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美雲歌仔戲團《光華之君》
唐美雲歌仔戲團《光華之君》(張震洲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真的、好想再看一次!2020-2022看不膩的表演清單

向宇宙下訂單>>戲曲類

文字|李易修、林銘亮、陳健星、游富凱、張啟豐、劉美芳
第350期 / 2022年12月號

唐美雲歌仔戲團《光華之君》

2020/11/05-11/08

國家戲劇院

編劇陳健星重新解讀與改編日本文學經典《源氏物語》,不寫主角光華君╱光源氏前半生的榮光,反寫步入中年後面臨生命的沉痛打擊,包含摯愛的離世、新歡與他人私通等。在原著的故事架構上,編劇添入作者藤夫人╱紫式部為其中角色,開啟書寫內外的情節對照與情感相應,此角色更特邀「台灣京劇小天后」黃宇琳跨界詮釋。《光華之君》獲得第32屆傳藝金曲獎最佳編劇獎、最佳導演獎、最佳團體演出獎三大獎,為當年之最。

推薦人 李易修

《光華之君》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美得不可方物的舞台美學。

以「書籍」意象搭建的方型框格舞台,在每一次平台機關的旋轉時,都像似翻閱一頁頁的小說章節,引動故事劇情的時光流轉。而在舞台主體之外,包含影像設計、服裝造型甚至是小道具等,整體視覺元素的美學統合敘事能力令人驚艷。導演透過「書頁」內外之別,展現「作者籐夫人的真實人生境遇」,與「藤夫人操弄筆下角色遭際,以暗暗吐露心事」的兩番情貌,舞台調度可說是十分巧妙。

有趣的是,雖將《光華之君》劇中的時空背景設定在唐代,但舞台美學卻是處處日本文化中的「侘寂」與「物哀」之美,實際上更貼近其轉譯的小說原本《源氏物語》。這樣的處理,對於熟悉日本娛樂和文化旅遊、卻不見得讀過《源氏物語》的台灣觀眾來說,是很好的「體驗切入點」。嚐遍當代各種視聽娛樂刺激體驗的觀眾,未必都能感受到《源氏物語》中那些貴族之間的情愛、人生的碎語瑣事和虛擲歲月韶光的哀痛,但《光華之君》由劇本的編創,再到演員精湛的表演技巧與詮釋,最終結合舞台視覺的整體美學呈現,讓觀眾收穫滿滿而強烈的觀劇體驗,以心印心直覺傳達人生愁歡愛苦之嘆。

 

義興閣掌中劇團《GG冒險野郎》

2021/03/19

台北 大稻埕永樂廣場

此作取材自西班牙作家賽萬提斯的經典著作《唐吉訶德》,將主角「唐吉訶德」那些在世人眼中極其荒誕、匪夷所思的行徑,再次翻看與探問,於虛幻與現實世界之間穿梭,映照當代社會的種種現象與價值觀。《GG冒險野郎》延續義興閣掌中劇團獨樹一幟的「布袋戲搖滾音樂劇」形式,由王凱生擔任主演、演奏電子樂器,並再度邀請現代劇場導演宋厚寬執導,呈現金光布袋戲與現代劇場磨合的特殊風格。

推薦人 陳健星

厲害的作品,不一定能打動人,動人的作品,必有厲害之處。

一開始看到劇名「GG冒險野郎」,腦中閃出第一個想法,這大概是齣鬧劇。開演後,很快就證明我的判斷,無厘頭的情節對話,鬧熱滾滾的搖滾配樂,心想就算是金光布袋戲,故事也不該如此荒謬吧,是在「莊孝維」嗎?幸好沒有中途棄劇,劇情突然翻轉,一切的荒謬瞬間合理,故事走向末尾,做著英雄夢的主角石志瘋狂衝向敵方,只為守護自己心中的正義,這一刻,你跟著心潮澎湃,跟著熱血沸騰,一時間感動莫名。

這是一齣布袋戲搖滾音樂劇,為嘉義「義興閣掌中劇團」的作品,編創團隊都是年輕的生命,負責口白╱演奏╱演唱的王凱生(1989出生)為義興閣第四代傳人,他同時也是這齣戲的音樂設計,看到布袋戲可以如此生猛有力,如此不受拘束地說著屬於這個時代的英雄神話,真的特別令人興奮激動。

寫戲做戲,有時候是為了看見某種「精神」,甚至「信仰」。年輕時候的我們相信這世界上有著許多真誠、美善、正義,隨著年齡增長,歲月教會我們認清現實,別做夢了,別當傻子,這似乎是成長必經過程,我們努力學習成為一個聰明的「大人」。只是如果有一天,我們不敢做夢,不敢玩了,那我們就真正老去了,失去信仰的那一刻,死亡才真正降臨。

 

一心戲劇團《當時月有淚》

2021/05/08-05/09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當時月有淚》以宋金靖康之難為背景,除主要男性角色外,穿插柔福帝姬等女性角色的生命歷程,呈現歷史少有書寫的女性心緒。編劇趙雪君無意替宋高宗趙構翻案、也不再次強化名將岳飛的英雄形象,更著重刻畫內心幽暗,描繪出高宗用12道金牌召回岳飛的難以言說與內在恐懼。此作除一心戲劇團當家雙小生孫詩珮、孫詩詠,更特邀許秀年、高玉珊兩位名角,為兩人睽違30年的同台。趙雪君以此作榮獲第33屆傳藝金曲獎最佳編劇獎。

推薦人 劉美芳

作品從女性的視角重新探析大時代下幽微的人性掙扎,跳脫傳統形塑英雄神話的歷史觀點,不以忠奸二分的慣常手法評述古人。

雙線情節交纏呼應:主線是宋高宗與岳飛建構的貌似陽剛的男性天地,直拗不諳權變的岳將軍,只盼明君絕燁燦爛如金色太陽,卻不察帝君藏埋求助無門、惡夢連連的真實恐懼。君臣兩人從惺惺相惜到衝突對立,北征或偏安,沒有絕對的是與非,只有不同立場的抉擇。副線關注的是被歷史書寫遺忘的女性身影,殺伐征戰的動亂時代,無論是生在帝王家還是本該超脫世俗的比丘尼,不能自主決定命運的女性只能掙扎求活。從共患難的相互扶持到不得已的斷絕情誼。犧牲生命、拋捨姓名,只為換得無憾的成全。

岳飛與柔福帝姬,一個真將軍,一位假(?)公主,兩人處境恰似對鏡照映,都在歷史抉擇中被犧牲。有權做決定的高宗與韋后,也未必真能安享太平。正如一直在場的月亮,不論豐潤圓滿或是缺折月弓,一概靜靜凝視著人世的更迭。

編導用心鋪陳整體氛圍,更不忘處處留下伏筆,以便前後觀照。無法盡述的空白則由靜善敘說填補,結構相當謹嚴。演員做表詮釋層次細膩,足以立起場上人物。舞台呈現以雪景開場,月夜桃花飄零作收。今月依然朗照,當時愁人淚痕俱已沒入歷史長流,是非功過皆已成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