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不短路

從木偶奇遇到金字塔時裝秀,玩轉時空的藝術

生命珍貴之處在於它只能被經歷一次;

永生的形骸反而徒增無奈,甚至乏味!

生命珍貴之處在於它只能被經歷一次;

永生的形骸反而徒增無奈,甚至乏味!

上述哲理在歷史上曾被人們從宗教和社會等角度反覆辯證,產生不同主張。2001年史蒂芬.史匹柏根據已故大導演史丹利.庫伯列克的構思,拍了一部《人工智慧》,劇情擷取19世紀義大利小說《木偶奇遇記》的部分架構,將小木偶皮諾丘進化成大衛,一具AI機械男童,其功能原本只是撫慰兒子罹患絕症的一對年輕夫妻;然當大衛被賦予人類的情感意識,對母親產生依戀,卻終須面臨後者肉體腐朽後的無盡孤寂,以及徒勞的永世追尋。該片劇情曲折離奇、峰迴路轉,添加的元素遠超過19世紀原著的想像空間。唯片中有不少斧鑿之痕,譬如遺留至地球末世的大衛被外星人尋獲,並賦予圓夢機會的硬抝橋段,上映後得到各地影評正負互見的回響。然大衛最後選擇長眠,將和複製人母親重逢一日的畫面封存記憶,仍讓不少觀眾留下深刻的催淚印象。

最近又有一部由墨西哥名導吉勒摩.戴托羅根據《木偶奇遇記》改拍的動畫片,故事雖較趨近原著小說,全片卻覆以戴托羅招牌的迷離幻境和黯沉炫彩,剝離深植人心的迪士尼式童趣形象。除了皮諾丘、精靈或鯨魚的造型均顯現不同程度的怪誕或猙獰,劇情的悲愴意味也刀刀見骨、張力十足。老木匠為撫慰自己喪子之痛而打造出一個木偶,後者隨即被精靈賦予生命。皮諾丘歷經如同青春期的叛逆、對大千世界的好奇、回歸對親情的渴慕,雖被死神賦予不斷重生的機會,最終還是體會到「生命珍貴之處在於它只能被經歷一次」的真諦。

天地,萬物之逆旅;光陰,百代之過客

《皮諾丘》可與《羊男的迷宮》(2006)和《水底情深》(2017)形成戴托羅的奇幻三部曲,這3個故事本身雖毫無關聯,但均涉及對於現世和永生的哲思探討,以及野獸與美女意象的衍伸發揮,唯內容不一定牽涉男女愛情,並將傳奇故事的背景設定在近代史的某些政治衝突點上:《羊男的迷宮》發生在西班牙內戰、弗朗哥獨裁統治時期;《水底情深》於1960年代的美蘇冷戰和美國國內民權運動期間;《皮諾丘》則被搬到二次世界大戰初,義大利總理穆索里尼的法西斯專治時期。上述各種政治氛圍雖僅屬劇情背景的鋪陳,導演在3部片中對此著墨也有深淺之別,無形中卻都為各個角色間的衝突性添加柴火,並突顯角色與環境的搏鬥。

除點出凡人在時光流逝過程中的無奈,以及對於外在環境空間的掙扎,《水底情深》片尾卻冒出一段極其浪漫的旁白,將水中怪物幻化為環境,畫龍點睛地描述物我間的奇妙融合:

“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ind you all around me. Your presence fills my eyes with your love. It humbles my heart, for you are everywhere.”(你全然包覆著我,形體卻無以名狀。我目光裡瀰漫著你的愛意。無所不在的你,讓我心軟。)

被景觀包覆的戶外展演

話說高級時尚界近年有個趨勢,將伸展台拉到開闊的戶外空間。而當戶外空間並非尋常景緻而是名勝古蹟,且經過聲光上的精心設計與相互烘托下,將可逼近人與環境巧妙融合的藝術層次。譬如2019年仲夏,義大利服飾精品Dolce & Gabbana在西西里島南岸一處建於西元前5世紀的古希臘神殿舉行一場別開生面的服裝秀。這座協和女神廟(Tempio della Concordia)是目前世上保存最完整的古希臘建築,在義大利作曲家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為西部片經典《狂沙十萬里》(1968)譜寫的悠長配樂聲中,身穿飄逸華服的模特兒們如希臘女神般出現在會場,可謂極盡聲色之大觀

更加壯觀的是Dior的2023秋季男裝秀,展示男裝部創意總監Kim Jones的新作,月前選在埃及吉薩的沙漠中舉行。這個史無前例以金字塔為實體背景的服裝秀於夜間展開,會場毋須多做裝潢,主要僅以光雕勾勒出建在沙地上綿延彎曲的伸展台,輪廓彷彿一支法老王的權杖,烘托同樣以光雕勾邊的3座金字塔。設計風格趨向前衛的服裝,本身並無金字塔元素,而是以古文明中展現的天空星象,及名導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去年大作《沙丘》(Dune)的科幻風沙漠服飾為靈感,從中借題發揮。

2020年8月本專欄曾提及時間與空間本為一體的科學概念。人窮其一生仍無法了解世上所有美善的事物,但5年前我在亞利桑那州沙漠首次僅憑肉眼目睹250萬光年外的仙女座星雲,感動之下即已覺得物我無盡,沒白活了。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09 ~ 03/09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