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刺探类型间的跨界 重新省思历史、语言与身体 第19届台新艺术奖与得奖作品

颁奖典礼现场,台新艺术基金会董事长郑家钟(中)、执行长郑雅丽(左)、决选主席黎焕雄合影。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原定於6月初举办的第19届台新艺术奖颁奖典礼,因疫情搅局,延至7月10日以线上直播方式举行,揭晓3项大奖得主:获年度大奖的王大闳建筑剧场X叶名桦《墙后的院宅》,视觉艺术奖由张硕尹、郑先喻、廖铭和《台北机电人2.0:讯息瘟疫》夺下,表演艺术奖得主则为陈武康X杰宏.贝尔《拢是为著.陈武康》。再度没有外国评审参与决选的这一届,评审团主席黎焕雄表示:「由於没有语言和文化隔阂,这次的讨论效率高且透彻。」而整体来说,「本届作品的共同叙事,是对历史、语言、身体的重新省思,以及类型之间的跨界和刺探。」

迈入第19届的台新艺术奖,在疫情的影响下仅邀请国内评委进行评选,颁奖典礼也因此顺延,最终於7月10日首度以线上直播的方式进行。本届视觉艺术奖由张硕尹、郑先喻、廖铭和《台北机电人2.0:讯息瘟疫》获得,表演艺术奖由陈武康X杰宏.贝尔《拢是为著.陈武康》获得,年度大奖则由王大闳建筑剧场X叶名桦《墙后的院宅》获得。直播现场无观众与入围者,得奖者以视讯方式发表感言,有种温馨而亲近的感觉。此外,台新艺术奖开放线上投票,供观众票选有望夺得大奖的作品,进一步提升观众的参与感。

本届决选团由国内的7位委员组成,主席为黎焕雄,提名观察人代表王柏伟、高俊宏、魏琬容,及外聘委员吕佩怡、陈贶怡、鸿鸿。委员们从包含7件视觉艺术与8件表演艺术的入围作品中进行评选;评选时为遵守室内群聚不得超过5人的规定,分成两室进行视讯讨论。谈及疫情之下决选团无国际评审一事,台新基金会执行长郑雅丽说明:「由於决选会议时台湾疫情升级,既不适合跨区移动,亦不适合以线上方式进行高密度的讨论,故原先国内外委员组合的决选改成了双北委员的组合,实在始料未及。在过去的评审经验里,国际评审未必理解作品中有关台湾文化脉络的部分,因此需要花多一点时间解释作品,不过我们还是想藉由台新奖向国外的学者或评论人介绍台湾丰沛的创作能量,将优秀的作品带出去。」

郑雅丽也提到,决选的结果,不能排除文化和语言隔阂对讨论过程的影响。以第18届的年度大奖《明白歌》为例,先不论其中关於白色恐怖深厚的历史与政治脉络,光就大量的念歌、说书段落,便较难在短时间内向非母语人士说明,而这可能也会影响评审时的考量。黎焕雄亦说道:「由於没有语言和文化隔阂,这次的讨论效率高且透彻,不过还是希望国际评审能参与这个机制,除了让年轻创作者有更多向外发展的机会,还能加入评审们对於全球趋势的观察。」

回顾2020年上半年,许多演出因疫情延后甚至取消,作品生产的步调不同以往。王柏伟表示:「去年的演出集中在下半年爆发,大团的作品相对少。为了把握能发表的时间,酝酿期和制作期程皆缩短,造成作品数量虽大,却多是轻薄短小类型的现象。」黎焕雄则表示:「目前还不确定接下来台湾的疫情会如何发展,它会完全改变我们的展演和观看模式吗?事态的变化看似没有尽头,如此情况下,本届作品的共同叙事,是对历史、语言、身体的重新省思,以及类型之间的跨界和刺探。」

年度大奖  

王大闳建筑剧场X叶名桦《墙后的院宅》

台北市立美术馆邀请叶名桦为「王大闳建筑剧场」制作的《墙后的院宅》,於紧邻北美馆的王大闳建筑剧场演出。这座每每前往北美馆都会经过的建筑,是由「王大闳建筑研究与保存学会」於2017年摹拟王大闳故居重建,包含红砖围墙、绿地庭院及同样以红砖砌成的建筑;该建筑其中一侧为整面落地窗,可由此看见内部,这样的设计也让它有机会成为镜框式舞台。《墙后的院宅》与此地紧紧扣合,由〈之上〉、〈游院〉、〈过日子〉三作组成,分别带给观众不同的观看经验——从〈之上〉的户外观看,到〈游院〉走入院内,最终在〈过日子〉里步入建筑。

叶名桦以王大闳生命的三个阶段作为演出发想,分别为出国求学的西方经验、儿时的苏州经验,及最后单纯地「过日子」。她巧妙运用舞蹈、戏曲表演、投影等元素与空间进行互动,「从王大闳先生的生活或喜好,去揣摩这场演出,其中也参考了他改写自王尔德著作的《杜连魁》。」王柏伟表示:「近几年建筑、空间与表演慢慢汇流,而这件作品呈现了一个较少被提出的点,也就是在功能划分明确的现代性居住空间中,要如何呈现人的精神状况?叶名桦这几年一直在尝试,将生活在空间中的人的形象(image)提炼出来,使之具象化,并与建筑空间良好地结合在一起。」

关於《墙后的院宅》的讨论相当热烈,委员们各执不同意见,最终决定将年度大奖颁给这个完成度极高的作品。黎焕雄表示:「评委们一致同意,年度大奖作品要突破过去框架,具有能够继续发展的未来性,并有利於跨界沟通、进行跨域探索的艺术实践。我们能看到今年入围的15件作品里,有几件确实已无法用传统的方式归类。最后选出叶名桦的《墙后的院宅》作为年度大奖时,委员们甚至为它究竟属於表演还是视觉艺术分类,稍微争风吃醋了一下,这应是一般决选中较少发生的状态。」

《墙后的院宅》中的〈之上〉一段。 (李欣哲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视觉艺术奖 

张硕尹、郑先喻、廖铭和《台北机电人2.0:讯息瘟疫》

於去年9-11月展出的《台北机电人2.0:讯息瘟疫》,原以为展览结束时台湾的疫情将会趋缓,没想到今年再度爆发。这档由张硕尹、郑先喻、廖铭和(Dino)共同合作的展览有两个展场,一个是位於公馆的立方计划空间,另一个则是靠近台电大楼站的龙泉市场。立方计划展场有张硕尹以电子废料和市场生鲜蔬果所做、不定期发出声响的机械装置,以及两场Dino的噪音表演;龙泉市场展区为期8天,强调市场「湿」的特性,在夜间无营业的时段,以灯光、声音、影像,及同样透过讯号驱动的香水喷洒装置,微调人们对市场的感知,形构出非日常的市场空间。

贯串两个展场的创作材料,是郑先喻从长期搜集的网路假新闻、酸文等「垃圾讯息」中进行资讯清洗,再转译成张硕尹的机械装置和Dino的噪音表演所需的符码。「计画初始的创作方式,是搜集电子废料做装置。常去的回收厂师傅可能只有国中毕业,但拥有修理精密电路板的技能,这些其实就是素人,而我的创作方式也经常是素人式的摸索。」张硕尹於入围访谈时如此说明。

王柏伟表示:「张硕尹关心的是90年代所谓素人、民间社会,或者说比较底层的人,他们蓄积的能量在哪里?现在甚至未来社会所需的能量在哪里?他认为这是当今被技术、经济架构与体制所缩限的社会氛围中,可能的突破点,因此他把90年代这种身体的、废弃物式的、cyberpunk的,和今日讯息的流动性结合在一起,找到过去跟未来、实体与虚拟之间的衔接点。」

《台北机电人2・0:讯息瘟疫》 (朱骏腾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表演艺术奖  

陈武康X杰宏.贝尔《拢是为著.陈武康》

由近几年多次为台湾带来舞蹈演出的法国编舞家杰宏.贝尔(Jérôme Bel),与台湾舞者陈武康一同完成的《拢是为著.陈武康》,在制作过程中清楚地展现了疫情之下,经线上完成的跨地合作。计画的开端,是2020年台北艺术节策展人邓富权向杰宏?贝尔提出邀请,与陈武康共同创作这出分为10段的舞蹈表演。「合作初期,杰宏?贝尔将他所谓的『谱』寄给我,这个谱就是事情发生的顺序,要进行什么样的调度、什么样的选择?里面有他个人的舞蹈回顾,也有我个人的历史回顾。」陈武康在入围访谈中说道。

整场演出围绕著一个既单纯又困难的提问:什么是舞蹈?我们可以看到由此向外发展、观念明确的10段表演,这10段表演又可略分为「身体」、「个人」、「他者」、「环保」等等概念,除了一些令人莞尔的身体表演,还有一段属於陈武康自身的舞蹈史叙事,最后的第8、9段,则是以纯动作、动作加上讲解、动作加上音乐的方式,3次呈现伊莎朵拉.邓肯(Isadora Duncan)的《母亲》,以及坐在舞台上,向观众口述眼前电脑播映的两件舞作:西蒙.福堤(Simone Forti)的《Huddle》与碧娜.鲍许(Pina Bausch)的《春之祭》。

谈及跨国共制中令人关注的权力分配问题,魏琬容如此评述:「陈武康用他的编、导、演突破了概念的架构,以属於自己的表演方式诠释杰宏?贝尔给出的美学命题,而我相当欣赏杰宏?贝尔和陈武康势均力敌的感觉。也许有人对该作中包含杰宏.贝尔曾经的舞作,抱持『这样还算全新作品吗』的质疑,但《拢是为著.陈武康》正是在挑战这件事:到底什么是表演?所谓『全新制作』的可能性是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突出的点。」

评审团肯定该作品:「演出不仅未被特定的概念架构所束缚,反而以深具生命厚度的表演,突显了演出者的艺术养成与生涯发展在身体所留下的轨迹,充分展现了『表演』在建构个体独特性上所具有的创造特质。」

视觉艺术奖得主张硕尹与郑先喻於现场连线。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拢是为著?陈武康》 (蔡耀徵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2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