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 玩味剧场的魔幻时刻 |
在莎剧工作坊中,老师们认真聆听。
在莎剧工作坊中,老师们认真聆听。(林韶安 摄)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活在当下! 玩味剧场的魔幻时刻

侧记高中教师的「莎士比亚戏剧工作坊」

今年是莎士比亚诞辰四百五十周年,国家两厅院特邀「莎士比亚环球剧院」再现伊莉莎白时期的《仲夏夜之梦》,本刊也特别举办「莎士比亚戏剧工作坊」,带领教授表演艺术的高中老师进入莎翁的黄金年代,除了介绍剧作家的时代背景外,也透过分组读剧,直接碰触文本情绪。在同党剧团团长邱安忱的引领中,无形地洒下艺术教育的种子。

文字|张慧慧
摄影|林韶安
第259期 / 2014年07月号

今年是莎士比亚诞辰四百五十周年,国家两厅院特邀「莎士比亚环球剧院」再现伊莉莎白时期的《仲夏夜之梦》,本刊也特别举办「莎士比亚戏剧工作坊」,带领教授表演艺术的高中老师进入莎翁的黄金年代,除了介绍剧作家的时代背景外,也透过分组读剧,直接碰触文本情绪。在同党剧团团长邱安忱的引领中,无形地洒下艺术教育的种子。

适逢大英帝国剧场代表人物的莎士比亚诞辰四百五十周年,十月初,两厅院国际剧场艺术节大手笔邀来「莎士比亚环球剧院」(Shakespeare's Globe Theatre)再现《仲夏夜之梦》,这出伊莉莎白时期融合古典、现代元素的经典喜剧,由艺术总监多明尼克.壮古(Dominic Dromgoole)执导,堪称是今年度不可错过的重点莎剧制作。

而在仲夏爱情热浪袭来前夕,六月中旬的某个早晨,本刊也于国家戏剧院举办「莎士比亚戏剧工作坊」,由同党剧团团长邱安忱导聆,带领身处表演艺术教学前线的一群高中教师们重返莎翁的黄金年代。工作坊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除了全景介绍剧作家的时代背景外,也重点比较各国知名的舞台呈现;第二部分则透过专业演员带领学员分组读剧,从文本直接感受剧中人物的心绪起伏。

剧场人如何讨论莎士比亚

甫于二○一四台南艺术节演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马克白》的邱安忱,二○○○年自纽约返台创立同党剧团后,融合真人、戏偶、面具、多媒体素材创作,初期以系列同志题材的作品,如《不想一个人寂寞》、《恋人物语》、《世世代代》、《新天堂公园》、《有志一同!独角戏联演》、《家书》等为人所知,随后拓展关注焦点,二○一一年演出普立兹奖独脚戏《我的妻子就是我》,隔年演出希腊悲剧面具作品《奠酒人》,难得可贵的是,除了编导外,邱安忱更是台湾少见的以不惑之年活跃于舞台的男演员。

而当剧场人讨论莎士比亚,他们讨论的是什么?

面对莎士比亚这堵高山,他们要划出哪些路径浅显易懂地深入这位古今中外最有名的剧作家?幸好罗兰.巴特「作者已死」这套在伊莉莎白时期尚不适用,透过作品认识作者仍是最清晰直白的方式。当邱安忱问起对莎士比亚作品的认识,在场的老师们不约而同地直指「四大悲剧」──《哈姆雷特》、《马克白》、《李尔王》、《奥赛罗》,与「四大喜剧」──《仲夏夜之梦》、《皆大欢喜》、《第十二夜》和《威尼斯商人》。

提到著名的四大悲剧,邱安忱不忘提醒六月底来台的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罗密欧与茱丽叶》并非其一。除了以大量影片佐以说明,并比较各团四大悲剧的版本差异外,邱安忱也特别推荐日本导演黑泽明于一九五七年改编自《马克白》的电影《蜘蛛巢城》,是至今众多创作者仍难望其项背的杰作,他以鹫津武时之妻浅茅怂恿鹫津弑君一幕为例,「你看!这女人融进黑暗里,又从黑暗中走出,根本是鬼!只有黑泽明才拍得出来!」

但四百多年过去,当年的莎剧与当代有什么差别呢?当年受限于两性不平等的社会思维,让莎剧多由全男子搬演,更难以想像的是,艺文之邦也将剧场视为扰动民心的堕落游戏,不只戏院少,且大多设置于城墙外围,被称为「恶魔的巢穴」。邱安忱说,莎剧中大量的「旁白」现今多不适用,当年因应剧院小巧,演员与观众距离极近,演员能清楚地看见台下的观众,对话能有明确的指涉,因此能以「旁白」向观众表述心之所想,「但现在在大剧场演戏,演员多半只能看到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他笑著说。

日常生活的扮演

除了自言自语的内心戏外,莎士比亚对于人物性格的精准掌握、流畅精巧的故事安排、优美且意象丰富的语言,则是使这些文诌诌的作品至今仍传唱不衰的重要原因。

而借由工作坊读剧的实际练习,不仅让故事中的细节突显,文字的韵味也透过声音的线条更加清晰了。工作坊下半部分,由专业演员王榆丹带领老师们操演声音的扮演,撷取《仲夏夜之梦》第一幕第一场进行演出。有趣的是,习惯讲台授课的老师们,对于「日常生活的扮演」并不陌生,读起本来并无生涩之感,趣味横生。

赫米亚:天啊!你这骗子!你这花中的蛀虫!你这爱情的贼!哼!你乘著黑夜,悄悄地把我的爱人的心偷了去吗?

海丽娜:真好!难道你一点女人家的羞耻都没有,一点不晓得难为情,不晓得自重了吗?哼!你一定要引得我破口说出难听的话来吗?哼!哼!你这装腔作势的人!你这给人家愚弄的小玩偶!

一对彼此互属的男女与一对单恋的男女因精灵帕克的三色菫花汁液爱情灵药,演变成错综复杂的四角恋。莎士比亚除了以深情的语言描述爱情的甜美与求之不得的失落,比如赫米亚因拉山德心生别恋,哀怨地吐露:「我的爱人身上,存在著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竟能把天堂变成一座地狱!」小三与原配叫嚣对骂所使用的生动比喻,如「花中的蛀虫」、「给人家愚弄的小玩偶」也让这场读剧充满欢乐的气氛。

「一场好的演出是看演员是否活在当下。」最后,邱安忱简单回应老师「如何评选学生的舞台剧演出」的提问,却也总结了本次工作坊的核心。观看演出,动人的情节、精美的舞台、灯光的巧思、考究的服装,终究要靠舞台上的人撑起所有元素,从另一方面来说,观众也得「活在当下」,才能让剧场的魔幻时刻成立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