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以自己的舞步 面对世界与自我 「Taiwan WeekX艺术家面对面X舞蹈篇」线上座谈侧记

「艺术家面对面X舞蹈篇」线上座谈现场。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由去年延至今年、并改为线上进行的Taiwan Week,其中的「艺术家面对面」两场线上座谈也於6月下旬举行。首场〈舞蹈篇〉由台湾编舞家布拉瑞扬.帕格勒法、周书毅、郑宗龙与黄翊分享入选Taiwan Week的作品,然后由国际策展人——法国前国家夏佑剧院总监迪迪埃.德尚和英国沙德勒之井剧院艺术总监暨执行长阿利斯泰尔.斯伯丁对4部作品提问。

原订於去年(2020)4月TIFA期间举办的Taiwan Week,在评估全球与台湾疫情后,改於今年6月以线上方式进行,其中重头戏「艺术家面对面」,分为〈舞蹈篇〉与〈戏剧篇〉双主题,邀请4位国际策展人与7位近期於台湾发表作品的艺术家,在23日与24日两天,以社群媒体直播开讲的互动交流方式,广邀世界各地观众透过文字发问,跨时区网路相会。

两天的类论坛活动由两厅院副总监施馨媛担任主持,主观赏平台YouTube同步开设英文版与中文版双频道,活动配有专业口译,即时提供中英使用观众对谈内容。为时90分钟的对谈分作三部分,首先邀请与谈艺术家布拉瑞扬.帕格勒法(Puljaljuyan Pakaleva)、周书毅、郑宗龙与黄翊分享入选Taiwan Week的作品,接下来由国际策展人——法国前国家夏佑剧院(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Danse Chaillot)总监迪迪埃.德尚 (Didier Deschamps)和英国沙德勒之井剧院(Sadler's Wells Theatre)艺术总监暨执行长阿利斯泰尔.斯伯丁(Alistair Spalding)对4部作品提问,最终则开放线上听众与参与者自由提问交流。座谈由副总监开场,引言中也回应社群上对於11位「艺术家面对面」参与者皆为单一性别的质疑,在致歉同时,也期待观众持续给予两厅院监督与建议回馈。

布拉瑞扬.帕格勒法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针对作品,台湾编舞家与国际策展人热切交流

布拉瑞扬以酝酿5年多的作品《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参与 Taiwan Week,舞作以台东阿美族都兰部落里传统男性成长仪式「Pakarongay」训练精神,作为个体在群体社会中,如何能够勇敢展现自我、不丧失个体独特性的提问与回应。舞者踏著传统的「护卫步」於舞台上接续行进,在高强度、军事化的体能操演之下,舞者的个别特质在此一一展露。策展人斯伯丁在观舞后,对舞团成员的舞蹈背景提问,布拉瑞扬强调,在2015年返回故乡台东成立舞团时,经常对外述说成员们多为非科班生的经历,但经过5年多来密集且多样性的各式身体训练,团员们已然是能力充实的专业舞者,而作品也就是在团员彼此相互信任,愿意诚实挖掘自己、勇敢呈现的创作过程里诞生,未来这个作品仍能不断有新的可能。但对现阶段的布拉瑞扬来说,自己并不希望做「伟大」的作品,而是期待仍让想跳舞的原住民孩子更有自信、找到自己的热情与特质,并愿意在社会与群体生活的框架下,无所畏惧地展现自我,《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就是想传达这样的精神。而德尚则提出薛尼.波拉克(Sydney Pollack)的电影《射马记》与《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两者的相似面相,供布拉瑞扬参照。

周书毅《阿忠与我》为制作团队与剧场创作者郑志忠排练相处6个月后的产物,团队成员们以自身视角与经验共享,共织关於城市、身体和文化里,关於中心与非中心的对话。为照顾观众需求,经过反覆排练修正的口述影像,细腻照顾轮椅使用者的观赏体验,在演出当下与之后都引发讨论。斯伯丁好奇《阿忠与我》发展中的决定权与戏剧构作如何发生,周书毅浪漫回应,《阿忠与我》是由所有伙伴一起画出的一幅风景,周书毅再从每个人分享的回音中,汇聚出当下的决定,成为最终作品的样貌,创作过程并没有戏剧构作此一职务存在。而回应德尚对於享有共同经验,是否为被理解的必要条件,周书毅表示,他与阿忠就像海上的两条船,每一艘船都经历过不同的气候与海域,阿忠的船从未知的地方开来,而周书毅跳上了船,试著去理解船经历过的事物。而德尚询问作品中的熊布偶,实为友人送给阿忠的玩偶伙伴「多多」,阿忠带著多多於城市游走时,不时将它的眼睛遮住,因为阿忠认为,世界与剧场一样,很多时候是个「以实造虚,以虚证实」的地方。

甫成为国际表演艺术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年中大会10组新作提案之一的《毛月亮》,是郑宗龙於疫情爆发前完成的作品。「毛月亮」为天气现象的预告,编舞家有感於现代人类似乎拥有古代神只能千里通讯的能力,那么现代人所想像的神只与神话会是什么?作品中使用巨幅LED萤幕,并请来知名冰岛乐团Sigur Rós 配乐,冷冽的科技感与大山大水环境孕育出的音乐,对应在舞台上相对娇小,但奋力挥洒汗水的舞者,述说著文明与自然、人造与原初的互生与映照。斯伯丁对舞台上视觉比例、高度与空间颇感兴趣,郑宗龙表示,自己希望透过道家阴阳/正负相生相对的世界观,搭配自深沉下盘动能发展出来,抛弃理智与算计,带著野性与本能的舞者肢体,建构起台上带著故事的神话感叙事。德尚则拿「幽暗版的《春之祭》」作为类比,郑宗龙笑回《毛月亮》没有那么伟大,首演时也没有观众砸椅子或叫嚣,但两者皆以仪式化的祭典感在呈现人类的某些切面,他引述神话学大师坎伯(Joseph Campbell)的名言为舞作注解:「神话是众人的梦。」郑宗龙认为神只即是超越人类所及的一个「可能性」,而他在舞台上创作关於人类未来将活在萤幕里的寓言,竟也真实因为疫情而成为预言。

黄翊《小蚂蚁与机器人:游牧咖啡馆》於偌大的舞台深处,打造一间由机器人与人类共同经营的精巧咖啡馆,许多观众席难见的制餐与互动细节,皆透过由机器人掌镜的镜头,翻摄至大萤幕上,推进到观众眼前。作品核心希望传达科技与人性并不对立,两者和谐共处的概念。斯伯丁针对作品规模与演出场地提问,黄翊回应,自己多数的作品在中大型的剧场演出,这一次希望能够呈现出反差。德尚则以卓?林《摩登时代》与此剧的异同,希望黄翊说明,创作者认为,卓别林选择探索科技发展带给人类的冲击,他则选择讨论科技发展带给人类的帮助,《小蚂蚁与机器人:游牧咖啡馆》是可窥探未来生活与未来剧场的作品,舞台上发生的事情皆为真实,并非为梦幻泡影。而剧中的歌曲〈我爱你〉,则是想送给每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人,尤其是孩子。《小蚂蚁与机器人:游牧咖啡馆》也开发了亲子版本,表演者将带领孩子们在舞台上调制饮料、与库卡机器人一起上音乐课,让大人与小朋友共同感受科技与艺术的美好。

阿利斯泰尔.斯伯丁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面对世界,也面对自己

节目最终开放线上观众文字提问,法国编舞家克里斯汀.赫佐(Christian Rizzo)询问4位艺术家,在全球化的此刻,身为台湾艺术家的意义。布拉瑞扬与黄翊分别以原住民文化和科技岛国与艺术两个面向切入,郑宗龙认为,在台湾的创作者有责任将此处环境与血液里存有的远古文化,透过身体与创作传递给世界;而周书毅则以自己现阶段离开城市往南部迁移的经验,建议艺术家都应寻找城市之外的语言。柏林8月舞蹈艺术节前总监 Virve Sutinen则询问台湾团队的国际巡演何时能够重启,众人纷纷表示难以抓准;两位国际策展人也分别分享英、法剧院即将於7月逐步开放,欧洲在跨国艺术交流方面已是蓄势待发的消息。

最后,德尚仍针对疫情下的创作启发发问,布拉瑞扬以台东低物欲节奏的「简单生活,面对自己」与大家共勉,周书毅也在疫情期间思考艺术家在舞台之外生活的可能性,黄翊则趁机发展尝试360度剧场与VR形式,郑宗龙表示,疫情让人们回到更简单的自己,带来查验直觉与本能的可能。

本场线上交流展露两厅院希望成为在地艺术家整合与国际交流通道的野心,可惜首次尝试仍不时有技术问题干扰,原先预计直播后留在平台的影片,也因音乐版权问题而需要另外处理。但迈出第一步总是艰难,期待来年能在今年Taiwan Week的基础上继续前行。

迪迪埃.德尚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周书毅(图左)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郑宗龙 (李佳晔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黄翊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15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