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邊界

宣言的宣言

無論這些學生們是否會繼續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議的理想,這種自我反思並以文字表達的行為,本身就極具變革性。這是一段健康的自省歷程,無論從事什麼職業,我們都應該經歷它。退後一步,檢視我們做了些什麼,並且將我們對於未來的願景化為文字……

文字|郭文泰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25

無論這些學生們是否會繼續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議的理想,這種自我反思並以文字表達的行為,本身就極具變革性。這是一段健康的自省歷程,無論從事什麼職業,我們都應該經歷它。退後一步,檢視我們做了些什麼,並且將我們對於未來的願景化為文字……

眼見學生們採取這種革命性的形式,表達他們革命性的構想,著實令人感到興奮。這些學生們的宣言觸及了表演者與觀眾的關係、劇場中「目擊」的最優先性、群眾參與、以及對於永無止境強調「原創」的 衝擊。

無論這些學生們是否會繼續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議的理想,這種自我反思並以文字表達的行為,本身就極具變革性。

作為藝術家,我們花了大把的時間在申請計畫,每當我們拿下一個提案計畫,這個案子才剛開始進行時,我們又開始著手申請下一個項目。我們深陷在提案、創作、提案、創作、提案、創作這個周而復始的循環中,像小狗追逐自己的尾巴一樣,只是原地打轉,卻無法通往任何地方;過一陣子之後,我們逐漸忘卻那些推動我們創作的初衷,那些關於美學理論或是社會理想的見解。我們工作,大量地工作。但,為了什麼呢?

幾年前,我意識到我表演和導演課的學生們,也陷入了類似的循環。我給了他們一個指令,他們創作一件作品;我又給他們其他指引,他們又創作了另一個表演。到了學期末,他們已經呈現了6至7次不同的演出,儘管這些作品都是個人獨創的,他們卻從未退後一步思考這些作品與他們個人創作旅程,及創作使命之間的關連。他們沒有從A、B、C、D循序漸進地前進至E,而是從A到1到紅色到大象到汽車,最終他們完成了許多個別的小品,而不是一個有核心的整體。

為了擺脫這種不健康的模式,我設計了一項期中作業,要求學生們反思在課程中做過的事情,並且寫下一份宣言,在這份宣言中,他們必須清楚地表達對未來藝術或表演的創造性願景。這項作業的提示說明簡單扼要:

寫下2至3頁宣言,宣示你所倡議的藝術或表演願景。你想要撼動哪些社會、政治或文化層面的陋習?哪些信仰或價值是你希望在戲劇作品中倡議的?我們應該要如何實踐它?

我指定了一些閱讀資料,包含藝術家們撰寫的宣言(F.T. 馬里內蒂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的《未來主義宣言》The Futurist Manifesto、安妮.博加特 Anne Bogart的《走出慣性》Stepping Our of Inertia,以及表演藝術學者們所撰寫的批判性論文(傑佛瑞.烏隆 Jeffrey Ullom的〈打造當代馬里內蒂:爭議性的「宣言募集」Attempting a Modern Marinetti: The Controversial ‘Call for Manifestos〉、馬丁.普赫納Martin Puchner的〈宣言即劇場Manifesto = Theatre〉)。這些文章並非給學生們的範本,而是作為歷史資料,供學生們參考。

根據戲劇學者馬丁.普赫納的觀點,宣言的核心精髓,是將自己的主張宣諸於口,以文書對外宣示,對抗其所書寫的形式,並且「超越語言進而改變世界……宣言不僅是陳述一段關於決裂的歷史,更透過自身的介入,積極促成破口,創造出這整段來龍去脈。」宣言往往是激進而波濤洶湧的思想碎片。宣言不描述行動;它是行動本身。

在我們所處的時空背景中,我這種「重現宣言的榮景,並運用其具有啟發性的表現形式」的想法,其實並非首見。2002年,格斯里劇院(Guthrie Theatre,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地方劇院之一)的文學總監/合作藝術家邁克爾.畢格羅.迪克森(Michael Bigelow Dixon),就曾呼籲世界各地的劇場藝術家,寫下自己的宣言,以破解當前我們在劇場中所遇到的種種難題。迪克森制定了評選的方針,以「構想」、「主旨與方式」兩個層面並重的準則,協助評審們評鑑收到的104份宣言,而這也是我向學生們強調的重點:

構想:

  • 一系列強而有力的變革性想法
  • 遠離或通往目的地的清晰路徑圖

主旨與方式:

  1. 以能夠被充分理解的方式具體表達內容
  2. 能夠引領眾人到達新穎的、前所未有的他方/新境界
  3. 富有挑戰與野心——可以是鼓舞人心的、嚴厲的,或是具有遠大抱負的
  4. 切合時宜——為什麼這則宣言屬於當下與未來
  5. 樣式——呈現的形式要能強化宣言本身
  6. 涵蓋範圍——具有全方位的守備範圍,無論這個宣言如何被定義,都能夠有相對應的處理方式/回應

眼見學生們採取這種革命性的形式,表達他們革命性的構想,著實令人感到興奮。這些學生們的宣言觸及了表演者與觀眾的關係、劇場中「目擊」的最優先性、群眾參與、以及對於永無止境強調「原創」的 衝擊。

無論這些學生們是否會繼續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議的理想,這種自我反思並以文字表達的行為,本身就極具變革性。這是一段健康的自省歷程,無論從事什麼職業,我們都應該經歷它。退後一步,檢視我們做了些什麼,並且將我們對於未來的願景化為文字……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25 ~ 07/25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