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妻羞妻‧休戚与共莫相欺 |
与传统版本相较,《王有道休妻》最大颠覆与实验之处在于将孟月华的内心挣扎予以形象化,由陈美兰和朱胜丽两位演员同台同饰一角。
与传统版本相较,《王有道休妻》最大颠覆与实验之处在于将孟月华的内心挣扎予以形象化,由陈美兰和朱胜丽两位演员同台同饰一角。(国立国光剧团 提供)
戏曲

休妻羞妻‧休戚与共莫相欺

国立国光剧团《王有道休妻》

TIME  3.27

PLACE  台北木栅国光剧场

国立国光剧团以「京剧小剧场」为号召,强调京剧现代化实验与颠覆精神,由艺术总监王安祈根据传统京剧《御碑亭》的情节为蓝本,新编为《王有道休妻》,在满场观众的期待下登场。

突破行当形象,著墨人物性格描写

该剧演出形式并未过度偏离京剧表演规范,新编声腔时而温婉动人,时而铿锵有力,就听觉而言,依然「京味」十足。表演程式撷取京剧的身段原则,根据情节发展与人物心理重新组合,适度彰显了京剧传统身段的美感,但在脚色行当上,则能突破老生、青衣的固定形象而著墨于人物内在性格的描写。

例如:王有道老生形象的道貌岸然却身陷男性封建思想的迂腐可笑、孟月华青衣端庄娴淑且仍保有欲望波动的真情刻画,御碑亭丑扮但冷静旁观地看尽人间风华,都是新编版本具备「嘲弄」的重要现代感表现。而盛鉴、陈美兰与谢冠生三位年轻演员的表现相当亮眼,适切地切割出生、旦、丑不同的角色形象,都是令人激赏之处。

与传统版本相较,最大颠覆与实验之处在于将孟月华的内心挣扎予以形象化,由陈美兰和朱胜丽两位演员同台同饰一角,随著剧情的发展,代表理性礼教的陈美兰,与代表感性欲望的朱胜丽之间的两极对比逐渐模糊,在编导相互合作下,企图将孟月华「精神出轨」的微妙情愫更加立体化。

但是,姑且不论前两场朱胜丽仿佛现代舞的动作表演,如幽灵般出现在上舞台帘幕后的尴尬突兀,仅就表演本身而言,如此两人同饰一角的处理,明显削弱了单一演员千回百转心理流动的表演可能性,唱词和说白虽然保有含蓄美感的想像空间,但是女性主题的「重探」反而失之过白,失去了女性意识控诉的力道与深度,倘若能够运用王有道与孟月华的夫妻情感基础作为解套的技巧,当能化解说理过白的迷障。

「御碑亭」拟人扮丑角,轻快且意味深长

另一个与传统版本不同却相当成功之处,在于「御碑亭」这座弹指间看尽人间悲欢喜乐的亭子,以拟人化的丑角形象出现在舞台上,对比于孟月华的角色创作包袱,御碑亭显得活泼轻快且意味深长,时而评论说理,时而嘻笑戏谑,穿梭在戏剧情境的现实与想像之间。其作为旁观者的身分,代表著创作者对戏剧人物的疼惜,更替代了观众对剧中角色投注了关怀,若说实验,御碑亭显然更加收获了实验的成果;甚至,御碑亭与孟月华若有似无的对话,实已具备了将人物内心世界揭露于外的功能,以「嘲弄」和「重探」的创作本意而言,丑角行当的御碑亭,其实更能入木三分。

《王有道休妻》制作规模虽小,实验与颠覆的程度或许见仁见智,但是后续潜力却令人期待,王安祈长年思索京剧在现代社会定位的苦心也有了创造性的发展可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