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歧视同性恋 葛济夫、涅翠柯被要求表态 |
大都会歌剧院开季首演当天,维护同志权益的民众在门口拉开彩虹旗抗议俄国的反同性恋法令。
大都会歌剧院开季首演当天,维护同志权益的民众在门口拉开彩虹旗抗议俄国的反同性恋法令。(AP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俄国歧视同性恋 葛济夫、涅翠柯被要求表态

因为俄国总统普亭在今年六月签署法案,禁止「宣传非传统关系」,使俄国境内的同志感受威胁,也引发各国人士的强烈反应。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开季首演柴科夫斯基《尤金.奥涅根》,演出的俄籍指挥葛济夫与女高音安娜.涅翠柯,都遭到抗议并被要求表态,而且抗议从场外延烧至场内,让所有观众都得面对这个事件。

因为俄国总统普亭在今年六月签署法案,禁止「宣传非传统关系」,使俄国境内的同志感受威胁,也引发各国人士的强烈反应。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开季首演柴科夫斯基《尤金.奥涅根》,演出的俄籍指挥葛济夫与女高音安娜.涅翠柯,都遭到抗议并被要求表态,而且抗议从场外延烧至场内,让所有观众都得面对这个事件。

大都会歌剧院每季首演,是纽约艺文界盛事,不过今年九月廿三日当盛装打扮的贵妇名媛富豪和影视名人翩翩走上红地毯时,迎接他们的不光只是剧院安排的实况转播摄影机,还有拉著彩虹旗做变装打扮的同志权益抗议者。

这个抗议并不意外,因为大约从一个月前,网上已经开始发动连署,要大都会对俄国镇压同性恋的法令表态。今年六月,俄国总统普亭签署法案,禁止「宣传非传统关系」,使俄国境内的同志感受到新一重的威胁,在国际上激起强烈的反应,尤其是以要求奥运委员会撤销明年二月在索契举办的冬季奥运的呼声最为高涨。

歌剧首演遭抗议  指挥歌手都卷入

大都会卷进这场风波,是因为首演的剧码是柴科夫斯基的《尤金.奥涅金》Eugene Onegin,指挥是葛济夫(Valery Gergiev),女主角是安娜.涅翠柯(Anna Netrebko)。对同志运动者来说,音乐史家一般都相信柴科夫斯基有同性恋倾向,葛济夫和涅翠柯不但是俄裔(涅翠柯还有奥地利籍),还是当今最具国际知名度的俄国音乐家,而且都曾支持普亭重新出马选总统,因此不但要两位艺术家「登高一呼」反对普亭的镇压,大都会也应该将该场演出献给俄国的同志。

场外的抗议延续到场内,在葛济夫出场后,顶楼的观众席里突然接连两声「Anna,你的沉默害死了俄国同志!」「Valery,你的沉默害死了俄国同志!」让所有观众都得面对这个事件。

大都会当晚演出的节目单里,夹了一封经理葛尔伯(Peter Gelb)的公开信,解释他为何不将演出献给俄国同志。他说虽然大都会不歧视不同性向、宗教、种族的人,但艺术舞台不是表达政治意见的地方,而且剧院有来自全世界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如果为单一国家的人权问题表达立场开了先例,那以后就没完没了了。

仅管有抗议者以大都会在一九五五年邀请黑人女低音玛丽安.安德森(Marian Anderson)上台为例,认为这是大都会间接表达政治立场,但这毕竟不是白纸黑字批评种族歧视,否则大都会也可以指出本次演出男主角的波兰男中音Mariusz Kwiecien是出柜同志。

三周后再遭抗议  葛济夫仍沉默

但抗议者不只要大都会表达立场,还要艺术家也表态,尤其是与普亭关系特别良好的葛济夫。三周后当他带领马林斯基乐团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出时,同样的场面又上演。抗议者指出,今年春天马林斯基新剧院启用时,普亭不但到场,还颁赠他「劳动人民英雄」的头衔,所以他有责任要批评普亭。

至今为止,涅翠柯已经发表声明,说她个人从不歧视同志,但葛济夫则还是沉默以对。我们无法知道两人对同性恋的看法,所谓「不歧视」,并不一定就是友好或支持,事实上是今天在欧美大多数国家,不管是任何行业,想要不跟已出柜的同志共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是不是代表他们要反对一个国家的「歧视」政策,特别是这个是他们自己的国家,而且是一个只有表面民主的国家像是俄国?

艺术家有没有责任表达政治立场,甚或仅是为社会不公义倡言,不是一个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走过戒严时代的台湾艺术家,都曾为这个问题长考过;今天两岸三地的艺术家,也仍然要面对类似的问题。当年邓丽君据说是因为六四天安门镇压而拒绝到中国演出,今天的艺人要不要做同样的决定?或甚至该不该、敢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发表意见(像参加香港每年六四的纪念活动)?张艺谋做奥运,是不是表示他被北京摸头了?二○一一年艾未未被未审拘押,西方许多博物馆艺术家连署抗议,中国的艺术家是不是也该参与,如果他们不参与,其他人有没有权利去抗议并要求他们表态?追求真善美的艺术,偏偏只能在不完美的世界里演出,谁说大都会歌剧院与俄国的风波,不会在其他地方重演?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