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Review | 戏剧

「后.真相」剧场与文本对决的真实

《血和玫瑰乐队》表面上的突破与革新,仍是在自我小圈圈范围内玩乐。 (陈又维 摄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以詹明信后现代主义的理论,套用在这三出戏上,其主要特徵为「主体的死亡」:王嘉明所要表述的没有中心和意义;「客体的溶解」(真实消失了):高俊耀要主客不分、却更显见历历分明;语言则为「符徵之流」:李铭宸符徵与符旨的断裂,符徵不再对应去「回译」成它们的符旨。但以过往理论如此套用现今的制作,亦没有多大的意义,只是再次验证所标榜的实验创新早已有前人所为。

2017新点子剧展

王嘉明《血与玫瑰乐队》

5/12~14

高俊耀《亲密》

5/19~21 

李铭宸《戈尔德思:夜晚就在森林前方》

6/9~11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PAR表演艺术》 第295期 / 2017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295期 / 2017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