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路決定要去遠方》(蔡耀徵 攝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回應2023(七) 年度現象07

演出檔期拉長、重演、重製,是否能再次引爆市場?

在COVID-19疫情趨緩後的台灣表演藝術生態,「演出過量」成為屢次出現的關鍵詞。背後原因包含疫情延後與取消的節目重新推出、台灣各類場館的陸續到位、創作能量爆發等;而「過量」的加成,更在於觀眾人數遠遠不及劇場演出數量的成長,再加上疫情後的購票、觀演習慣改變,造成票房未見起色。

在近乎爆量的演出中,同一場地多場次演出與重演、重製,占有2023年表演藝術市場的一定席次。值得思考的是,這類製作模式能否順應觀眾愈來愈依靠口碑的購票習慣?重演與重製能否增加製作的永續性,甚至降低、或是分攤製作成本?同時,過往補助機制的「潛規則」往往投注於新作,也逐漸有提倡重製等可能,會否也鼓勵創作團隊將舊作搬上舞台?

積蓄能量,拉長製作週期

重演、或重製,可粗分成兩種模式:一是在同一巡演年度內,另一則是跨到不同年份,甚至是數十年之後的重製。無論何者,也都會有編制規劃、內容調整、場地差異等變動因素。

以2023年來說,秀琴歌劇團《鳳凰變》、唐美雲歌仔戲團《臥龍:永遠的彼日》、綠光劇團《人間條件八—凡人歌》、躍演《勸世三姊妹》、全民大劇團《海角七號》造夢者、音樂劇《熱帶天使》等作在台灣各地演出,可被視為同一巡演年度。這大抵區隔出劇團差異,能有巡演場次的製作多半是大型團隊、商業劇團,一部分牽涉到團隊的營運能力與規劃,一部分是這類製作有成本分擔考量。其中,《熱帶天使》、《勸世三姊妹》都在巡演過程中有一定程度的內容調整;而《鳳凰變》、《臥龍:永遠的彼日》也因演員身體因素有所差異。

不過,跨年份的重演、重製舊作在2023年占有一定比例,且是不同製作規模。大型製作部分有雲門舞集《薪傳》、朱宗慶打擊樂團《木蘭》、安徒生和莫札特的創意劇場《小太陽》音樂劇場、明華園戲劇總團《散戲》、國光劇團《狐仙》、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喜脈風雲》等,中小型製作則有唱歌集音樂劇場《今晚,我想來點》、盜火劇團「懸疑三部曲」、三缺一劇團《國姓爺之夢》與《蚵仔夜行軍》親子版、壞鞋子舞蹈劇場《吃土》、何曉玫MeimageDance《默島新樂園》、阮劇團《熱天酣眠》、烏犬劇場《麻嗨猴》、不貳偶劇《道成》等。

在補助機制多鼓勵新作的思維下,劇團於該年度未提出新作是比較特別的現象。但在2023年,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TAIWAN TOP演藝團隊」中的唱歌集音樂劇場是將《今晚,我想來點》帶到不同城市,開拓這個來自高雄的團隊的演出市場,藉此醞釀下一年度的全新製作。無獨有偶地,成團第20年的阮劇團,在經歷前幾年的演出爆發期後,2023年也未有大型製作,重新盤點製作能量。

降低新製作的能量消耗、盤點自身創作能量、拉長作品發展週期,成為重要關鍵。

《愛情生活》攻受版。(陳又維 攝 南人劇團 提供)
專欄廣告圖片

賦予意義,開啟另一種行銷契機

重演與重製也會因該製作前次、或首演的時間點,產生行銷模式轉變,或是對團隊、觀眾擁有不同意義。

舉例來說,距離首演已達45年的雲門舞集《薪傳》,上次在台灣演出已是2003年。因此,無論是創作背景的時代性,或是舞者的汰換,已有非常劇烈的不同。2023年的重新演出,既有傳承意味,看見台灣現代舞的延續性與世代變化,也在懷舊、回味後,重現經典意義,這帶給《薪傳》票房佳績。同樣地,國光劇團《狐仙》、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喜脈風雲》等也多半帶有這樣的傳承意味。

另一個比較特別的案例,讓重製打開「行銷」可能,是盜火劇團「懸疑三部曲」,其中包含《幽靈晚餐》(2021)、《雪姬來的那一夜》(2022)以及唯一首演新作《艋舺公園殺人事件》。在水源劇場連演三週,拉長口碑發酵的可能,也運用三部曲包裝,回應現代人的不同觀看習慣;並透過品牌能見度、創作脈絡,試圖跟觀眾進行更縝密的溝通與對話。

其他像是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規劃的「臺北兒童藝術節」,也試圖在拉長製作發展週期的同時,將同一製作持續改版、再次演出。以2023年來說,《小路決定要去遠方》經歷水源劇場、北藝中心藍盒子版本後,又再次回到藍盒子,並針對前次產生的問題進行一定程度的修正。

《薪傳》(林韶安 攝)

重新評估台灣劇場生態的可能

重演、重製,確實不是2023年的獨特現象,同一場地多場次演出也不是,但似乎成為重新評估台灣劇場生態與市場的契機。

同樣場地的多週、多場次演出,起因於場館租借規則的有意推動,在租金等方面提供一定程度的優惠。諸如水源劇場、台大藝文中心遊心劇場、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等,皆有多週次的演出。在台灣場館炙手可熱的狀態下,除團隊意願(其中評估的無非是票房壓力、製作成本等問題)外,更多的是中小型場館才有能力支持。

像是瘋戲樂工作室《搖滾芭比》與《怪胎》、外百老匯音樂劇《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等中小型「音樂劇」,就具備一定程度的售票能量,能夠開拓這片藍海。台南人劇團亦是很早就開始有這類規劃的劇團,2023年維持此策略,有《Reality No-Show》—改編自真實故事、《愛情生活》攻受版。而陳家聲工作室劇團《馬文才怎麼辦》也提供更多觀眾走進劇場的可能。

以現階段來看,重演、重製舊作,與同一場地多場次演出,在愈見爆炸的表演藝術總量裡是互為解方,又充滿矛盾。觀眾真有順利被引導進劇場?觀眾在這樣的模式裡,究竟會選擇新作、還是舊作?過往口碑是不是真能成為行銷手段?現階段到底已有多少成效,從售票數據觀察則還有很大發展空間。

但是,當台灣中小型場館愈多後,或許可期待這類展演陸續被規劃、被推出,並且希冀被喜愛、被好好行銷,藉此改變台灣劇場的生態與市場。另一層意義是,透過補助機制的重新定位與盤整,也可明白其並非全面支持新作——若是作品能不斷被演出,既可作為創作方面的練功,亦是與觀眾的對話過程,得以在藝術層面與市場推廣間達到一定平衡。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1/30 ~ 2024/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