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评论 Review | 戏剧

从《未来相谈室》思考参与的美感经验

(林育全 摄 原型乐园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参与式剧场成为显学的现下,於2010年开始运作的原型乐园,已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创作团队。其创作极重视表演、空间、媒材、观演互动的探索与实验,以公众参与及关系美学为主要关注,不断引介策划新型态展演计画,并连结艺术创作者与常民共同创作。尤其各种在夜市、街边、机车行、洗衣场等生活领域发生的展演,不仅在生活中发动戏剧场景、让艺术成为探索社会的方式,更因著主动靠近人群的过程,深化人与人之间、社群与社群之间的交流可能。

原型乐园《未来相谈室》

2021/1/30  15:30

台北 空总C-LAB联合餐厅展演空间

You & Now:一对一参与,独享的未来

2021年伊始,原型乐园的新作品再次与英国艺术家约书亚.沙发儿(Joshua Sofaer)合作,共同发展《未来相谈室》,邀请9位不同的人生预测师,涵括中医师、物理治疗师、职涯规划顾问、理财专员、哲学谘商师、家族系统排列师、量子信息解读师、占卜师、高龄社会研究员,与参与者一对一相谈。

展演进行总计6天、两个周末,一天有5五个场次,而每场次有5位参与者,各有10分钟时间与专家对谈「预测未来」。「未来相谈」是作品核心,却不是唯一。《未来相谈室》实分为三部分,在相谈之前,先由引路人带领参与者在空总进行小型导览。导览重点不在对於空总历史通透的认识,而是对应该空间於政权转换与治理移易的转变,并带入当时的小人物故事——无论是受中美冲突与抗议影响的剧团伶人,或是被豆浆烫伤的运饭兵,甚至园区中的植栽选择,都邀请参与者思考感受个人命运与国族发展的相互关联,藉此提问下一阶段的「未来相谈」:关於未来,有多少是我们可以自行决定、主动改变?又有多少只能顺应时局,实无能为力?而在50分钟的相谈之后,则又进入第三个环节〈说说看〉:该场次的参与者共同围圈,分享与5位专家对谈的经验与感受,让个人的体验有初步的交换回响。

不希望《未来相谈室》只是限定参与的稀缺式展演,创作团队同时拉出三层次的观看可能,扩大也加深观演的影响。除了最直接的5位参与者,相谈现场也设置桌椅,开放群众在场内游走或透过镜头转播「围观」。然而各相谈室的声音未有输出,作为围观群众只能听到只字片语,主要的经验来自现场氛围以及视觉的窥探。桌面上也设置提问纸,提供写下疑惑与好奇,让专家在直播时间回答。直播即是第三层次的观看,在5场演出后,每晚将有半小时的网路直播,专家会分享对当日经验的25名观众的观察,并且回应提问纸的问题。

作为实际参与的观众,《未来相谈室》实是一个美好的体验。独享50分钟的专属时间,能直接面对5位不同领域的专家,在他们的协助下以不同角度检视自己。不如文案上写的「未来预言」,就当天的经验更像是「当下检测」,从看不见的能量到看得见的身体、由社会经济而至家庭心理,认识现下的自己后,再由此想像未来。作为一个已经相对认识自己、也清楚目标的人,当天专家的分析其实给予我许多肯定和鼓励,即使与每位专家都只有10分钟的初相会,然因彼此的诚恳与专注,而有真实的交会。纵使参与后对个人有很大的抚慰与启发,然而步出相谈室的时候,有个的疑问一直困扰著我:这,算是一个「演出」吗?

Performativity:语言的述行与操演

《未来相谈室》直观上较不同於原型乐园过往的作品,一方面未如《夜市剧场》(2014)以夜市摊位为概念让观众点单演出、《跟著垃圾车游台北》(2015)让表演者跟著垃圾车出巡移动,就所穿梭的城区路线设计演出;又或是《机车好乐地》(2018)在机车行中展开音乐会或是邀请机车相关职人分享。上述作品皆直接进入庶民生活领域,藉由创作放大与转换日常的趣味与提供新的观看体验。其也不像《保一有保庇》(2019)半带角色成为警察体验保一总队的训练与工作,并藉由耳机在园区移动思索(编按);《小星星》(2020)邀请观众靠近扫描一个个装有QR-code音档的玩具娃娃,以艺术形式处理田调访谈内容。至於《未来相谈室》,除了现场空间装置与影像处理,我著实感受不到其「展演性」何在?

这样的困惑兴许来自我作为观众对「展演性」的既定想像,然而却也带动思考展演性的确切定义为何?是不是我个人想像的限缩造成理解的误会?为了避免落入与表演(Performane)的混同,回头爬梳Performativity的意涵,尤其参考德国学者丽希特(Erika Fischer-Lichte)的《行为表演美学》(Ästhetik des Performativen),知其起源为1960年代英国哲学家奥斯汀(J. L. Austin)的言说行为理论,强调日常语言的约束性与行动性,如结婚的证词与新船命名典礼,都藉由语言叙述形成仪式感并建构与深化事件意义。而1980年代美国学者巴特勒(Judith Bulter)更提出文化社会对语言述行的影响,发表性别操演理论(Gender perfotmativity),再次展现语言建构的概念对人们身体与身分认同的影响。而现阶段Performativity的展演意涵,则来自行为艺术家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的开展。

就此再连结回创作理念:「《未来相谈室》邀请观众在不安的社会氛围里,从自己的『个人未来学』研究起:检视过去(past)和现在(present),铺展出一个连结他人的全景未来(panoramic)。设定的展演基地是承载了多重历史的空总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C-LAB。希望藉空总C-LAB的未来文化实验场定位,回应艺术工作者在社会上的角色。」可见《未来相谈室》试图由空间场域出发进入心理景观,立基在语言的实验上,进一步拓展一场无形的内在展演。这个实验甚至可以说在演出消息发布时就发生:预测未来、单独相谈,却又被观看,种种明白又充满想像空间的文字叙述,已经影响著参与的意愿与行动——我想要知道多少未来?被观看的状态下是否还能真心坦白?知道未来以后会不会有影响?是否想要这样赤裸地被分析?而即使下定决心报名参与,当下又能交托出多少的自己,或是有必要交托吗?是我决定了未来,还是预言决定了我?

(林育全 摄 原型乐园 提供)

En-counter:相信深刻相遇的影响

当述行性结合上参与式展演,参与者将得到更深刻的体验。然而就以补助为创作主经费的台湾创作者现况与社会公共性思考,此类「参与」如何从个人扩散便甚为重要。因为疫情,2020年的悬宕与未决难免延续到2021年。在已经不安的社会氛围中,《未来相谈室》的邀请成为有趣的内在实验。在被分析预测之后,参与者是否会采取行动。若有行动与改变,当下的选择将影响「未来」,尤其是所期盼的未来。而若每人都采取了行动,未来又会如何转变——不过,如果没有人行动呢?

2月4日,原型乐园在此作的演出地点亦举办了一场「我们为什么要参与?谈参与式艺术的社会意义」讲座,主创者贡幼颖与约书亚皆为与谈人。就约书亚分享自2007年开始发展的「命名系列」,选择当地寻常人物,以霓虹招牌、花圃排字标志其名,或是为街道、公园与船舶两岸命名,让折射地方历史与演变的个人故事在公领域展现,并由此激发公众对话与讨论。或是一对一的「Opera Helps」计画(2012瑞典、2016英国、2020全球线上进行),在参与者对现实处境的提问申请后,宅配歌剧演唱者到府为其演唱。在私密专属的时刻,以艺术承接生命。

「Opera Helps」计画也令人联想到疫情期间,法国巴黎市立剧院「热线谘商诗」计画(Les consultations poétiques en langues étrangères),申请的观众call in抒发生活感受,而剧场演员将为之朗诵一首特制诗歌药签。然无论是直接进入公领域的计画,或是以个人为出发的演出,「看见」与「倾听」皆为其重点。一如《未来相谈室》参与者与观看者的回馈:能有一人全然、好好地倾听真好。

从传统镜框式的剧场展演,到现今愈来愈多的参与式演出,皆藉由展演空间创造了一个相遇的「场」,当下的凝结、无有鲩炕A提供余裕投射、共感、思考、整理自身。丽希特也说到,无论是行为艺术或是剧场,当开启观众的感知与觉察,那改变便已经发生。行动,可能很幽微,而我们只能相信。

再对照2019年原型乐园与约书亚共同主持的「艺术家与他的家人」工作坊,其藉由不同的创作活动与练习,以及参与家庭间的交流与支持,共同整理关系的样貌,经由艺术的距离,重新靠近生命中的重要关系人。当关系因著艺术练习有了不同的介入,现实也因而有所转化。若就此思考,《未来相谈室》的「个人经验」便是必须,是对后续公共性发生的投注。如9位专家与150位观众在此展演后有所变化,那未来也将扩散出不同的涟漪。

就此,《未来相谈室》似乎成为一场提问社会与创作的实验,探问人性、检视对彼此的弹性——我们能否接受彼此不同的生命样貌/创作期待,并为了多元可能共构更好的未来?

(林育全 摄 原型乐园 提供)

Art & Life:让美感交织经验

为了达成深刻的相遇,引动对话,原型乐园的作品皆有巧妙的设计性。空间上,「旋转」是重要概念,5个空间交错拼接成一个圆,参与者流转轮替进入,直播摄影机也非锁定单一房间拍摄,而是依著时间的刻度转动拍摄。当在场外围观时,亦常感受万物流转的意象。如同生命的流动、如同时间无法停滞,无论场内场外,在短暂驻留之后,只得前行、并待一定的时机成熟后,视角转换。演出因应著时间,因此也让相遇得要有「效率」,这倚靠著专家的能耐,也需要创作者事前与专家的沟通练习,并因应现场状况,共同让现场参与有机却又不失序。《未来相谈室》实以简单却又不简单的方式,或轻或重,凝视自身生命,并思考对未来社会发展的责任,对参与者或创作者皆然。

《社会参与艺术的十个关键概念》一书中,Pablo Helguera以「行为」作为社会参与艺术的一个关键概念:「艺术创作所能提供的并不只在於精准的再现,而是让解读复杂化,好让我们有可能发现并重新提问。只有当我们将自身置於那些悬而未定的位置,并坚持把它们转变为具体经验时,那些间隙才会成为意义之所在。」(注)而在意义尚未被指称之前,在间隙还是间隙之时,作为评论者或许也需要更多包容,不急著归类与化约,让未知的未来有多一点时间酝酿,毕竟经验是参与的主体,而不同的美感经验能共振出不同生命状态。尤其对应著数位现代生活带来的快速与孤寂,当虚拟与线上社群成为常态,或许藉艺术创造一对一的相处将是未来参与式展演的一大重点,也考验著我们能多相信人与人间的力量。

约书亚在讲座中引用Robert Filiou的话语:「艺术是为了让生活比艺术更有趣。」——这是他的创作起点,翻转与松动艺术与日常的框架。让生活先行,於是艺术也有更多可能。或许趣味才能成就更多意义,而原型乐园也与之互相激荡著,建构自己的游乐场,期许以艺术行动探索社会,玩耍地促成不同社群间的交流和理解。而剧场确实也需要这些特异与不同。

编按:该作为「2019桃园地景艺术节」中「玩地景」系列参与演出,於艺术节官网定名为《保一总动员》。此处则以「原型乐园」团队於历年作品列表里所示之《保一有保庇》。

注:Pablo Helguera著,吴岱融、苏瑶华译:《社会参与艺术的十个关键概念》(台北:国立台北艺术大学,2018年),页69。

(林育全 摄 原型乐园 提供)
(林育全 摄 原型乐园 提供)
(林育全 摄 原型乐园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