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尝家的百般况味 两厅院新点子剧展《窗明几净》《拼装家族》 |
《窗明几净》借由一个家庭男主人出轨的故事,串连起四个女人面临死亡前,如何打破婚姻、种族、阶级等芥蒂,重新思考生命、爱与欢笑的意义。
《窗明几净》借由一个家庭男主人出轨的故事,串连起四个女人面临死亡前,如何打破婚姻、种族、阶级等芥蒂,重新思考生命、爱与欢笑的意义。(国家两厅院 提供)
戏剧

品尝家的百般况味 两厅院新点子剧展《窗明几净》《拼装家族》

什么是「家」?一个千回百转也难解,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答案的大哉问,如何在剧场里演给你看?两厅院新点子剧展以「一家の味」为题,邀来同党剧团《窗明几净》与动见体剧团《拼装家族》,分别由黄郁晴与吴定谦执导,透过国外翻译文本与本土原创剧作,透视现代家庭辛甜苦辣、五味杂陈的多种况味。

文字|廖俊逞、国家两厅院
第281期 / 2016年05月号

什么是「家」?一个千回百转也难解,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答案的大哉问,如何在剧场里演给你看?两厅院新点子剧展以「一家の味」为题,邀来同党剧团《窗明几净》与动见体剧团《拼装家族》,分别由黄郁晴与吴定谦执导,透过国外翻译文本与本土原创剧作,透视现代家庭辛甜苦辣、五味杂陈的多种况味。

两厅院新点子剧展

黄郁晴x同党剧团《窗明几净》

5/6~7  19:30   5/7~8  14:30

吴定谦x动见体《拼装家族》

5/13~14  19:30   5/14~1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2016TNAF台湾精湛 动见体《拼装家族》

5/28~29  14:30   5/28  19:30

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剧场

INFO  02-28830885

什么是家?是带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同住在一个屋簷下构成的社会组织?还是没有亲属关系、没有缔结婚姻,仍旧相互照顾,成为彼此生命中重要、不可或缺的组成?随著时代的演进,家庭观念面临巨大的变化与冲击,尤其离婚率居高不下的今日,家庭结构逐渐崩坏瓦解,再加上多元成家的议题崛起,提供了家的多元形式想像,也挑战了传统家的定义与规范。今年的新点子剧展以「一家の味」为题,邀来同党剧团《窗明几净》与动见体剧团《拼装家族》,分别搬演国外翻译文本与本土原创剧作,透视现代家庭辛甜苦辣、五味杂陈的多种况味。

《窗明几净》  四个女人的生命思考

《窗明几净》为美国剧作家莎拉.茹儿(Sarah Ruhl)的代表作,是泪中带笑的黑色喜剧。剧情描述一名来自巴西的年轻女孩,受雇为一位女医生打扫房子,然而比起洗衣抹地,她对想出「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更感兴趣。

有一天,女主人有洁癖的姊姊登门造访,偷偷和女佣达成协议让她来做家事;同时间,男主人与他的癌症病人坠入爱河。导演黄郁晴表示,全剧借由一个家庭男主人出轨的故事,串连起四个女人面临死亡前,如何打破婚姻、种族、阶级等芥蒂,重新思考生命、爱与欢笑的意义。

七年前就曾在学校搬演此剧,黄郁晴说,莎拉的剧本表面看来很通俗,却是以女性的视角,将生活中每件小事情咀嚼出它的特殊含意。「这个剧本太迷人,角色鲜明有趣。」七年后她以全新视角重新演绎。「过去忽略了女主人这个角色,把她塑造成无趣的人,仔细探究才发现,这位女主人五十岁才第一次失恋、第一次失去、第一次失败,她该如何面对迟来的人生功课?」

一尘不染的居家环境是女主人心境的投射,黄郁晴认为,「女主人其实是个很压抑、很自制的人,她一直试图把自己的人生过得条理分明。所以房子才会乾净洁白得让人心慌。」随著其他角色的逐步加入,为这个纯白的房子添加了色彩,「这些颜色、这些混乱、这些脏污,都是生活的痕迹。」而这样,才像个有人住的家。《窗明几净》将由蒋薇华、吕曼茵、谢琼煖、安原良、陈信伶人等实力演员主演。

《拼装家族》  多元成家的写实范例

《拼装家族》是曾以电视剧《刺猬男孩》拿下金钟奖的编剧詹杰之最新剧作,灵感来自日本「无缘死」一词,意指人情淡薄、不再有交集的无缘社会。詹杰说,「无缘死」指的是独居者平常不与他人往来,即使在屋中死去也没人发现。「这种没有跟任何人联系的生存方式,重新给了我对『家』定义的想法。」故事的角色有录影带出租店的夜班女孩、废柴导演、中年司机大叔,放浪的轻熟女看护,以及阿兹海默症老人,这群社会边缘人拼凑而成的虚拟家庭,因为海蟑螂占屋事件,最后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导演吴定谦表示,詹杰的剧本向来挖掘我们不熟悉、却真实存在的社会阴暗面,一群为了利益假扮成一家人的社会底层成员,却在一个契机之下发展出比血缘还紧密的关系,是讽刺,也是个警世寓言。「它诉说的是台湾正在发生的故事,非常贴近我们的生活,可以引起许多共鸣。」演员柯一正、邱安忱、张诗盈、李劭婕、吕名尧等,分别来自不同的表演背景,仿佛剧中角色来自不同的角落。排戏的过程其实就是在「拼装」,经过切磋、磨合之后,「家庭感」油然而生。

舞台设计也呼应「拼装」的主题,吴定谦将表演空间设定为写实和非写实两个区块,在外围的非写实区,大小道具四散各处,演员可以自由游走在两个区块移动道具,把各式不合时宜的道具拿上舞台,拼装出家庭的「幸福感」。演员在非写实区的移动、情绪是能被看见的,营造一种窥视感,呈现角色不为人知的一面。排练至今,吴定谦强调,最大挑战在于,要扮演社会边缘人,演员还是太「美」了,「要找出每个人的缺陷、呈现出不完美的那一面,挑战演员的本能惯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莎拉茹儿的剧作狂想

莎拉.茹儿(1974-)今年四十二岁,生于伊利诺州,现居纽约,是美国新生代剧作家的代表人物,亦受世界剧坛瞩目。身为剧作家,茹儿具有锐利的女性视角,以独特的幽默笔法反映当代社会问题,同时深富情感。对于不同族群文化,也有精采的描绘。

导演鸿鸿认为,茹儿的剧本中充满各式狂想,例如在《受难剧》Passion Play中,鱼会走路,改编自希腊神话的《尤丽迪丝》Eurydice,石头会讲话、电梯会下雨,《忧伤剧》Melancholy Play,女人变成杏树,在《迟到:牛仔之歌》Late: A Cowboy Song当中,还有一匹马介入男女主角的感情生活。搬上舞台,不仅挑战导演的想像力,亦考验演员非写实的表演能力。

二○○四年发表并入围普立兹奖的剧作《窗明几净》让茹儿声名大噪,从外百老汇逐步迈向百老汇。《窗明几净》用喜剧手法揭露现代家庭问题,反映阶级关系与种族问题的现实,也触及现代人的外遇、疾病与死亡主题。(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