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舞家苏威嘉 来回刻步,为了最独享的自由 |
苏威嘉
苏威嘉(许斌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编舞家苏威嘉 来回刻步,为了最独享的自由

也许是双鱼座的关系,在苏威嘉身上总看到一种反差。关于日常,他说自己是宅男,打电动,却也爱搜集小艺品。关于表演,费尔德说他是:「王子的灵魂住在胖子的身体里」。关于编舞的执著,他没有王子的骄傲贵气,更没有流浪找灵感的浪漫,他宁愿守在排练场上,静静观察,细腻谦逊地埋首编织。只是一个挥手,就分成好几格细细品味。他来回雕琢「步」,只为霎那自由。

文字|樊香君、许斌
第291期 / 2017年03月号

也许是双鱼座的关系,在苏威嘉身上总看到一种反差。关于日常,他说自己是宅男,打电动,却也爱搜集小艺品。关于表演,费尔德说他是:「王子的灵魂住在胖子的身体里」。关于编舞的执著,他没有王子的骄傲贵气,更没有流浪找灵感的浪漫,他宁愿守在排练场上,静静观察,细腻谦逊地埋首编织。只是一个挥手,就分成好几格细细品味。他来回雕琢「步」,只为霎那自由。

2017TIFA骉舞剧场 苏威嘉《自由步—身体的众生相》

3/30~4/1  19:30   4/2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穿过骉舞剧场,苏威嘉正在教课,那是他最爱的芭蕾。

「展开的手要像撒花。」

「不只把腿伸直,要骄傲的。」身形硕大的他,温柔和缓地说著。

又或著自嘲一下「收回来的手,忧愁的,忧愁我怎么这么胖」。

看著他柔软却有韧性地示范双手如何带动转圈与跳跃,真难想像儿时的苏威嘉其实不喜欢芭蕾,更多时候是跟妈妈去跳爵士舞,或是打打羽毛球。「灵活应该是这样来的,那时候还不是胖子喔。」苏威嘉立马补充。

不喜欢芭蕾,「因为被女生排挤,又穿紧身裤,那时觉得武功课比较帅。」这是女多男少的学舞生态常见现象。幼时心灵虽脆弱,可塑性却也相对高,一位芭蕾老师陈瑾瑜,就此让他不再排斥芭蕾,甚至有了考舞蹈班的念头,「老师很有亲和力,讲解也很清楚」他印象深刻。

三人默契,最折磨的步

但要说一路带他在舞蹈圈杀出一条血路的,还是非陈武康莫属。「没有武康,就没有我。」威嘉说来笃定。紧邻骉舞剧场的关公庙,正像是两人情谊的最佳注脚。

他们的邂逅有点浪漫,「我以前就在舞台上看过武康了。」受到台上的陈武康吸引,他决定报考国立艺专。艺专的疯狂生涯,陈武康总带上苏威嘉,无论是夜骑阳明山,或是在沙仑海边穿起芭蕾舞剧《海盗》的裤子拍照,苏威嘉甚至玩到入学第一周就被退宿。玩归玩,苏威嘉对学长认真练舞、跑遍南北各大芭蕾课堂的身影永远难忘。诸多舞蹈心法,学长也不藏私地分享给学弟,学长更不忘向朋友推介学弟参与朋友演出。「我就这样出道了。」苏威嘉傻笑著。

不过,聊到与陈武康和周书毅的合作,威嘉马上说:「很难搞啊他们!」

想当然尔,一位是偶像般的学长,另一位又是自我要求极高的学弟,两位同是台湾首屈一指的明星舞者,如何让他们跳舞,真是不容易。尤其与学长排练,苏威嘉谨慎选择每一步,「我怕玷污了他。」苏威嘉不好意思地笑。在周书毅身上,他则看见「保险箱里的情感开始流出来了。」原有些冷调的周书毅,开始流露爱与热情。即使过程有些折磨,常被学长呛,苏威嘉都虚怀若谷、乐在其中,知道学长是为了刺激他的思考。

三人默契,已不是几次合作足以说明。私底下喜欢摄影,买了多台相机做功课的苏威嘉,这次为《自由步》摄影,才拍十分钟就捕捉到现在海报上的画面。我惊呼,他却谦虚道来:「其实是因为他们怎么拍都好看。」可能是威嘉有一双敏锐的眼,可能是陈武康与周书毅拥有细致的身体自觉,但最终,我想是三个人长久累积的默契,让一切自然成形。

当这些成为枷锁,就自由了

透过陈武康,一位影响威嘉舞蹈生涯重大的导师艾略特.费尔德(Eliot Feld),走进他的生命。

虽直说自己英文很烂,苏威嘉却能从费尔德与武康排练中收获良多。大概是一颗善感的心,加上一双敏锐的眼睛,让他像海绵般不断吸收各种养分。方才课堂上大量的情感用语,即是来自费尔德对陈武康的引导,透过想像力将肌肉自动纠结到一个位置。想像力虽重要,费尔德却强调:「不要演!先跳再说!」这项以物质身体为基础的原则,重重打进苏威嘉的心里,《自由步》也是在这条路上前进的。但也不是随便乱跳,而是透过不断的排练、磨练,精准每一个动的过程,于是忘我。所以,对威嘉来说更在意的不是自由,反而是「步」。探索步,得以瞥见自由。套句威嘉的话「当这些(磨练)成为枷锁,就自由了。」

被苏威嘉笑说可能会是《自由步》N次方的「十年编舞计划」,也就是透过「先跳再说」的精神,探索每一个独特个体。像在一次排练中,他就在周书毅身上一下发现小孩、转个身又发现庄严,「身体的众生相」是这么来的,透过身体、透过舞动,发现潜藏一个人体内的各种样貌。

找到「人」,无关「素人」

透过舞动探索个体,苏威嘉不只把眼光放在专业舞者身上。素人合作开始流行前,骉舞剧场已进驻中央大学,与学生跳舞。甚至几个大学生就此「叛变」,一头栽入舞蹈,苏威嘉贼贼笑道:「罪孽深重!」后来,又因两厅院的驻馆计划,推广课程一波接一波,苏威嘉坦言与乐龄族、上班族跳舞的养分,不比排练《自由步》来得少,更偷偷「看画面」,暗自琢磨创作的可能。他确信,创作的中心概念,是找到「人」,无论素人与否,面对的方式是一样的。

也许是双鱼座的关系,在苏威嘉身上总看到一种反差。关于日常,他说自己是宅男,打电动,却也爱搜集小艺品。关于表演,费尔德说他是:「王子的灵魂住在胖子的身体里」。关于编舞的执著,他没有王子的骄傲贵气,更没有流浪找灵感的浪漫,他宁愿守在排练场上,静静观察,细腻谦逊地埋首编织。只是一个挥手,就分成好几格细细品味。他来回雕琢「步」,只为霎那自由。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台湾高雄人,国立艺专毕业,在校期间受吴素芬教授启发,于2004年与陈武康、杨育鸣、周书毅、简华葆、郑宗龙等人共组骉舞剧场。

◎ 于骉舞剧场创作╱共同创作╱演出作品有:《M_dans》、《楼梯》、《速度》(第六届台新艺术奖表演艺术类大奖)、《骨》、《正在长高》、《M_Dans 2010》、《我》、《继承者》三部曲、《两男关系》(德国柯特尤斯编舞大赛首奖)、《马上三人》、《装死》等。

◎ 2009至2013年获美国编舞大师Eliot Feld邀请,量身打造《三幕中场休息芭蕾》并参与其舞团演出。

◎ 2016年任国家两厅院驻馆艺术家。2013年底开始独立进行一系列《自由步》FreeSteps编舞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