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策展人梁嘉慧、節目總監鄺振業及表演團隊為澳門當代馬戲藝術節開幕。(穗內有萃:澳門當代馬戲藝術節(第22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澳門馬戲未完成

從「澳門當代馬戲藝術節」看藝術創發與城市空間、藝文生態的關係

澳門於1999年開始舉辦藝穗節,除2023年停辦外,第22屆則於今(2024)年1月底落幕。最初由政府主辦的澳門藝穗節,2007年起開放民間團隊提交策畫構想,2009年易名為「澳門城市藝穗節」,歷經許多階段。近年的重要變化,包括自2017年起由澳門文化局主辦,並在2020年增設「穗中有萃」單元,開放民間單位針對特定社群或主題提案,舉辦節中節。

2024澳門城市藝穗節共有兩個節中節,其一為澳門編舞家何雅詩策畫的「城市銀齡藝術節」。除了她和編舞家梁奕琪的作品《舞出心中一朵花》,該節也策劃了香港不加鎖舞踊館的舞蹈影片《一、二…二個半》播映、台灣驫舞劇場的《自由步——搖擺歲月》,以及由港台兩團藝術家帶領工作坊和參與圓桌對談。

另一個節中節,也是本文的起點,是由澳門「自家劇場」理事長及行政總監梁嘉慧策辦的「當代馬戲藝術節」(後簡稱澳門馬戲節),同樣組合了澳、港、台三地的節目,搭配街頭表演和「『大雜鬥』雜技雜耍大賽」,也設置了體驗雜耍、爬竿和偶戲的攤位。(註1)應策展團隊之邀,我前往參訪並於演後提供回饋。從馬戲節出發,我觀察到這個節中節從策展與藝術創發、表演與城市的關係,到文化活動與藝文政策的互動等,都或清晰或隱現地反映出諸多澳門表演藝術生態現況,能夠成為在其他地方耕耘馬戲的人們思考自身實踐的機會。

初起步的在地馬戲人才培育、藝術創發與策劃

首屆澳門馬戲節的策展人梁嘉慧,自2015年起參與民辦跨界表演藝術節「搏劇場節 BOK Festival」的籌畫,2018年與黃詠芝創立「小紅點小丑友伴計畫」,展開小丑醫生實踐。她與劇場導演、亦是藝術節節目總監的鄺振業,於2023年共啟「ECCircus探索當代馬戲表演者培訓計畫」(後簡稱ECCircus計畫),公開招募澳門當地對馬戲表演有興趣的劇場工作者與一般大眾。據梁嘉慧表示,最初其實是希望為計畫學員創造展現訓練成果的舞台,意外創造出一個馬戲節。

澳門因博奕產業,過去有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在威尼斯人酒店推出該團亞洲第一個定目劇《ZaiA》,但兩年後不敵新濠天地推出的《水舞間》而撤離。大型的特技娛樂製作為澳門帶來了許多國際人才,但並未與當地的藝文圈產生密切互動,演出場域也僅停留在酒店中的劇場。2020年疫情來臨,旅遊活動停擺,《水舞間》停演後許多國際表演者皆歸鄉。少數過去留下的特技人才與教練,成為ECCircus計畫的合作師資。

相較於台灣,港、澳兩地沒有公立的馬戲與特技表演人才培育機構,反而是娛樂產業的需求造就了許多相關表演人才。例如鄺振業不僅有當代戲劇、小丑表演的背景,參與過曉角話劇研進社、香港話劇團和小城實驗劇團的演出,也曾先後在香港的海洋公園和澳門的新濠天地擔任全職表演者。而這次馬戲節中諸多街頭表演者,過去也有在遊樂園或賭場酒店駐點演出的經歷。

近年澳門城市藝穗節及其節中節不乏港、台團隊,加上當地馬戲實踐才剛起步,整體外地邀演為多的情況不令人意外,雜耍雜技大賽中也有許多港台選手的身影。為期兩天的澳門馬戲節,首日早上雜耍組比賽結束後,下午即正式開幕。所有受邀的表演者們從觀光客聚集的官也街,徒步遊行回到舉辦場地益隆炮竹廠舊址,由台灣馬戲之門的《遊戲進行式》為馬戲節正式揭幕。炮竹廠入口空地臨時搭設、僅90席的戶外舞台,爾後依序上演香港雙人組合「三分一馬戲」黃浩然、何浩暘的《軌跡》,以及小紅點小丑友伴計畫成員演出、鄺振業編導的小丑作品《鴉之家》。另有6組街頭表演在3個主舞台演出間的空檔輪番上演,散布在炮竹廠區域各處。

澳、港、台三地團隊帶來的作品,顯示了不同類型與階段的馬戲創作。由台灣團隊「馬戲之門」成員戴郁仁執導的《遊戲進行式》,以規範、遵循和破除規則的邏輯下,帶來富有團隊特色、高度互動性的演出;馬戲之門近年以「遊戲」為題,在諸多場域持續發展彼此相關聯、又不完全相同的系列演出,已有越趨成熟的態勢。《軌跡》是三分一馬戲2022年於香港大館「馬戲遊樂場」首演的作品,以水晶球、扯鈴和身體表演為主要形式,演出從兩人同著一件外套開始,有著對異中求同、同中顯異進行思考辯證的潛力。

《鴉之家》是2023年年初在澳門舊法院大樓黑盒劇場首演的作品,以小丑碰觸生死議題,安排在日落後上演也讓燈光有更好的效果。整體而言,《鴉之家》和《軌跡》的部分段落,需要更為聚焦的觀賞條件。雖然前者有布景和燈光的輔助,但在較開放的舞台空間中,偶爾仍有觀賞焦點發散的狀況。在藝術節規格、當地馬戲生態與團隊發展現況下,可理解為策展上暫時性的安排與選擇。不過,作為澳門首次舉辦的馬戲藝術節,整體規劃成功帶起熱度,在寒冷的天氣下觀眾仍絡繹不絕進入園區,也透過賽事和演出,讓三地包括專業及業餘在內的馬戲工作者們相互交流。

街頭表演於益隆炮竹場舊址各處進行,中為台灣表演者錢冠宇。(穗內有萃:澳門當代馬戲藝術節(第22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提供)

馬戲與澳門城市空間

近年針對澳門城市藝穗節的書寫,都會提到藝術、表演如何以不同的策略進入城市空間,有時亦被歸因於專業表演場地較少。過去在城市藝穗節的辦理和想像裡,並不是任何演出都想要、或有能力回應城市紋理或歷史脈絡,「全城舞台」的號召下,比較顯著的反而是對於體驗經濟和觀光文化如影隨形的投射。(註2)

澳門馬戲節舉辦的益隆炮竹廠舊址曾遭棄置多年,經過整修後於2023年初開放,屬於澳門政府當年稍後公布6個舊區活化地點之一。(註3)這些地點除了位於路環的荔枝碗舊船廠和氹仔的益隆炮竹廠,其他都在澳門半島,並全數交由澳門不同的酒店集團負責經營。益隆炮竹廠在澳門馬戲節結束隔天,即刻由金沙中國接手,換上了大量景觀化、適合拍照打卡的年節布置。

在藝穗節匯聚了觀眾、藝術家和評論人的「花生友之約」活動中,我從其他參與者口中得知,許多澳門當地民眾並不一定熟知益隆炮竹廠,對其重新開放知情的人也不多。澳門馬戲節在此舉辦,似乎也隱含著策劃單位與主管單位的協商,反映了使用藝文活動活化空間的期待。這並不是什麼壞事,倒是能從藝術節開幕簡短的遊街、園區街頭藝人的安排,到主舞台的節目,看到馬戲在開放空間演出的適應性與彈性。

曾坐擁兩齣特技/馬戲定目演出的澳門,並不常在日常中看到這類演出。文化局現有的「藝遊計畫」規劃了8個澳門可供街頭表演申請的地點,但有諸多限制,例如僅限週五到週日白天,某些特定場地僅供靜態類、無擴音裝置的街頭表演,或一個區域只能有一組表演申請。當地藝文工作者也透露,這些地點雖普遍為觀光景點,但實際指定的演出點並不總在人潮途經之處,往往聚眾不易。

然而,馬戲除了於街頭展技,以及劇場化、景觀化的定目演出外,還有其他路徑,進入公共場域的演出就是其一。用馬戲挑戰常規、可能與界限的身體來探索城市空間,能創造馬戲獨有、有別於其他藝術類型的美學體驗。雖然從目前藝穗節和藝遊計畫觀察,澳門對於公共空間藝術創作的想像與規範或仍有待開展,但即便像是益隆炮竹廠,也蘊含不只是搭設舞台和街頭表演的其他可能形式。

專欄廣告圖片
集結不同背景成員的首個澳門在地馬戲團隊ECCircus,於園區內一展訓練成果。(穗內有萃:澳門當代馬戲藝術節(第22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提供)

澳門文化政策下(馬戲)的限制與可能

2023年夏天,澳門最主要的公部門藝文補助資源「文化發展基金」通知藝術家應在創作中「避免包含不雅、暴力、色情、淫褻、賭博、粗言穢語、影射或侵害他人之權利等不當成分,以免被取消資助」。近百位藝文工作者和組織發表公開信,強調在作品中使用「不當成分」並不直接等同藝術家讚許這些行為,呼籲展開對話並維護創作自由。(註4)但這似乎僅是後續爭議的開端。今年藝穗節的變裝皇后節目《造美之城》在彩排後被官方要求修改表演,正式演出一場後被文化局以「內容有出入」為由要求停演。(註5)

面對審查,通常馬戲會被認為具有一定程度的優勢。不僅因為語言並非馬戲的必要元素,也能利用娛樂化的表演和親民特質來偷渡特定主題、想法或立場。然而,相較於界線模糊、自由心證的道德規定,馬戲在澳門面對的是更為明言的限制。去年9月頒布的《2024年文化活動/項目資助計畫》資助章程中就將「馬戲雜技」剔除於資助的活動項目外。澳門才剛起步的在地馬戲實踐,雖有隨定目演出而來的外地師資,但目前不友善的政策,顯然在缺乏專業排練空間、人才培育機構的情況下,又蒙上一層陰影。

這次澳門馬戲節獲得城市藝穗節節中節的青睞,算是暫時繞過了這個規定限制。雖然藝穗節並未明言規定節中節連續入選的次數,但就過去5年的趨勢來看,孵化精神下有輪替也是正常現象。在「花生友之約」中,便有與會者提及馬戲藝術節接下來將如何二度落腳,面對許多未知。隨著ECCircus計畫將告一段落,已成功跨出第一大步的策畫團隊與表演者們,接下來的動向也令人期待。

馬戲的發展和任何藝術實踐一樣,還是要回到創作者和團隊,一個藝術節也需要各種在地社群和資源的支持。也許補助申請時「委身」在戲劇或舞蹈類別之下是目前不得不的選擇,但創作美學高度和藝術行動力量還是關鍵所在,也需要與生態建立穩固、相互理解的關係,這點澳台皆然。馬戲藝術及其價值如何能獲得公部門和大眾的認同與支持,似乎是亞洲多地馬戲工作者們都曾經、也仍持續面對的課題。同時,掌握文化資源的單位也應有相應的專業知能,才能真正支持並協助馬戲藝術的發展。

註:

  1. 相關資訊請參考ECCircus網站2024澳門城市藝穗節節目冊
  2. 相關文章請參考莫兆忠〈在中心之外,尋找城市的負像〉、楊美英〈時時「非.日常」 處處是「舞台」? 2019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評論之省視〉、梁家綺〈在地是何地?側記第19屆澳門城市藝穗節「穗內有萃──On Site在地」〉、林正尉〈2017 澳門藝穗地名書:給下一個城市文化的十年備忘錄〉,以及于善祿〈劇院不足 所以「全城皆舞台」 澳門表演場地的二、三事〉等。
  3. 陳嘉俊,2023年9月12日。〈澳門政府公佈承批公司負責的六個舊區活化區域〉。亞博匯;IAG。
  4. 相關資訊請參考論盡媒體2023年9月29日報導〈文發基金:作品含「不當成分」或失資助 多名藝文工作者聯署 望約見對話〉
  5. 論盡採訪組,2024年1月25日,〈變裝皇后演出突被剎停 文化局指不符規定 劇團不滿被閹割〉,論盡媒體。
將於四月來台的香港三分一馬戲,受邀演出《軌跡》。(穗內有萃:澳門當代馬戲藝術節(第22屆澳門城市藝穗節) 提供)
台灣團隊「馬戲之門」在藝術節帶來《遊戲進行式》演出。(楊晴 攝 馬戲之門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24 ~ 2024/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