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春天的祭礼 |
张坚志《寻梦人》
张坚志《寻梦人》(刘人豪 摄 左派舞蹈协会 提供 )
演出评论 Review

南部春天的祭礼

即便表面的现代与突破的企图,作品的铺陈、推进,其实还是非常芭蕾舞剧的作法。舞者以手势表达著语意,角色有著分配,在庞大的编制里,陈婷玉显得镇定、掌控自在。在不断流动的变换组合中,呼应到每一篇章的松紧、氛围。于是我们看到王国权所饰的编舞家与排练指导一角无声地指示著舞者,舞者有条不紊地上下、组合,随著音乐的章节,画面显得优雅、不著痕迹。

即便表面的现代与突破的企图,作品的铺陈、推进,其实还是非常芭蕾舞剧的作法。舞者以手势表达著语意,角色有著分配,在庞大的编制里,陈婷玉显得镇定、掌控自在。在不断流动的变换组合中,呼应到每一篇章的松紧、氛围。于是我们看到王国权所饰的编舞家与排练指导一角无声地指示著舞者,舞者有条不紊地上下、组合,随著音乐的章节,画面显得优雅、不著痕迹。

春之祭—世纪新篇

6/22~23  高雄 大东文化艺术中心

来到高雄观看春天艺术节最后一档「春之祭—世纪新篇」的演出,也观看甫于去年成立的大东艺术文化中心。

年轻编舞者展现突破性表现

第一段由在南台湾创作不辍的蔡博丞提出《无声呐喊》,这支简短到几乎如整场节目序曲的小品,芭蕾味的舞蹈表现、斗牛式的男女张力,是我观看蔡博丞作品以来,最数一数二的作品。舞者张圣和、黄依涵就著斯特拉温斯基的弦乐小品,将每一个动作,都「作进」音乐里去了!作品依然有著蔡博丞的大气:简洁的舞台上,单靠著舞蹈的编写、舞者的coaching,将这一出据云出自电影《饥饿游戏》的作品,发挥得张力充满、令人目不转睛。未几,动人的演绎即消失,有如一场不知从何而来、将往何处去的时空。

第二段进入张坚志编写的《寻梦人》,一名年轻的魔术师(张坚贵),在低垂的大幕前,于观众眼前一人作著魔术,动作熟练,从寻常的戏法,进入甚且带著些诗意的幻影,如抓「光」放在玫瑰上,或是冷硬的棍子变成两张巾……幕起,我们看到台上原来有著吊索挂著的一男一女,女著艳红的长裙,男黑衣裤,红色的衣领与腿侧边的红相呼应。这一吊索人的设计,其实出自乐曲本身故事里的人物——一个人偶,但编作者却衍伸成进一步身不由己的意象。两人被索拉著,却试图相偎,光影中吊索刺眼地亮著,视觉上是成功的塑造。摆荡间,裙摆的飘荡呼应著小提琴静静的弦音,节奏有味。是我观看张氏兄弟自立门户以来最好的一次作品。

此次全场演出的设定,都是选用斯特拉温斯基的音乐,在全球同步欢庆斯氏《春之祭》首演至今百年的今时,如此的命题可谓想当然尔却不见得是件易事。此次却执行地很好:四支作品,有著一气呵成起承转合(虽然不见得就是这样的顺序)般的连贯性,让整场演出,更增可观处。大幕前聚光灯下的魔术师,可谓上、下作品间的切换现身,一方面也营造、承接了斯氏作品里难解的神秘性;并是个理想的选择,兼顾了张氏兄弟「长弓」舞团产出对「游戏」一向的偏好!我想,这次演出齐一的制作条件:服装、灯光、音响……以及不可不提的斯氏那紧密而强而有力的音乐命题,在在提供了年轻编舞者一个突破的表现机会,或是作品获致质感大幅提升的原因之一!

第三段由张雅婷编创的《惊蛰》,则是更进一步堆叠到了斯特拉温斯基芭蕾舞剧乐曲著名的磅礡气势,用的虽只是他的交响曲,也看似为下半场的《春之祭》重头戏,预作铺陈。然而此一作品,除了杰出的舞台设计、灯光、服装等撑起了乐曲庞大的合唱氛围,造景的任务之外,观众却是一无所获,编创者退居到最幕后,的确是如节目单所云,对斯氏献上最高敬意了!然而,张雅婷对画面悉心的安排,如前景安插的匍匐动能、后景费心调校的庞大动静与音乐间的细致变化等,又显示了对舞台、画面元素掌控的充分能力与敏感度,让人期待她更多的作品!

《春之祭》新编展现亲民性

中场之后压轴的《春之祭》,则是我继二○○七年之后,有幸再观陈婷玉的作品。当年「生命记事—陈婷玉创作舞展」里生猛的活力、与「说了算」的洒脱,及实则深思的编舞想法,令我印象深刻。暌违六年后,第一个亮相,依然不羁地不同凡响:四个年轻舞者,一字排开在眼前,场景是《春之祭》的排练室,这次音乐选用四手联弹的钢琴版本,是个不同凡俗的做法。一方面把百年管弦的沉重担子给拉了下来,另一方面,也符合排练场的现实。两位钢琴家潘祖欣、许溎芳,单靠两双手与一架钢琴,就把原版本那低抑又磅礡、如云霄飞车也似的节奏与戏剧性,完全烘托了出来,可谓表现杰出!

即便表面的现代与突破的企图,作品的铺陈、推进,其实还是非常芭蕾舞剧的作法。舞者以手势表达著语意,角色有著分配,在庞大的编制里,陈婷玉显得镇定、掌控自在。在不断流动的变换组合中,呼应到每一篇章的松紧、氛围。于是我们看到王国权所饰的编舞家与排练指导一角无声地指示著舞者,舞者有条不紊地上下、组合,随著音乐的章节,画面显得优雅、不著痕迹。或许是家学因素,陈婷玉对音乐的敏感性带动的自然编写,使得聆赏斯氏此一耳熟能详的作品,成了件赏心乐事!而在演绎上的新意,又使此一巨作,呈现了难得的亲民性(accessibility),带你一步一步进入。

这样的紧扣、改写,其实需要非常大而周全的专注力。陈婷玉甚且在视觉上安排了王国权与排练指导到台下,在乐池部位观看著台上的排练,一如排练会有的场景。这样的突围一方面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加深了作品的亲切性,视觉上,也创造了多重的视点,呼应到此时乐章更起伏的丰富变化。灯光,也一度一时微暗在一男角的回眸一视中,令人不禁期待著后续会有什么样的剧情变化。一切的戏剧性埋伏在低调的细微里,令人期待著后面将有的熟悉磅礡。

舞台视觉未能撑起全场气势

然而,创作似乎不是顺著这样的脉络处理的。与其进入想当然尔的《春之祭》的正式演出,作品却岔出去花费了不少力气换景、服装,来到舞者生活的私密片段。以更直接(甚且包括手机,但仍不发声)的戏剧手法,交代男女除了台上的争风吃醋,私底下的你情我怨。但,或许是戏剧的安排不够,也或许是布景、服装的定位不够清晰,又或许,是灯光不足!在遥远的几尺之外,观众其实对角色的关系不是那么清楚。于是,当最后结尾男女要角间呼应著原作里的巨大生死、挣扎原型的彼此娇嗔怨怼、勾心斗角,便显得儿戏!而重头戏的《春之祭》主轴,囿于舞台视觉的未能撑起全场应有的气势(舞者上半部的脸大部时间几乎都是黑的),便失去了应有的质感,整体的对比出不来!

春天艺术节这档舞蹈重头戏的制作水准令人惊艳!编创者、舞者的戮力表现,也令人欣喜。大东艺术文化中心虽在软硬体方面,仍有改进的空间,也达成视觉的惊奇。但新起的南台湾,还是令人兴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