容。最終的舞蹈被收束成一組架構、兩組舞者,「我要舞者們跳同一組舞步,但每個人都有些許不同,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同一組編舞因舞者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精采詮釋,鼓勵觀眾二度入場細細品味。

(張震洲 攝)

看到心裡的那道光

為了貫徹創作想要強調的個人特質,影像導演周東彥特地前來舉辦繪畫工作坊,將舞者親手繪製的畫作,一幅幅充滿個人特質的圖像色彩,化為動態影像,成為舞蹈背後的視覺投影。而在劇場聲音上,除了有清水靖晃改編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如上帝之音貫穿全場,還找來四度獲拉丁葛萊美獎肯定的美國聲音設計師Marcelo Añez操刀三館音場設計,以舞者蒐集來的聲音為素材,創作出專屬各場地的空間音場,打造一場視覺、聽覺都精采的舞作。

有別於過往總是開出書單、歌單、邀請名人座談,有目標地向社會賢達、書中偉人學習,這回鄭宗龍逕行帶著舞者上山,認識他的鄰居。一起學種樹、打坐,聽他們分享日常,試著放下目的性,純粹地認識他們。「只要有一顆『發現』的心和眼睛,就有機會回頭發現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鄭宗龍淡淡地說,他要的就這麼簡單,「當舞者能看見自己,就會更願意面對自己的故事。」

一如夕陽落下後,人們匆匆離去而錯過的絕美晚霞。《霞》希望觀眾能放下先入為主的想像與前來的目的,再等一下,也許就有機會在觀賞舞作的過程,看見自己心裡的那道光。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張震洲 攝)
(張震洲 攝)
(張震洲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10 ~ 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