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年轻活水 与国际乐坛动态紧密相扣 |
双年展学院 2017年入选作品《同船渡》。
双年展学院 2017年入选作品《同船渡》。(威尼斯双年展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引入年轻活水 与国际乐坛动态紧密相扣

2017威尼斯双年展当代音乐节

去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当代音乐节(Biennale Musica 2017)于九月底至十月上旬举行,现任音乐节艺术总监伊凡.菲德烈以年度主题「东方!」邀请中国、日本、韩国及亚裔作曲家,并以史托克豪森的Inori作为开幕演出,而这次的「金狮—终身成就奖」得主是中国作曲家谭盾,他也是该节金狮奖首位亚洲得主。在节目策画上,菲德烈让当代音乐节因透过展演青年世代的作品而紧密与国际乐坛动态相扣,更在引进国际节目的同时,也为义大利新世代引进活水与刺激。

文字|林芳宜
摄影|Andrea Avezzù
第301期 / 2018年01月号

去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当代音乐节(Biennale Musica 2017)于九月底至十月上旬举行,现任音乐节艺术总监伊凡.菲德烈以年度主题「东方!」邀请中国、日本、韩国及亚裔作曲家,并以史托克豪森的Inori作为开幕演出,而这次的「金狮—终身成就奖」得主是中国作曲家谭盾,他也是该节金狮奖首位亚洲得主。在节目策画上,菲德烈让当代音乐节因透过展演青年世代的作品而紧密与国际乐坛动态相扣,更在引进国际节目的同时,也为义大利新世代引进活水与刺激。

全球瞩目的「威尼斯双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起源自一八九五年的国际艺术展会,一九三○年起,转型为包涵视觉艺术、现代音乐、电影、戏剧、舞蹈与建筑等各类艺术领域的艺术节。然而这些艺术类别并非一次到位,而是逐年加入,尤其中途遭遇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一九三○年起即有当代音乐节、一九三二年威尼斯影展上路、一九三四年加入戏剧节,但一直到一九八○才有建筑双年展,舞蹈节则迟至一九九九年才出现。两年一次的艺术双年展,至今已完成第五十七届,而自一九三七年起举行的当代音乐节,则已是第六十一届,许多知名作曲家如斯特拉温斯基(I. Stravinsky)、浦罗柯菲夫(S. Prokofiev)、布瑞顿(B. Britten)等人都曾在威尼斯双年展现代音乐节中世界首演作品。

节目策画令人惊艳  培力新世代不遗余力

双年展由现任总裁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带领的营运团队与各类艺术的艺术总监暨策展人、支援艺术总监的各类艺术行政团队,共同组成各司其职同时缜密横向连结的庞大艺术节结构。现任的音乐节艺术总监伊凡.菲德烈(Ivan Fedele,1953-)自二○一二年起为双年展所延揽,负责掌舵威尼斯现代音乐节,首次任期为五年,亦即至二○一六年,后又延长任期至二○一九年。作为战后新世代的作曲家,菲德烈活跃于欧洲的艺术音乐产业链,创作、教学、艺术行政、策展等多方并进,这让他获奖无数,包括二○○○年法国文化部授予艺术文化骑士勋章(Chevalier de l’Ordre des Lettres et de Arts)以及二○一六年「奥图.奥内格」(Arthur Honegger)大奖。 拥有悠久历史的威尼斯双年展现代音乐节,自菲德烈接掌之后,才真正在义大利的宏伟历史与威尼斯双年展的名气之下,开展新气象,成为一个兼具传承与创新、经典与趣味的当代音乐节。上任五年来,菲德烈以年度主题为策划核心、以连结威尼斯双年展和国际乐坛的结构,每年都有令人惊艳的节目内容。

首先是青年音乐家培育计划「双年展学院—音乐类」(Biennale College Musica),青年艺术家的展演培力是威尼斯双年展相当重要的项目,旗下各艺术节策展人皆针对这个项目,设计培育青年艺术家的内容。音乐类除二○一五年以大型室内乐团形式、训练廿三位演奏者之外,其余每年皆以室内歌剧、音乐剧的类型,自全球征选受训作曲家及参与演出的演奏者。受训期间,由音乐节提供相关领域的大师给予协助,是一个全年性的,连结创作者、演奏者与演出制作技术等的工作坊,每年获选的作品,将由音乐节经费支持,于音乐节正式演出呈现。

二○一七年入选的三位青年作曲家与作品,分别为来自德国的于伯纳(Ole Hübner,1993-),其作品《,精细的配器让这部作品呈现义大利歌剧传统中,握能力与戏剧传统的a83奥菲欧时光》Orpheus Moment以彩排实况、演员各自表述等,在经典名剧与当代声响之中虚实交错,音乐和文本的结构层次,使得整体节奏十分畅快。来自义大利的萨尔根帝(Raffaele Sargenti,1980-)具有丰富的音乐剧场经验,《同船渡》La Stessa Barca充分利用整个演出场域,跨越舞台与观众席的界线,大气的舞美设计和穿梭在观众席的演员,让这部作品拥有歌舞剧现场的华丽气派,同时却让阐述现实残酷的冰冷,直逼观众。同样来自义大利的马利诺(Leonardo Marino),以诡谲暗黑的美感,让《窒息》Apnea里的文明与蛮荒之地,相互映照,精细的配器让这部作品呈现义大利歌剧传统中特有的优雅。整体来说,这三出独幕作品各自拥有设计团队,从音乐到戏剧,艺术性与舞台技术的实践,虽有成长的空间,但没有青涩的实验痕迹,可以看到欧洲新生代作曲家对音乐戏剧类作品的格局与掌握能力。而担任现场演奏的Ex Novo Ensemble在Filippo Perocco带领下,成为三部作品的最大助力。

金狮终身成就奖颁奖现场,(左起)威尼斯当代音乐节艺术总监菲德烈、谭盾和威尼斯双年展总裁保罗.巴拉塔。(威尼斯双年展 提供)

「东方!」为主题  中日韩不同音乐世代现身

接著是以年度主题「东方!」(EST!)所开展的节目规划:开幕以史托克豪森 (Karlheinz Stockhausen)的Inori纪念这位逝世十周年的当代大师,这首难得一见的曲目,结合音乐与舞蹈、东方哲学和数学,作为开幕节目,显见威尼斯当代音乐节的高度与企图心。以东方为题,菲德烈开出的菜单非常有趣,邀演作曲家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及亚裔,中国作曲家有谭盾、郭文景、张小夫,属于同一世代,日本则从野平一郎(Ichiro Nodaira)、细川俊夫(Toshio Kosokawa)到岸野末利加(Malika Kishino)、藤仓大(Dai Fujikura)与酒井健治(Kenji Sakai),包括演出细川俊夫作品专场的武生室内乐团(Takefu Ensemble),可说是展现武满彻之后的音乐实力。韩国则是最具代表性、亦是国际舞台所熟识的尹伊桑和陈银淑,如果再加上朴泳姬,韩国从战前到当代三个世代的代表人物就到齐了。亚裔作曲家则由来自澳大利亚的林瑞玲(Liza Lim)代表,她亦是目前国际间最为知名的华裔女性作曲家之一。从这些名单中,也能看出目前亚洲国家的音乐国力与现况。

每一届的威尼斯当代音乐节都会颁发两个重要奖项:「金狮—终身成就奖」和「银狮—创意奖」,今年的金狮奖得主为谭盾,谭盾同时也是威尼斯当代音乐节金狮奖首位亚洲得主,颁奖典礼当晚由他本人指挥乐团演出三首作品。银狮奖为日籍作曲家藤仓大获得,藤仓大是当今于国际乐坛十分活跃的亚洲青年作曲家,他以质量并重、多元类型的创作获得银狮奖,实至名归。然当晚由杉山洋一(Yoichi Sugiyama)指挥帕多瓦威尼斯管弦乐团(Orchetra di Padova e del Veneto,va e del Veneto的83)的颁奖音乐会,却令人失望,世界首演的藤仓大《第二号法国号协奏曲》,乐曲结构和层次未被清楚解析与传达,致使全曲的动态稍嫌不足,无法显示此曲的演奏与聆听趣味。同场的岸野末利加和郭文景无论是作品本身或演出诠释,皆差强人意。

细川俊夫音乐会堪称极品  《红色苏醒》复古探寻声响

相对于银狮奖颁奖音乐会的隆重但无味,由武生室内乐团演出的细川俊夫专场音乐则为暧暧内含光的极品。本场曲目除了二○一二年完成的《悲歌》之外,都不能算是近年作品,从作品的角度来看,选曲跨越一九九○到二○○○年,是初识细川美学的绝佳选择,想必作曲家本人亦以「初次见面」的思维选曲,从演奏诠释的角度来看,武生室内乐团系为武生国际音乐节所创立,均为青年音乐家,志在培育下一代的当代音乐演奏者,本场曲目从独奏、重奏、到多人室内乐编制,全面且多样化展现这些青年音乐家的实力。整体来说,这个专场音乐会如同一场精致的宴席,上菜的顺序与咸淡口味、食材,环环相扣,精密计算却不露痕迹,让观赏者接收到的,是一个进行式的艺术展现,而不是一个个冰冷僵化的艺术品。

另一个原本不敢寄与高度期待的惊喜之作,是二○一七音乐节的委托创作:俄籍作曲家亚历山大.切尔尼须科夫(Alexander Chernyshkov,1983-)的多媒体音乐剧场《红色苏醒》il rosso risvegliato,这是威尼斯当代音乐节与Tempo Reale的共制制作。Tempo Reale是作曲家贝里欧(L. Berio)于一九八七年所创立、支持实验性音乐制作的中心(Center for music production, research and education)。切尔尼须科夫以「复古」的概念回到最初探寻声响艺术的场域:两位表演者从演奏乐器到产生不同层次与色彩的繁复声响,加上音场的设计与利用,成就淋漓尽致的声响工艺现场。

同样为多媒体加上表演者的音乐剧场作品,义大利作曲家卡齐亚多瑞(Maurilio Cacciatore,1981-) 的《奇迹之谷》La Vallée des Merveilles企图以多媒体成就一部当代歌剧,可惜音乐结构松散、舞蹈的设计亦流于表象的肢体呈现,无法与音乐达到相互加乘的功能,最后终致让歌剧的企图淹没在多媒体的应用里。纵使如此,担任音乐演出的室内乐团Hanatzu Miroir却展现惊人的技术与音乐性, 在另一场演出中,同样为威尼斯当代音乐节委托创作的酒井健治《嚎叫/旋转》Howling/Whirling,Hantzu Miroir对于当代音乐的掌握能力,让需要强大能量演绎的精密声响与色彩变换,丝毫不差地达到目标,堪称此次音乐节中最好的演出团体。

双年展学院 2017年入选作品《奥菲欧时光》。(威尼斯双年展 提供)

每晚“23Aperto”系列  展现当代音乐艺术无限可能

除了面面俱到的节目设计之外,威尼斯当代音乐节最令人刮目相看——或说,具备画龙点睛的设计,是每晚十一点开演的“23Aperto”系列,这个系列为音乐节开拓更宽广的「戏路」,涵盖范围从电音到爵士,邀演内容却一点都不马虎:爵士女声玛果妮(Petra Magoni)与贝斯手斯毕内堤(Feruccio Spinetti)组成的二人组Musica Nuda,以惊人的能量,演唱和朗诵诗句交叉串连,一气呵成;小号名家拉法(Enrico Rava)和知名日籍爵士钢琴家平林牧子(Makiko Hirabayashi)的四重奏,联手呈现耳目一新的爵士音乐,异国文化的影响与运用清晰可见;义大利知名的电音摇滚团体Joycut和日本声音影像艺术家Asato Sakamoto为威尼斯当代音乐节量身打造的多媒体电摇作品Komorebi以声音与影像呈现树叶间烁烁闪耀的阳光。“23Aperto”系列展现的是当代音乐艺术无可限量的可能性,但同时也提供艺术性极高的聆赏趣味,对于汇聚各类艺术爱好者的威尼斯而言,是绝佳的观众开发策略。

整体而言,威尼斯当代音乐节历经艺术总监菲德烈五年的策展与经营,全然脱胎换骨,虽然义大利本国作曲家作品、音乐家和乐团的占比依旧不低,但引进的国际作品与音乐家却明显年轻化,换句话说,不仅让威尼斯当代音乐节因透过展演青年世代的作品而紧密与国际乐坛动态相扣,更在引进国际节目的同时,也为义大利新世代引进活水与刺激。而整个音乐节的曲目设计,是最让人赞叹的部分,摊开音乐节所有节目内容,可看见音乐节的高度与企图心。目前,二○一八年的音乐节日期已公布,双年展学院的征件也已开跑,菲德烈在策展概念中开门见山地说,二○一七年是集前面五年之大成,他将如何规划任期最后两年的音乐节?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字|林芳宜 作曲家暨独立策展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历年金狮奖得主

2010 沃尔夫冈.里姆(Wolfgang Rihm)

2011 比得.艾特福斯(Peter Eötvös)

2012 皮耶.布列兹(Pierre Boulez)

2013 索菲亚.古拜杜琳娜(Sofia Gubaidulina)

2014 史提夫.莱许(Steve Reich)

2015 乔治.阿贝尔吉斯(Georges Aperghis)

2016 萨尔瓦多.西亚里诺(Salvatore Sciarrino)

Authors